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七三章 劉徹要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三章 劉徹要來了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七三章劉徹要來了

雲琅的消息其實是封閉的,或者說,這個世界的人對於消息都不是很敏感。

身份越高貴的人消息的靈敏度就越高,很多時候他們就是一個個消息的來源。

誰的消息最靈敏呢?自然是皇帝!

雲琅不好去找皇帝打探消息,就只好去找剛剛從甘泉宮回來的阿嬌那裡聽消息。

「雁門關被人家攻破了,上郡也被人家劫掠了一半,左谷蠡王派來了六千死士,目的與上一次襲擊甘泉宮的目的相同,就是為了擄掠我大漢的皇太后,然後威脅大漢國,要贖金,彌補人家被衛青襲擊遭受的損失。

你遇到的那幾十個匈奴人,其實是聽說我住在長門宮,就專門跑來抓我的,還好,被你給殺死了,這個人情我領了。

不過,為什麼襲擊甘泉宮的匈奴人足足有四千,跑來襲擊我的匈奴人卻連四十個都沒有?

這分明是看不起我,估計啊,長安三輔的貴婦們可有的嘲笑了……」

雲琅跪坐在毯子上,聽阿嬌絮絮叨叨的說了好大一通,他到現在都沒有聽清楚阿嬌所要敘述的重點是什麼。

聽她的意思,似乎對只有四十個匈奴人來襲擊她,非常的不滿意,覺得人來少了,讓她非常的丟臉。

別人不知道,雲琅開始親眼所見,她一聽匈奴人來了,一刻都不猶豫的踩著大長秋的肩膀就騎馬跑了。

這才來了四十個人,要是四千個,還不知道她會被嚇成什麼樣子。

「為何沒有聽到長門宮衛的下落?」雲琅趁著阿嬌喝水的功夫,連忙插嘴道。

阿嬌白了雲琅一眼道:「就你操的心多,人家有一個長公主母親,大將軍繼父,會有什麼事情?

別人擊潰了匈奴人,他就帶著長門宮衛們追殺下去了,打落水狗的好機會他們家怎麼可能錯過?

現在估計都快要太原郡了。」

雲琅長吁了一口氣笑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阿嬌離開高高的軟塌,走下來瞅著雲琅道:「你這人做朋友真是沒得說,聽說你為了幾個紈朋友一個人舉著長矛從躲藏的山包上衝下來,還一口氣殺死了十六個匈奴人?」

雲琅苦笑道:「上林苑亂套了,我這個羽林軍司馬要是還不歸營,這是軍律所不能容忍的,所以我就準備去軍營效命。

走到半路上看見了匈奴人,當然要抵抗一下的,不瞞您說,我當時抱著戰死的心態去的。

躲在草叢裡射殺了七八個人,見張連,周鴻他們苦戰,已經快要支撐不下去了,沒有看袍澤戰死而袖手不顧的道理,所以,這才硬著頭皮衝下去的。

現在想想,后脊背也是一身冷汗埃」

阿嬌點點頭,對雲琅中肯的回答很滿意,嘆口氣道:「男人家總是想著建功立業,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建功立業有多難。

有文採的,就賣弄文字,為博得君王的一聲誇讚就絞盡腦汁,有武藝的,就披掛上陣,儘力殺敵,戰場上可沒有隻許我殺你,不許你殺我的事情,一個個紅著眼珠子廝殺,屍山血海的出來才能弄一個侯爵,也真是可憐埃」

雲琅幽怨的看著阿嬌在哪裡大言不慚,這女人難道以為大漢國真正的侯爺就跟蘿蔔一樣多麼?

有本事把這話說給李廣,蘇建,公孫敖他們去聽聽,看他們會不會發狂。

「就看在你殺死了匈奴哨探,還專門跑來向我示警的份上,就告訴你一件事,這一次被中尉府下獄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我不准你去找張湯,去為某人講情。

更不許打著我的旗號去幫別人,這一次跟以往不同,匈奴人都打到上林苑來了,總歸要死一些酒囊飯袋的,要不然,這大漢的天下就危險了。

好好的在你家裡琢磨著怎麼救人,才是該乾的事情,哪怕跟那些紈們一起花天酒地也沒關係,就是不要摻和進這一次的事情里。

免得人沒有救出來,反而把你給帶進去,聽清楚了沒有?」

雲琅也是這麼想的,他在大漢的人際關係簡單,能讓他牽挂的也只有霍去病,李敢,曹襄三個,這三個人是他以後在長安三輔能否過上好日子的關鍵,不敢有事。

至於別人,只要不是自家人,誰死都無所謂。

「把你家冬天種菜的本事教給大長秋,長門宮冬日裡也該有些綠菜,長安溫湯監人家不願意給我供應,還是自己種一些,免得看人眼色,跌了身份。」

雲琅覺得很不可思議,劉徹除了拿掉了她的皇後身份,其餘的一點都沒碰,各種待遇甚至還在皇后之上,大長秋早就說過,長門宮的份例是比照甘泉宮的。

甘泉宮是劉徹母親王氏居住的地方,打死雲琅都不相信一個小小的溫湯監敢剋扣她的綠菜。

阿嬌見雲琅似乎不相信,就怒道:「胡蘿蔔,捲心菜,黃瓜,紅蔥頭,還有那種蒸著吃的甜蘿蔔,我要了,一樣都沒有,就給我送來了一些茄子,水芹,油菜,韭菜1

聽阿嬌這樣說,雲琅總算是明白了,阿嬌平日里在雲家的菜園子里摘菜,已經摘習慣了,她認為雲家有的東西,皇家就該一樣不缺甚至更多。

雲琅不打算解釋這件事,阿嬌之所以會抱怨,其實就是打算以後天長日久的在雲家菜園子里繼續摘菜,這可能是她不多的一點樂趣。

「冬日裡蔬菜長勢不好,有些菜沒法子種植,不過,雲家的熱水渠上還是有一些的,您如果喜歡,儘管去摘,這是雲家的無上榮光。」

阿嬌的嘴角上翹,目的達到了,就看雲琅有些不順眼,她在宮裡就不喜歡韓嫣那個妖人,雲琅長得似乎比韓嫣還要俊秀一些,這讓她有些煩躁。

雲琅如何看不出來阿嬌的表情變化,這個死女人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敷衍,或者說,她從根本上就懶得敷衍任何人。

起身告辭,被大長秋送出長門宮。

忍不住抱怨道:「能不能不要這麼直接啊?」

大長秋哈哈大笑道:「貴人對長得好看的男子從來就沒有什麼好臉色,尤其是你這種長得陰柔的人,更是討厭,能跟你說這麼多的話,老夫都感到奇怪。

對了,你不會幸進吧?」

「什麼意思?」

「董君1

雲琅強忍著嘔吐的慾望乾嘔了一聲道:「我只喜歡女子,只喜歡美麗的女子,我還打算生兒育女,還準備福澤綿長。

官職有沒有無所謂,家裡能不能富貴也無所謂,您不能這樣羞辱我。」

「老夫見到跟你親近的人,無一不是相貌英俊之輩,你們舉止也親密,還以為你……」

「明天,就明天,曹襄,霍去病,李敢他們敢登門,一律用大棍子攆出去,以後只結交公孫敖,張連,周鴻這一類的人,長得越丑越好。」

「如此,老夫就放心了,走好,不送。」

雲琅走在回家的路上,嘴角上翹的厲害,阿嬌跟大長秋都如此擔心他會勾引劉徹——這說明,劉徹就要來了。

雲家需要劉徹的到來,然後敲定腳跟,確定雲家在上林苑居住的合法性,大漢的法律雖然變來變去的,只有劉徹沒有變,至少在未來將近五十年的時間裡,他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吃晚飯的時候,雲琅見到了公孫敖,他跟傷兵們在一起,吃麵條吃的很愉快。

至於把碗里的肉挑給軍卒吃,這個表演就太明顯了,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看著這些小傢伙們受傷,心裡就不得勁,家裡把他們送到羽林軍,就指望他們出人頭地,能給自己掙一份家業,如果還沒出戰,就死在長安,沒法子交代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