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五七章 傻乎乎的大漢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七章 傻乎乎的大漢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五七章傻乎乎的大漢人

曹襄雖然聰明,卻畢竟年幼,一個十五歲的少年人心中全是驅虎狼雄霸天下的大事,自然就想不到軍中的那些小事情了。

「阿琅,你來我軍中擔任司馬吧,比你在羽林軍中擔任司馬要好的多。」

曹襄覺得雲琅是一個不錯的人才,就張嘴招攬。

雲琅撇撇嘴道:「我之所以會當羽林軍的司馬,完全是因為當了這個司馬,我可以不去軍中管事,就能領取一份不錯的俸祿,當了你的司馬,這樣做能成嗎?」

曹襄怒道:「自然是不成的!這支軍隊初創,自然有很多的事情要干,我只管領軍,其餘的事情我不管,都要司馬來處理.」

雲琅笑道:「既然你的軍隊全是騎兵,別的忙我幫不上你,改造一下你的騎兵我還是能做到的。」

曹襄搖頭道:「怎麼改造?馬蹄鐵已經裝上了。」

雲琅怒道:「一個個蠢得可以啊,知道有一邊馬鐙很容易上馬,怎麼就沒有想過給戰馬裝上兩隻馬鐙?

這樣一來不就能空出兩隻手了?

用雙腿控制戰馬用兩隻手拿著武器作戰怎麼也要比一隻手有力氣吧?

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天啊,知道給戰馬裝單邊馬鐙,難道就不知道裝兩個,有了兩個馬鐙,騎兵就能站在馬背上作戰了,也能在馬上開弓射箭了,你們總說匈奴人騎著光背馬都能開弓射箭,就不想著改變一下?

總是把一條腿垂在馬肚子上,你們就不難受嗎?」

曹襄,李敢被雲琅說的面紅耳赤,他們發現事情好像真的是這樣的,知道方便一邊的腿,卻不知道方便兩邊的腿,確實有些愚蠢。

「一個個傻不拉唧的,讓我怎麼能低下身子給你們去當司馬?老子丟不起那個人礙…」

曹襄咬著牙道:「我先去找人試試你的雙邊馬鐙,如果不成我們再算賬。」

雲琅端著茶杯喝了一口茶笑道:「:如果成了呢?」

曹襄怒罵道:「我知道你看上我的那套掐絲金棋盤了,要是能成,他就是你的。」

雲琅大笑道:「你就是一個識情知趣的傢伙,放心,以後有了想法繼續便宜你。」

曹襄拉著李敢直奔雲家的馬廄,他們的戰馬都在雲家養著,只是最近不太騎。

坐在二樓的平台上,雲琅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好。

有一個猥瑣的傢伙守在小路盡頭等待與貴人偶遇,有一個傻子正跟老虎搏鬥,一次次的被老虎壓在地下,依舊樂此不疲,還有兩個把別人戰馬身上的單邊馬鐙解下來,往自己的戰馬身上裝。

婦人們散在田野里愉快的勞作者,有的還唱著歌,樂府的那個糟老頭韓澤如果來這裡,一定會記錄到很多好聽的曲子。

半大的小子們更是勤勞,有的在燒石灰,有的在接收野人送來的煤石,有的在山坡草地上放牧,有的跟著孟大孟二侍候家禽,家畜。

至於一整天都不見人影的小蟲跟紅袖估計穿著連體游泳衣去阿嬌家的池子里顯擺去了。

如果可能的話,雲琅很想就這樣生活下去,帶著一群本來沒什麼希望的人,慢慢的變得有希望,慢慢的變得富足,變得有人的模樣,這很好。

只是看到那座高大的封土堆,雲琅的鼻子就酸澀的厲害,太宰一向怕冷,也不知道他現在躺在那個冰冷的台階上,會不會感到難受。

雲琅覺得自己還必須去一趟始皇陵,找到徹底關上始皇陵的辦法,如果不能,他就準備配點火藥,把整座陵墓炸塌陷算了。

小蟲一拱一拱的在水池子亂刨,白皙的屁股蛋大半露在外面,很有看頭。

阿嬌現在就盯著小蟲的屁股看,怎麼看怎麼覺得小蟲身上的游泳衣很好看,就那麼幾片布,就把女人最美的身段顯露無疑。

這也就是穿在小蟲的身上,她還是一個孩子,沒胸沒屁股的跟男孩子差別不大……如果……

阿嬌低頭瞅瞅自己高聳的胸脯,從一隻大鵝狀的羊皮囊上跳下來大聲喊道:「大長秋1

大長秋也不知道是從哪裡鑽出來的,咻的一聲就出現在阿嬌的身邊。

阿嬌指指小蟲身上的游泳衣道:「拿著我的尺寸也做一件。」

大長秋眯縫著眼睛瞅瞅小蟲依舊撅著的屁股蛋子立刻笑的見牙不見眼。

「給陛下看嗎?」

阿嬌怒道:「要不是為了你們這些狗奴才有點出頭的機會,你以為我會這麼沒羞沒臊的嗎?」

大長秋連忙躬身道:「謝貴人憐惜奴婢。」

大長秋招招手,立刻就過來兩個膀大腰圓的宮女,在他的示意下從水裡把小蟲撈出來,然後就抬著去了小樓。

穿著一身紗衣的阿嬌重新爬上那個天鵝狀的羊皮囊,划著水來到一片蔭涼處問道:「雲琅他們在幹什麼?」

大長秋蹲在岸邊道:「雲琅在喝茶,東方朔守在小徑處準備與奴婢來一場偶遇呢,霍去病在跟老虎較力,曹襄跟李敢躲在馬廄里不知道在搗鼓什麼。

貴人,東方朔……」

阿嬌睜開眼睛道:「他怎麼了?」

「聽小黃門稟報,東方朔口口聲聲說有一些有益於我長門宮的諫言奉上。」

阿嬌嗤的笑了一聲道:「又是一個大言炎炎之輩,這些人哪,嘴上說起來頭頭是道,辦起事情來往往會縮頭縮腦,無非是一些要我克己守禮,知曉尊卑的話,宮裡鵪鶉一樣的女子還少了?也沒見有誰籠絡住阿彘的心。

他們的廢話不聽也罷。」

大長秋猶豫了一下又道:「衛青去了右北平。」

阿嬌的神情立刻就變得有些黯然,一隻白皙的手輕輕地撩撥著身下的清水,嘆口氣道:「終究是要用實力來說話的,衛子夫運氣好,有一個能打仗的弟弟,就處處佔盡了便宜。

呵呵,你說說,我那些哥哥弟弟們怎麼就一個個都是酒囊飯袋呢?」

大長秋笑道:「咱們家隔壁不就住著四個不錯的少年郎嗎?雖說霍去病,曹襄跟衛子夫干係很深,可是啊,雲琅跟李敢卻與衛子夫沒有任何的干係……

就奴婢看來,這四人中間,當以雲琅的才能為第一,霍去病勇猛剛毅次之,曹襄狡猾多智再次之,李敢落的一個忠謹勇猛最次之……

放眼整個大漢國,超越他們四人的才智少年不多。」

阿嬌嘆口氣道:「以前我總覺得雲琅似乎在有求於我們,自從他大病一場之後,這種感覺就不見了,這是何故?」

大長秋笑道:「自然是出了變故,還是打變故,奴婢初見雲琅之時,他的眼底還有紫色血斑,這可不是什麼病痛導致的,應該是中了劇毒。

他歸來之後,日日以胡蘿蔔清水為食,老奴以為這是一個解毒的過程。」

阿嬌皺眉道:「雲琅身上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嗎?」

大長秋點頭道:「很多,比如他的來歷,這件事就連陛下都沒有弄明白,繡衣使者去了中山國,蔡地,那裡的雲氏已經因為戰亂星散不知所蹤。

他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就是驪山,在這之前,沒有人見過他,也沒有聽說過他,他一出現就非常的引人注目,蜀中卓氏,長平公主,乃至於旁光侯劉穎,丞相薛澤都對此子有很大的興趣,只是此子後來進入了陛下的視線,那些人才偃旗息鼓,不敢拉攏雲琅。

陛下之所以同意將驪山的三千畝土地給他,也是為了就近觀察,畢竟,以元朔犁,水車,水磨,馬蹄鐵這幾樣東西的貢獻,值得陛下為他冒險,忘記他可疑的出身。」

「這麼說,阿彘把他安排在長門宮附近,就是為了方便護衛我們的羽林軍就近監視他?」

大長秋笑道:「不是這樣的,雲氏現在保有的這塊地,是雲琅親自挑選的,看樣子,他完全是為了利用溫泉,才挑選這裡的,與我們做鄰居,應該是一個偶然。」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