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五零章大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零章大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五零章大病

「啊湫1

雲琅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隨意的擦拭一下流到嘴唇上的鼻涕,就重新把臉對著太陽,吸收那顆恆星散發出來的熱量。

紅袖小心地將少爺的雙腳放在一個熱水盆子里細細的擦拭著,小蟲則跟著父親一起將屋子裡堆積如山的竹簡,木牘往外搬。

石屋子外面的空地上已經有一個很大的火堆,無數的竹簡已經在火堆里化作了灰燼。

「少爺,這些書都要燒掉啊?太可惜了。」小蟲捨不得丟掉手裡的竹簡,畢竟,這些竹簡製作的很是漂亮。

梁翁怒罵道:「多什麼嘴,少爺要你燒掉,就燒掉,以後不許多問。」

「阿嬌走了沒有?」雲琅問紅袖。

紅袖搖頭道:「沒有,不過啊,她家的水池子已經快要修好了,再有兩天就能往裡面放水了。」

「那就是說已經修好了,她為什麼還不走?」

「跟孟大,孟二學孵小雞呢,跟著劉婆學繅絲,還要跟那些僕婦們下地,看樣子不想走了。

少爺,你說,她一個貴人學這些手藝做什麼?」小蟲的嘴巴依舊是那麼的快。

雲琅笑道:「她是在彌補她以前的不足之處呢,這天下,皇帝就該明白如何管理天下的男人,皇后就該明白如何管理天下的婦人。

她以前不懂這個道理,現在想要彌補,還不算晚。」

「您不在的這十天,家裡來了一個奇怪的人,看樣子長得斯斯文文的,就是不能說話,一說話就能笑死個人。」小蟲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捂著嘴巴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人自稱東方朔,今年只有二十四歲,任職公車署,是平原郡人,婢子不喜歡此人,過於輕佻了。」

雲琅瞅著只有十歲的紅袖,拍拍她的腦袋道:「你才十歲,知道什麼是輕佻?

沒事幹跟小蟲多學學,心裡有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十歲的孩子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三十歲,你累不累啊?」

紅袖在雲家久了,也就變得活潑了一些,用濕漉漉的手抓著雲琅的袖子道:「紅袖也想活的沒心沒肺的,可是,家裡沒心沒肺的人已經很多了,婢子不得不多長一個心眼。」

雲琅大笑,小蟲知道紅袖在說她,卻毫不在乎的跟著大笑,只有梁翁一人暗自搖頭,這樣的傻閨女將來可怎麼嫁人喲。

竹簡木牘在熊熊的烈火中終於化作了灰燼,不過,那上面記載的文字,卻留在了雲琅的腦海中,他準備等機會合適的時候就搶在蔡倫之前把紙張製造出來,然後將太宰的記錄記載在紙張上,一屋子的竹簡,如果抄錄在紙上,只有薄薄的一本而已。

雲琅的身體很虛弱,非常的虛弱,如果不是老虎發現情形不對把小蟲拉過來,雲琅不一定就能熬過這場災難。

小蟲來的時候雲琅已經沒有人形了,因為腹瀉的緣故,諾大的石屋子裡臭氣熏天。

即便是被小蟲,梁翁紅袖給救過來了,雲琅依舊拒絕吃除過胡蘿蔔之外的任何食物。

這東西能夠有效地清除雲琅血液里的汞毒,這一點雲琅是清楚的。

胡蘿蔔吃多了全身就會發黃,這是胡蘿蔔素在作怪,因此,昔日白皙的雲琅現在看起來黃黃的,病懨懨的,就比斷氣好那麼一點。

他每天都要喝大量的水,好在,腹瀉的毛病逐漸好了,只是總要小便。

這幾天,他親眼看著自己的小便由赤紅變成淡黃,再到現在的清澈,非常的歡喜,這說明身體里的毒素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不過,汞中毒是個很危險的事情,目前雖說沒事了,將來很難說,最麻煩的是,汞中毒對後代的影響很大,雲琅答應過太宰,要生一群孩子的。

雲琅強迫自己繼續吃著胡蘿蔔,這東西吃一點味道很好,吃多了,那滋味真是難以形容。

不過,他還是用最優雅的姿態吃著胡蘿蔔,這讓小蟲覺得胡蘿蔔可能非常,非常的好吃,且不由自主的拿了一根帶著綠櫻子的胡蘿蔔也跟著吃。

她就是一個嘴饞的,當雲家栽種的胡蘿蔔能吃的時候,第一個下手的人不是雲琅,而是小蟲,這孩子對於食物有著非同一般的狂熱,只要是吃的,她無所顧忌。

雲琅一般吃胡蘿蔔連蘿蔔纓子一起吃,小蟲就不一樣了,她只吃胡蘿蔔,才過了兩天,她的皮膚就變得跟雲琅一樣黃。

不吃胡蘿蔔的時候,雲琅就會躺在躺椅上,瞅著遠處的始皇陵發獃。

這是太宰以前的習慣,現在,變成雲琅的習慣了。

如果這座陵墓里沒有太宰,雲琅會很快就忘記他,只是,現在不同了,太宰住在裡面,這就變成了雲琅需要照顧的墳墓,至少,每年清明的時候,雲琅需要去祭拜一下。

說來難以理解,很多人的根其實就是一座座的墳塋,而不是墳塋所在的土地。

因人而戀土,因人而無法忍受失去那片土地,每個人的心中最美的往往都是回憶,隨著年歲漸長,這種思念就會變得愈發強烈,最後會變成無法更改的執念。

放火燒斷了那座地下咸陽城與章台的聯繫,封閉始皇陵的工作就做完了一半。

與項羽不同,雲琅並不覺得將無數的寶藏埋在地下有什麼不妥的,既然這些財富不能富裕現在的人,放到後世也能富裕更多的人。

至於裡面的十二個金人,就更是一個大笑話了,金人鑄造起來容易,想要徹底的粉碎一個個巨大的金人,就變得千難萬難。

一併埋在墳墓里好了,雲琅以後還打算在這座巨大的封土堆上種植多多的荊棘,讓那些沒事幹就想找個高出發一下思古幽情的騷客們止步一下。

太宰他們用了百年的時間才將始皇陵外面的平台恢復成一座大土丘,用了十餘年的時間,移走了陵墓外面的鎮墓獸,毀掉了巨大的甬道,並且將道路翻耕成了荒原,這是一個很好的掩耳盜鈴的法子,還需要繼續下去,現在瞞不了人,時間會幫忙的,他終究會把人們腦海中關於始皇陵的記憶一點點的抹掉。

雲琅很想讓人們記住始皇帝的功勛,更希望人們忘記他的墳塋所在地。

記住始皇帝的功勛,後面的皇帝至少就會明白,建造一個大一統的國家沒有錯誤,永遠正確。

忘記始皇陵本身,是遏制貪慾的一個過程,無論如何,財富是製造出來的,不是從祖宗的墳墓里挖出來的。

長安的秋日雨水很多,這是在補償夏收時乾旱的賬。

長安最動人的也是綿綿的秋雨,雨滴不大,更多的時候更像是水霧,打在臉上濕漉漉的。

雲琅如今瘦弱的厲害,前些時間才笑話完竹竿一樣的曹襄,現在,他比起那時候的曹襄更是不堪。

腹瀉一般都會與疫症聯繫起來,在大漢,一旦腹瀉不止,病患就會在家門口掛一條麻布,告誡訪客不可進來。

小蟲,紅袖跟梁翁這三個照顧雲琅的家人自然也是不適宜與外人接觸。

雲琅的石屋子自然也是如此,霍去病他們來看雲琅的時候,也不能來大石頭後面。

不過,他們有的是辦法表示自己的心意。

老虎這時候就成了雲琅與外面交流的使者,每天老虎回來睡覺的時候,它的背上就會有非常多的好東西。

無數的補藥,這自然是曹襄送來的,這東西他家好多。

上好的鹹魚這自然是霍去病的禮物,鹹魚能夠辟邪,也不知道他是從那裡聽來的,估計是被賣鹹魚的給騙了。

李敢的禮物就讓人歡喜了,一個雕刻的纖毫畢現的美女竹夫人送過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心思。

阿嬌的禮物最好,她執著的認為,有些人之所以能夠長壽,就是因為家裡的金子多,一個人只要多看看金子,即便是有什麼毛病,也會很快痊癒。

至於張湯的禮物……就不好說了,只有一張絹帛,絹帛里包著半枚玉佩,他的禮物,就是雲琅可以在某個時候向他提一個不太重要的要求!

張湯的承諾,雲琅不知道能不能信,他還是小心地收起來了,畢竟,讓張湯給出一個確實的承諾,實在是太困難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