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五八章 霍去病的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八章 霍去病的野望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五八章霍去病的野望

雲琅現在不太在乎別人的調查。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他就一直在努力的讓自己的過去逐漸變得豐滿起來。

人的一生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填空的事情,做一件事情填一個空格,有些人閱歷豐富,早早地就填滿了空格,有的人閱歷單純,就會慢一些,不過,遲早,這些空格都是要被填滿的。

雲琅在大漢是不一樣的,他前面的空格是按照設想來填的,牽著梅花鹿出現在管道上的那一刻才是按照真實事件來填寫的,所以,他的表格很漂亮。

僅僅是一個學問廣博的條件,就把他從普羅大眾里挑選了出來,然後,再露了兩手冶鐵,制器的本事之後,他的來歷很快就變成了隱士高人的門徒,再加上他平日里偶爾泄露的一兩句話,更是坐實了這個身份。

普通人隱居起來讓官府找不到,那叫逃戶,也叫野人,高人隱居起來不讓官府找到那就是淡泊名利的表現。

非常的不公平,卻沒有地方講理去。

東方朔是一個有大毅力的人,一個人蹲在小徑的盡頭待了足足兩天,見到了很多的小黃門,也見到了很多的護衛,話說了很多,錢財也賞賜出去不少,只可惜,他依舊沒有獲得阿嬌的召見,這讓他是如此的失望。

「你下回再見到小黃門的時候沒直接抓起來揍他一頓,說不定你就有見到主人家的機會了。」

曹襄今天胃口大開,捧著一大盆他酷愛的涼麵,吃的極為起勁,一邊吃,還有功夫給東方朔出餿主意。

東方朔一點胃口都沒有,一碗麵條已經被他攪成糊糊了依舊沒有吃幾口。

「小黃門不能動,我回去之後準備找幾個優伶試試,那些該死的侏儒跟我拿的俸祿一樣,卻能天天見到陛下,天下不公莫過於此。」

東方朔確實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通過這幾天的相處,雲琅算是看清楚了這個人。

他的知識面並不是非常的寬廣,只是,他有一個本事,那就是胡說八道也能自圓其說。

雲琅上小學的時候就從魯迅先生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這篇文章中知道了一種叫做怪哉的蟲子,他至今都不知道這種叫做怪哉的蟲子是什麼樣子的。

現在見到了東方朔本人,他決定求證一下,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怨氣所化的蟲子,是不是真的被酒澆過之後就會溶解。

「胡說八道1

這就是東方朔給雲琅的回答,非常的確切,也非常的肯定,也就是說,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怪哉蟲。

不過,他的話語里充滿了憤怒,估計是不願意說,而不是不知道。

曹襄湊到雲琅身邊小聲道:「我家的僕役把他不要的老婆給拐走了,他自然很不高興。」

雲琅回頭瞅瞅曹家的那個趾高氣揚的家僕點點頭,有對曹襄道:「你家裡都是些什麼人啊?」

曹襄端著飯盆抽抽鼻子道:「我家的家僕也比東方朔富裕一些,那個女人正無處可去呢,有人接手,而且家境不錯,自然就跟著走了。」

「他不是不在乎嗎?怎麼生這麼大的氣?」

「曹福把那個女人帶來雲家了……」

「哦,你是要羞辱東方朔?」

「不是我,是我母親!她深恨東方朔總是一副驕狂的樣子,還在很多時候對婦人口出不遜之言,這一次是要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婦人也有尊嚴。」

「這麼說那個良姬只是配合一下?」

「噓——莫要大聲,這傢伙的女人緣真不錯,都要被趕出家門了,那個女人還想著跟東方朔和好。」

「他們一個個的是不是腦袋裡進水了?用這種法子逼迫東方朔回心轉意?你沒見東方朔的眼睛都有些紅了。」

曹襄撇撇嘴道:「誰知道那個婦人是怎麼想的,反正我母親泄憤的目的達到了。」

雲琅知道曹襄把事情和盤托出的緣故,他對東方朔的印象很好,不想看他尷尬,又不好戳穿母親的計劃,就告訴雲琅,通過雲琅的嘴巴來告訴東方朔。

雲琅很討厭當人家的傳聲筒,不過,看在東方朔的頭髮都要豎起來的份上,決定幫他一次。

就沖著東方朔眨眨眼睛。

本來憤怒的快要炸開的東方朔見雲琅沖他眨眼睛,眼珠子咕嚕嚕的轉動了兩圈。

已經脹紅的臉迅速就回歸於平靜,他本來就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剛才只是被怒火蒙蔽了靈智,稍微安靜一下,就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關聯。

再看那個趾高氣揚的曹氏家僕,眼中的嘲弄之色就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了。

騰地站起身,沖著大廳外面吼道:「良姬,回家1

說完話就大步流星的往外走,一個背著小包袱的女子急匆匆的跑出來,邁著碎步低著頭跟在東方朔的身後,一步都不願意離開。

東方朔在馬車跟前停下來,笑吟吟的沖雲琅拱拱手道:「蒙君款待,東方朔受用之極,下次如果再有這樣的宴飲,片言相邀,東方朔即便在千里之外,也將飛馬赴會。」

雲琅大笑道:「先生何其謬也,山高無聲,水深無言,話說多了也就不值錢了。」

東方朔哈哈大笑,再次朝雲琅拱手道:「某家脾性已成,強行改之,只會落人笑柄。

借用雲郎妙語——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哈哈哈哈,曹氏家奴何在,速速為某家趕車1

曹襄在曹福的腿上踹一腳,曹福就立刻彎腰弓背的跳上車轅,揮揮馬鞭,就驅車遠去。

霍去病丟下飯碗道:「不是一路人,不過,傲上而不欺下也算是一條漢子,就他剛才呼喚那個婦人與他同行的事情,就讓某家高看他一眼。」

李敢笑道:「總歸是跟婦人糾纏在一起,沒什麼大出息!就是故事講的好聽。」

雲琅笑道:「錐子放在布袋裡,總歸是要出頭的,此人心性堅毅,一兩次的失敗對他算不了什麼,就看他持之以恆的勁頭,就該知道,他沒那麼容易認輸。」

霍去病嘆息一聲道:「我舅舅去了右北平,我想同去,卻被斥責,舅母也不同意我現在就去北地。

該死的,我何時才能真正的長大1

曹襄笑道:「你長大之後乾的第一件事情卻是成親,我聽說岸頭侯已經派人跟我母親商量你的婚期了……哈哈哈,我估計啊,在你沒有生齣兒子之前,恐怕沒機會出征1

霍去病恨恨的一拳砸在地板上道:「那就明日成親,後日生子……」

頭天成親後天生子,這事有難度,即便是真的成功了,生的也是別人家的兒子。

所以,霍去病想要搭上衛青出右北平的順風車,無論如何都是趕不及的。

少年人總是希望自己快快長大,他們總覺得成年人的世界要比他們的世界精彩的多。

而老年人卻總是盼著時光倒流,假如可能,他們甚至希望自己的時間永遠定格在少年世界中。

在少年人無限的渴盼中,秋天終於來了……

雲家在夏收之後種植的糜子跟穀子已經長成,沉甸甸的谷穗在秋風中搖來晃去。

雲家的秋糧並沒有像張湯說的那樣大幅減產,也不像雲琅說的那樣豐收。

秋糧的畝產量不過是中平而已。

不過,雲家的繅絲工藝卻得到了極大的改進,劉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婦人,在經過雲琅三言兩語的啟發之後,迅速地將多達十六道的繅絲工藝簡化到了十一道,這讓雲家的繅絲速度比以前整整快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