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七零章殺奴(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零章殺奴(3)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七零章殺奴敬請關注孑與不2的微博

一支粗大的爪子探過去,臭氣立刻就變成了血腥氣,那個爬上山包的匈奴人發出一聲恐怖至極的叫聲,就從山包上滾落下去了。

估計他到了地獄也忘記不了剛才看見的那顆猙獰至極的老虎腦袋。

有了鐵劍的匈奴猛將催動戰馬,在紈群中左突右殺,所到之處殘肢斷臂亂飛,原本還有一點戰意的紈們頓時就哭爹喊娘的往馬車下面鑽。

那些作戰經驗豐富的護衛們卻前赴後繼的向匈奴猛將撲過去,周氏家將聲嘶力竭的吼道:「殺死他!我們有援軍1

匈奴猛將哈哈大笑,手裡的鐵劍簡直太合適他了,這東西殺起人來猶如砍瓜切菜一般,匈奴人的銅刀根本就不能與之相比。

眼看著自己的部屬也越過了馬車障礙,他的鐵劍揮舞的更加有力。

老護衛眼看著匈奴猛將的鐵劍就要砍到額頭上了,眼睛一閉用手中長劍用力的格擋了上去。

匈奴人的鐵劍落在他的劍上,卻沒有多少力道,詫異的睜開眼,卻發現匈奴猛將正在用力的催動戰馬,低頭一看,才發現張連躺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抱著匈奴猛將的一隻戰馬蹄子,一邊吐血一邊哭喊:「殺死他1

周鴻的眼珠子似乎都有些紅了,他的右手已經廢掉了,乾脆不加理會,雙臂張開,無視刺過來的長劍一頭撞在匈奴猛將的身上。

匈奴猛將終於在馬上坐不穩當了,嚎叫一聲從馬上滾落。周氏護衛慘叫一聲,他看的很清楚,匈奴人的長劍刺穿了小主人的身體。

這時候他再也顧不得指揮戰場了,從馬車後面跳出來,舉劍就刺。

一隻手抓住了他的劍刃,匈奴猛將獰笑著一膝蓋頂開趴在他身上的周鴻,單手抓著護衛的長劍,即便獻血長流,他也不在乎。

一個紈嚎叫著從馬車底下竄出來,他的武器早就丟了,卻跳上匈奴猛將的後背,張開嘴就咬在那傢伙的脖子上,不論匈奴人怎麼掙扎都甩不開這個如同跗骨之蛆的傢伙。

然後,又跳出來一個紈,直到那個匈奴猛將被人海淹沒。

雲琅射出去了十五枝鐵羽箭,鐵臂弩上也僅剩下最後一支了,他的腦袋眩暈的厲害,最短的時間裡,他為鐵臂弩上了五次弓弦,這遠遠的超過了他能承受的極限。

強忍著扣動了弩機,將最後一支鐵羽箭射進了一個要去救援他們將軍的匈奴人胸口。

然後就丟掉鐵臂弩,舉著長矛吶喊一聲,從山包上沖了下來,這一刻,他好像忘記了這樣下去很可能會死這樣一個後果。

每個人都在死戰,馬夫笨拙的舉著長劍圍繞著匈奴騎兵團團亂轉,雖然總有同伴被匈奴人殺死,他們也總能找到機會殺死那些停止不動的騎兵。

雲琅的長矛斜斜的從一個匈奴騎兵的腰肋處刺了進去,鋒利的長矛一直深入到那傢伙的胸腔,雲琅不敢鬆手,推著長矛向前進,直到把那個匈奴從戰馬上推下來。

那個巨大的人球忽然散開了,匈奴猛將搖搖晃晃的從人堆里站起來,一隻眼珠子吊在眼眶外面,兩隻耳朵也早就不見了蹤影,他從一具屍體身上拔出一柄長劍,正要刺下去的時候,一隻手抱住了他舉劍的胳膊,很快,就有很多隻手纏繞在他的身上,讓他雄壯的身體不得不再一次傾倒。

雲琅聽的腦後一陣狂風刮過,回頭一看,才發現老虎整隻身體撲在一個舉著銅刀的匈奴騎兵身上,一陣令人牙酸的咯吱聲過後,那隻握著銅刀的手就掉了下來。

雲琅反手將長矛刺了出去,這個動作他曾經每天都要重複兩千次,所以非常的熟練。

匈奴人的銅刀擊打在長矛上盪開了長矛,雲琅鬆開了長矛,一柄短短的投槍出現在手上,胳膊稍微彎曲一下,投槍就慣進了匈奴人的戰馬脖子,戰馬嘶鳴一聲倒在地上,三四個拿著各色武器的馬夫就壓在了那個匈奴人的身上。

雲琅的左肩處麻木的厲害,這地方剛才挨了一刀,因為有鎧甲護著,銅刀被彈起來,可是匈奴人強大的力道依舊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老虎咆哮一聲,一支羽箭插在它的肩胛處,這引起老虎更大的憤怒,拋棄了那個腦袋被他蹂躪的已經沒有模樣的匈奴人,一個空翻就向那個拿著弓箭在外圍放冷箭的匈奴人。

雲琅踉蹌兩步想要去幫老虎,眼前卻金星亂冒,他咬破舌尖,從背後卸下短弩,只要眼前出現匈奴人,他就果斷的扣發弩機,眼看著坐在馬上的匈奴人越來越少,雲琅第一次覺得勝利的天平正在向他們這一方傾斜。

弩箭射完了,雲琅想要給弩箭上弦,卻發現他的左臂一點力都使不上。

一匹戰馬撞在雲琅的胸口,將他撞得向後倒去,馬上的匈奴人也從馬上掉了下來,一柄長矛就刺穿了那個匈奴人的咽喉。

雲琅努力的眨巴著眼睛,想要看清楚面前這張熟悉的面孔,卻怎麼都想不起來的他是誰。

天空在旋轉,大地在傾斜,他努力的探出手去,卻沒有抓住眼前這個人,軟軟的倒在地上。

耳朵里全是人嘶馬叫的聲音,所有的聲音都混成一團,有人對著他大吼,他卻分辨不清楚是誰的聲音,也聽不清楚他到底說了些什麼。

老虎的大臉出現在他的頭頂,他探出去的手抓住了老虎嘴邊的軟肉,鬍鬚有些扎手,不過,很真實。

有人掰開他咬的緊緊的嘴巴,往裡面倒了很多酒,雲琅渴極了,大口的吞咽著酒漿,酸澀的酒漿變得非常甘甜,如同玉液瓊漿一般滋潤著他焦渴的五臟六肺。

「好樣的,一人擊殺了十三個匈奴,不愧是我御林軍的軍司馬。」

五官的感覺終於回來了,雲琅也終於看清楚了眼前的人。

公孫敖喋喋不休的說著話,看雲琅的眼神都冒著金光。

「十六個1

雲琅如果沒有立功也罷,如果真的立功了,他絕對不允許別人貪墨他的功勞,尤其是殺匈奴這種功勞,他一點都不嫌多。

公孫敖笑道:「再拿三個人頭過來,耶耶就立刻給你再記三級功勞。」

雲琅拍拍老虎的腦袋,腦袋上有一道刀傷的老虎立刻就鑽進荒草里,不一會就拖回兩具匈奴人的屍體。

「還有一級在家裡。」

公孫敖獰笑道:「這就派人去取,哈哈哈,我羽林軍此次斬首六百七十七級,還有誰再敢說我羽林軍全是娃娃?」

「小郎藹—你可不能死啊1一個凄慘的聲音從雲琅身邊傳來,雲琅轉過頭去,只見那個老家將抱著肚子上插著一柄劍的周鴻哭的凄慘無比。

那一劍雲琅看的很清楚,沒從肚子中間穿過去,只是穿過了腰肋處的皮肉,應該死不掉才對埃

「小郎,你的兩條腿被戰馬踩碎了。」一個健壯的護衛抱著同樣凄慘的不能再凄慘的張連痛哭失聲。

「快看看耶耶的傢伙還在不在?如果不在,你就一劍弄死我,否則我就弄死你。」

「在,在,在啊,你的膝蓋骨被馬蹄子踏碎了。」護衛連忙解開他血糊糊的下裳瞅了一眼道。

張連長吁了一口氣看著天空道:「老天總算是待我不薄啊,只要傢伙在,用腿換一輩子的安逸,也值了,回去就把何氏,陳氏給耶耶抓回來……」

公孫敖沖著張連挑起大拇指誇讚道:「好漢子,留侯家的子孫,果然沒有廢物。」

張連傲然道:「那是自然,是某家決定要在這裡跟匈奴人決戰的,要是繼續跑,被人家追上逐個擊破,沒人能活下來……」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