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五二章 喜歡離婚的東方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二章 喜歡離婚的東方朔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小說org,漢鄉最新章節!

第一五二章喜歡離婚的東方朔

曹襄家僕拿著雲琅的信箋來到東方朔在長安西市邊上的家裡,還沒有進門就被一件從屋子裡丟出來的婦人的紅肚兜當頭罩祝

取下來一看,忿忿的丟在地上,連聲大叫「晦氣1

一個長著三綹長須的漢子從破舊的大門裡探出頭,見曹氏家僕捧著一個皮桶子,立刻歡喜的大叫道:「救命的人來了1

說罷,不等曹氏家僕說話,就取過皮桶子笑道:「這是給某家的?」

家僕剛剛點頭,那個漢子就很無禮的打開了皮桶子,裡面的竹制拜帖跟一小卷竹簡掉了出來。

他並不理會這些,而是繼續抖動皮桶子,見裡面再無東西落下,就極度失望的對曹氏家僕道:「你家主人邀請我去宴飲,怎麼沒有車馬之資?」

曹氏家僕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索要車馬之資的,不由的愣住了,好在他也算是有些見識的人,就施禮道:「馬車已經準備妥當,只要郎君願意,現在就可啟程。」

漢子搖搖頭道:「沒有銅,我卻出不得家門。」

說著話就俯身拾起地上的大紅肚兜揣懷裡道:「不知高門在何處?」

「長門宮——」

「哎呀,如何能讓貴人相侯,這就走,車馬何在?」

「邊上的雲氏莊子1

「你這僮僕好無道理,話就不能一氣說出來嗎?既然是雲氏,且容某家安頓好家事再說。」

說完話就匆匆的進了家門,留下曹氏家僕在外面目瞪口呆。

院子里有女子發出的高亢的咆哮之聲,家僕縮縮腦袋,小心地站在門外的大槐樹下,他可不想再被什麼東西砸到腦袋了。

東方朔家的院子不算好,緊挨著嘈雜西市的院子不是貴人們的首眩

一人高的圍牆上滿是青苔,即便是那扇黑色的大門,也裂開了七八道口子,最大的一條口子手掌都能塞進去。

曹氏家僕站立的位置剛剛好,正好能看見東方朔抱著一個魚一樣不斷跳彈的女子……估計在想辦法讓那個女子安靜下來。

曹氏家僕之所以有耐心繼續等下去,最大的原因就是那個女子上身是赤裸的……

一柱香的時間過後,院子里的吵鬧聲漸漸地低下去了,曹氏家僕聽得很清楚,東方朔在說了一句——好吧,我現在就去幫你弄錢,然後,院子里就安靜下來了。

估計東方朔就要出來了,曹氏家僕就正正帽子,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拱手侍立在門前。

果然,等了片刻,院子門就再一次打開了,東方朔多少有些狼狽,脖子上還有幾道紅色的抓痕。見曹氏僕役依舊等在門口,東方朔就大笑道:「家裡的葫蘆架倒了。」

曹氏僕役邀請東方朔上馬車,含笑道:「女人在家,家裡就不該種葫蘆1

東方朔再次大笑,拍拍僕役的肩膀就上了馬車。

長安的秋老虎很厲害,更何況現在僅僅是初秋,大雨帶來的涼爽天氣不過維持了兩天,天氣就變得愈發悶熱。

阿嬌家的水池子已經修建好了,昨日還滿坑滿谷的工匠,天亮之後就一個都看不見了。

只給阿嬌留下了一個整飭一新的長門宮,就連往日已經有些褪色的門廊,也被重新添加了彩繪。

水池裡碧波盈盈,旁邊的兩個小水塘里的荷花開的正艷,微風一吹就掀起了兩塊綠波。

「這些荷花連同底下的蓮藕是從哪裡弄來的?」雲琅看到那些荷花非常的吃驚。

「不知道1曹襄無所謂的道:「反正只要陛下發話,這都是小事情。」

雲琅抬頭瞅瞅高大的水車,嘆息一聲道:「比我家的好太多了。」

李敢笑道,你家的水車就是一圈大勺子在舀水,這裡的水車可是真正的水車,你看看,水流衝下來的時候幾乎半點不灑的流進了水槽里。」

霍去病感嘆的撫摸著光滑的白色石板道:「不說別的,僅僅是打磨這些石頭,就不是我們能做到的。」

雲琅蹲在水池邊用手撩一把清水,池水溫溫的,並不冷,水車往池子里倒冰冷的泉水,另一條水槽里卻流淌著熱氣蒸騰的溫泉,冷熱兩股水流在一個小池子里匯合之後,再流淌進大水池,這樣就能讓這個巨大的水池裡的水溫永遠保持恆定。

池子邊上的柳樹是光禿禿的,只有幾根枝杈,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大樹如果不剪枝就栽不活,如果種小樹,估計阿嬌是不願意等小樹長成大樹的。

其實水池周邊最礙眼的不是這些光禿禿的柳樹,而是周邊高大的圍牆。

看樣子,劉徹知道阿嬌想幹什麼,他可不願意阿嬌的春光外泄。

「池子太深了1

大長秋陰測測的對雲琅道,目光中基本上沒有善意。

早就有準備的雲琅就拿出來了十幾個羊皮囊,讓人吹鼓了氣之後,就丟進水池子里,對大長秋道:「水池子淺了怎麼游水啊,剛開始就用這東西幫著漂浮就好。」

大長秋瞅了瞅那些被雲琅紮成鴨子,或者老虎形狀的羊皮囊,點點頭算是認可。

馬上,他就讓長門宮裡的宦官把池子里的羊皮囊撈出來,要求他們給羊皮囊上漆……

「我們能進去嗎?」

曹襄很沒底氣的問大長秋。

大長秋老氣橫秋的道:「怎麼長的心思?要阿嬌嬉戲你們的洗澡水嗎?」

李敢很沒腦子的道:「我們嬉戲阿嬌的洗澡水也沒問題啊1

大長秋手裡的拂塵一下子就抽在李敢的背上,李敢醒悟過來,轉身就跑,卻被大長秋乘機又抽了好幾下,雲琅看著都替李敢感到疼痛,大長秋的拂塵抽的又狠又重,馬尾拂塵的梢子都帶著破風之音了。

「滾,都給老夫滾蛋,阿嬌要下水了。」

也不知道阿嬌是怎麼個下水法,反正雲琅沒有膽子把後世的女式游泳衣給貢獻出來。

被人攆出長門宮,霍去病對那個水池子依舊念念不忘,對雲琅道:「你家也挖一個吧。」

可能想到雲琅是窮鬼,又道:「不要弄得那麼奢華,一個大水坑就足夠了。」

雲琅笑道:「等秋收之後再說,我準備把山裡的那個溫泉池子擴一下,就是一個現成的水池子,也多了一些野趣,哪裡有流水有瀑布,比阿嬌的那個池子好多了。」

曹襄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片刻道:「你說,我拿藍田的地跟陛下換驪山的荒地,陛下會不會答應?」

李敢連忙道:「你要是真的想去辦這事,不妨連我的事情一塊辦了,我家裡給我的地在眉縣啊,如果能換到驪山那就太好了。」

曹襄看看霍去病道:「你在陽陵邑有一個莊子,舍不捨得換過來?」

霍去病笑道:「不划算,我還是用軍功來跟陛下換比較好,那時候還能挑揀,你們要是現在換地,指不準陛下會給你分到那裡去。

如果不能跟雲家莊子,長門宮挨著,還不如不換。」

幾個人正在談論換地划算不划算的事情,就遠遠的看見曹氏家僕從大路上狂奔而至。

聽了僕人的訴說,雲琅詫異的問曹襄:「此人好色如命?」

曹襄咧嘴笑道:「反正他每年換一個老婆是長安出了名的,他的俸祿其實不少,參加各種宴飲得到的賞賜更多,就是因為這個毛病,他現在依舊是一個窮鬼。」

「換老婆?你確定?」

「當然確定啊,人家看中一個女子就娶人家過門,不管這個女子是什麼身份,一年之後,他就會說愛意全無,就會打發這個女子離開,一般情況下,他家的家財全部歸那個女子,他自己凈身出戶。

所以啊,長安但凡是長得漂亮的女子,都期望嫁給他呢1曹襄滿臉的欽佩之色,似乎對東方朔的生活極為嚮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