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五三章不畏人言東方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三章不畏人言東方朔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愚笨的人總是希望靠近智者,這樣的情形在後世那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里表現的不是很明顯,畢竟,大家都是受過教育的人,多少還知道矜持一些。

至於大漢……會寫名字的人都會在鄉下鼻孔朝天,更不要說東方朔這種被皇帝承認知識淵博的人了。

小蟲,紅袖她們之所以喜歡靠近雲琅,不是因為雲琅是她們的主人,更不是因為雲琅長得比較好看,最大的原因就是每天跟雲琅說話,她們總能聽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不論是玩笑,還是學問,哪怕是胡說八道。

農夫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一天,吃一頓飽飯,然後就呼呼大睡,如果還有多餘的精力跟興緻或許還會幹點別的,然後一天就算是過去了。

小蟲,紅袖這些已經脫離了基本生存需要的人,精神生活對她們來說就顯得極為珍貴了。

至少,雲琅沒事幹說的那些故事,即便是曹襄,霍去病跟李敢都聽得津津有味,遑論其他人了。

世界對雲琅來說是一個大球,對霍去病他們來說卻是一大塊平地。

張騫離開大漢,去了遙遠的大月氏,這對所有的漢人來說,已經去了世界的盡頭,對雲琅來說……那傢伙就去了一趟烏茲別克。

站在歷史的高度看所有人都是渺小的,哪怕是以智慧著名於世的東方朔。

「給我五萬錢,否則我一句話都不說1

東方朔在傍晚的時候終於來到了雲家,他趕路的速度很快,只拉車的兩匹汗津津的馬就知道他是如何趕路的了。

早就聽僕役說過事情經過雲琅四人,一起捧腹大笑起來,笑的非常放肆。

東方朔揉揉酸麻的腰肢跟著笑道:「婦人家要安身立命,總是需要一些錢財的,人家嫁給我就等著這一天呢,不給足了銀錢豈不是顯得東方朔無義?」

李敢大笑道:「她就不擔心你丟臉?」

東方朔直起腰板大笑道:「你們邀請我過來陪你們閑談,在這個過程中,我總要說一些你們不知道的事情,好供你們出去跟人宴飲的時候高談闊論。

既然我有益於你們,收點銀錢豈不是理所當然,然後再用你們的錢去補貼一下貧窮的紅粉佳人,讓佳人過得更好,不必胼手胝足的勞作,就能衣食無憂,如此一來,紅粉佳人依舊是紅粉佳人,美麗的容顏可以維持的更久。

能讓世間少一個面目可憎之人,多一張嬌艷的面孔,區區五萬錢算得什麼,快快拿來1

李敢的笑容僵住了,他忽然覺得東方朔說的好有道理……

曹襄笑道:「錢財小事……」

「胡說,錢財才是大事!就因為有了錢財,陛下才能東征西討,為我大漢國的子民打下一片平安的國土。

就因為有了錢財,大漢國才能修築城池,將士們才會有衣食,丈夫才能給妻子買綢緞,才能給兒子買麥芽糖,才能給老父買酒漿……」

霍去病點點頭道:「這些話說的在理啊,有了錢財你才能不間斷的更換老婆,不管怎麼說,你說的都很有道理,我們今天就為你這個道理好好的喝上一頓1

兩個金餅子遞過去之後,東方朔立刻就笑的看不清眉眼了,轉手將金餅子給了曹氏家僕道:「拿給良姬,告訴她,家裡的東西喜歡什麼就拿什麼,搬空都無所謂,只要給我留下兩張毯子一個枕頭就好。」

曹氏家僕笑嘻嘻的騎上馬走了,這傢伙今天看見了良姬雪白的身子,很是有些心動。

辦完緊急的事情,東方朔就大笑著道:「主人家快快開宴,今日家中沒有飯食,某家已是飢腸雷鳴了。」

雲琅皺著眉頭,從頭到尾都沒聽見東方朔提起指南針的事情,這讓他有些鬱悶。

曹襄見雲琅的臉色不好看,就低聲笑道:「他今日焦頭爛額的,恐怕沒機會看你的書信,估計這一次來,就是奔著錢財來的。

不管怎麼說,今天你都贏了,畢竟,能讓東方朔不辭勞苦的奔赴宴會,也就這一次了。」

阿嬌走了之後,雲家就重新變得寬敞起來了,阿嬌人走了,被那些宮女們裝飾的房子可沒走,就連新換的帷幕,窗紗,案幾,錦榻,宮燈,香爐,金擊子,金鐘,十餘種漆器,架格上的小擺設,兩張巨大的漆器屏風,全部留了下來。

因此,東方朔進了雲家的大廳,就嘖嘖讚歎不絕。

很明顯,東方朔就沒有把雲家當成外人,進得門來,徑直坐在客位上,拿起一根肥碩的肘子,朝其餘四人彎彎腰,就開始死命的撕扯。

老虎抽著鼻子走到東方朔的身邊,看著這傢伙在吃自己的飯食,就打了一個響鼻。

東方朔詫異的瞅瞅老虎,再看看裝肉的大盤子,他剛才也覺得那塊肉似乎沒有煮熟,咬了一口上面還有血水滲出來。

不由得嘆息一聲道:「看來我吃錯了?」

霍去病把一盤子魚推過來道:「你該吃這個,雲家的老虎不是寵物,是主人,所以每次宴會都有它的一席之地,你坐的位置恰好是老虎最喜歡的位置,而且,你還坐在它的毯子上了,不知為何,它居然沒有發怒。」

東方朔把咬了一口的豬肘子還給老虎,老虎卻聞都不聞,蹲坐在東方朔的身邊,伸著舌頭散熱。

東方朔苦笑一聲道:「看來我已經把主人給得罪了。」

坐在一頭陌生的老虎嘴巴地下吃飯,一般人都沒有這個膽量,東方朔自然也沒有,趁著老虎現在看起來還算是和藹,迅速地來到了他該坐的位置上,舉起一杯酒朝老虎示意一下,然後就一飲而盡,大呼好酒!

曹襄端起酒杯走到東方朔面前道:「你是第二個與老虎相親而不畏懼的人,是真猛士,請滿飲此杯1

東方朔來者不拒,一口喝乾了美酒,然後拱手道:「且容某家填飽肚子,美食當前,容不得片刻遷延。」

雲琅見東方朔呼吸之間就把一缽子胙肉吃的一乾二淨,就把一盤子胡蘿蔔推過去道:「胙肉太過油膩,吃些西域特產,解解油膩。」

東方朔遺憾的看著空空的胙肉盤子道:「主人家何其不公也,虎君尚有肥美肉食,焉何待東方朔如此嚴苛?」

雲琅拍拍手,撅著嘴巴的小蟲就匆匆的跑出去,不大工夫就給東方朔端來了足足有五斤重的滷肉。

東方朔鼓掌大笑道:「早就聽說雲氏滷肉美味,此次定要大快朵頤,諸君莫要攔我……」

雲琅咬一口胡蘿蔔道:「此物可比肉精貴的太多了。」

嘴裡咬著肉的東方朔道:「某家寧願吃肉!少年時隨兄嫂過活,日子過得艱苦,每每有肉食吃,都是先緊著我兄長吃,我們只能吃畢竟,只有兄長吃飽了,才能有力氣養活我們。

因此,某家少年時就發誓,願意此生吃肉到老死1

雲琅端端酒杯嘆息道:「先生隨意1

肉食者鄙這四個字很多人都知道,這四個字出自於《左傳》,書裡面將肉食者引申了一下,指的是權威者,認為食肉者大多目光短淺,沒有長遠打算。

吃肉算得上是人的一種本能,就熱量而言,肉食比糧食更能為人的生存提供更多的熱量。

愛吃肉,也是一種珍愛生命的本能,其實沒有什麼錯。

能與東方朔比賽吃肉的,只有老虎,當老虎從嘴裡吐掉一根豬骨頭的時候,東方朔恰好也吃完了盤子里的最後一塊肉。

吃肉跟喝酒是最配的,很顯然,東方朔是知道這個道理的,所以,他拋棄了酒杯,開始用大碗來喝酒,一罈子酒下肚之後,他就扯開了胸襟,露出白皙的胸膛大笑道:「今日吃肉吃的痛快,喝酒也喝的痛快。

既然主人家不滿某家先前在雲氏的話語,現在就能敞開來說了,聽某家一一辯來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