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八零章天理不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零章天理不容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八零章天理不容

一百多隻鴨子圍著劉徹亂轉,亂叫,場面混亂不堪,劉徹卻隨手抓起一隻鴨子,仔細地看,還用手捏捏肥瘦,親手挑選了一隻最肥的丟給大長秋道:「晚上熬湯1

大長秋開心至極,皇帝此次來到長門宮遠比以前來的時候用心。

以前只會賞賜大量的財帛,這一次不同,僅僅攜帶了三千親衛就來到了長門宮。

不但沒有賞賜什麼財物,反而長氣的如同男主人一般,與阿嬌相處也沒了昔日的生疏,就像是回到了潛邸一般。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阿嬌不是一個合格的皇后,這在大漢已經是公論,也就是因為觸犯了眾怒,皇帝才會將阿嬌貶斥長門宮。

巫蠱之禍乃是宮中大忌,一旦宮中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一場大屠殺是避免不了的。

唯有阿嬌在幹了這種天怒人怨的事情之後,唯一的處罰就是剝奪了后位。

大長秋覺得阿嬌就留在長門宮,要比她重新進入皇宮,更加的有利。

雲琅這時候正站在另一座皇宮前面,這裡幾乎沒有什麼變化,一條蟒蛇蜿蜒而至,越過雲琅,徑直去了遠處的血食堆,估計有好一陣子不能再來沙海邊上了。

空氣中滿是煙火氣,昔日長長的棧道已經消失了,那座索橋也消失在沙海中。

一具焦枯的屍體趴在甬道上,從地上的已經發黑的血跡來看,他爬行了很久。

雲琅回過頭,瞅著道路兩邊影影綽綽的雕塑道:「我要關閉這裡了,這是對你們最好的保護,或許兩千年以後你們能夠重見天日,只希望你們莫要怨恨。」

「沒有人回答,我就當你們答應了,這件事就這麼辦好了。」

雲琅等了片刻見沒有人反對,就舉著火把離開了咸陽城。

在鑽進蛇洞之前,雲琅鬆開了綁縛金人鏈子錘的絲線繩子,剛剛鬆開,鏈子錘就呼呼地擺動起來,與此同時,巨大的金人也跟著嘎嘎的轉動起來。

雲琅快快的鑽進洞里,亡命的向外爬。

他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只知道,這個帶有防衛性質的金人一旦開動,這一次就不會再停下來,尤其是在雲琅將限制動作幅度的青銅橛子去掉之後,只會更加的狂暴。

高大的城牆遮住了雲琅的視線,只聽見轟隆隆的巨響在城牆的哪一邊接連響起,猶如天崩地裂一般。

墳墓里的東西沒什麼好稀罕的,多存兩千年可能還價值連城,現在,一堆才過了百年的東西能有什麼價值?

更何況在大漢,大家都喜歡新東西,誰他娘的會喜歡用舊的?

裡面的銅錢很多,可是,秦半兩真的能在漢八銖錢,五分錢大行其道的時候使用嗎?

還不是要重新融化成銅,然後再鑄造。

大漢國鑄錢的工藝實在是太落後了,鑄造一百個錢,如果不算摻假,就要花費八十個錢,兩成的收益而已,雲琅覺得很不划算,有那功夫他有更多的門路去賺錢,利潤遠比鑄錢高。

一塊城磚飛出來十餘丈遠,就落在雲琅身邊,嚇了一跳的雲琅趕緊繼續向後跑,最後來到太宰經常喝酒的地方,熟門熟路的掏出一罈子酒,喝了起來。

這樣的酒罈子還有很多,是雲琅特意給太宰準備的,他非常希望太宰能夠從裡面走出來,哪怕被那塊石頭輻射成怪物他也高興,可惜,這裡的酒沒人喝過。大股的黃沙從蛇洞裡面滑出來。

看來歷史上記載的是對的,秦陵周邊確實有十里沙海。

雲琅靜靜地坐在長條凳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酒,一罈子酒喝完了,就看見城頭上的縫隙處有大股的黃沙傾瀉下來,慢慢的掩蓋住了那座傾倒的金人,也掩埋住了高大的城牆。

雲琅見沙海再無動靜,就微微的喟嘆一聲,背上自己的背包,轉身離去。

當他再一次從那道裂隙中走出來的時候,天空中星斗漫天,有一顆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從西天飛往北邊。

老虎趴在雲琅身邊,似乎有些哀愁。

劉徹來長門宮的時候,正是驪山最安全的時候,杜絕每一個野人,或者其餘的什麼人進入長門宮範圍,是三千宮衛們的職責,也只有到了這個時候,雲琅才會沒有多少顧忌進入始皇陵。

「下午的時候地龍翻身了。」

梁翁把腦袋湊到雲琅耳邊輕聲道。

「地龍翻身,沒什麼稀奇的,你這麼小聲做什麼?」

「陛下在長門宮啊,人家是天龍,地龍這時候出來拜見一下也是常情。」

「你怎麼知道陛下在長門宮?這可是國之大事,到處亂說就不怕人家把你滅口了?」

梁翁見主人這麼說,連忙捂住了嘴巴,駭然的瞅著雲琅。

「好了,嚇唬你的,這話是誰傳出來的?」

「孟大,孟二1

「告訴他們閉上嘴巴,不準亂說,既然地龍翻身了,家裡人今晚睡覺一定要小心,不要睡得太死。」

梁翁領命而去,雲琅就去了傷兵居住的地方查看了一番,諾大的一間庫房裡,居住的傷兵已經沒幾個了,被霍去病隔開之後又住進來百十個羽林軍。

雲琅過去的時候,正好碰到那群軍卒在竊竊私語,諾大的倉庫里如同馬蜂窩一般嗡嗡作響。

只那些羽林軍少年們激動地神情,就知道皇帝就住在他們的隔壁,讓他們非常的興奮。

「司馬,既然有貴人在,我羽林軍當執戈守衛。」一個老成一些的羽林軍見雲琅來了,就輕聲道。

雲琅笑道:「這就要看校尉的了,他如何安排,我們就如何做,總要協調好才成,免得被那些宮衛們以為我們在圖謀不軌,打起來我們可沒有理。」

羽林軍卒連連點頭,覺得司馬說的很在理,羽林軍沒有接到護衛的職責,貿然出去反而不美。

雲琅繼續道:「公孫敖去了雁門關,長門宮的守衛少不得要交到我們手裡,公文下來是遲早的事情,且等著吧。」

雲琅話音剛落,霍去病掀開門帘走了進來,沉聲道:「全副武裝,今夜,北面的護衛軍務由我們來做。」

眾人聽了大喜,不等霍去病催促,就忙著頂盔摜甲。

霍去病見雲琅也在,皺著眉頭道:「你身為司馬,不能動不動就找不到人。」

雲琅小聲道:『我這個司馬也是假的,反正又不上戰場,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

霍去病盯著雲琅道:「誰說你的這個司馬是假的?以前在羽林的時候還能說說,現在可不一樣了,你的告身,旌配,印信,半面掌軍虎符已經送入了太尉府,一旦另一半發給你,就是你出戰之時,怎麼能說是假的?」

雲琅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拉著霍去病道:「不是說我沒有虎符嗎?就是幫你管管軍務後勤……」

霍去病冷冰冰的瞅著雲琅道:「我只要戰死,你就是我的繼任者,大軍就需要你來掌控,你去問問,但凡是軍司馬,哪一個沒有備用虎符?」

「你他娘的坑我1

「罵錯人了,關我屁事,這是軍中慣例,軍司馬掌輜重營,掌軍法事,沒有虎符你調動誰去?你敢處罰誰?你以為地方上來的那些軍卒,民夫,罪囚,看你長得好看就聽你的?」

「我怎麼才能不要虎符?」

「可以不拿,按照大漢軍律,無虎符不掌軍,你在軍中的身份就是一個小卒,還會因為沒有佩戴虎符被大將軍斬首示眾。」

「還講不講理了,我從來沒有打算除去作戰1

霍去病譏誚的道:「你以為你可以白白享受少上造的榮耀?卻不用付出?

這天底下哪來這麼便宜的事情。」

雲琅癱坐在凳子上,拍著腦袋道:「我以為是對我陣斬十六個匈奴的獎賞。」

霍去病坐在雲琅身邊苦笑道:「太尉府的原則很簡單,遇見一個能殺敵的就一定會往死里用,死了算你背風,活著就能享受榮華富貴。

你一口氣陣斬十六個匈奴,其中一個還是人家的精銳百戶,此次擊退匈奴之後論功,你陣斬十六人,論功僅僅排在我之下,還被張連他們把你吹得天上罕見,地上少有的英勇。

如果你要是看了太尉府的簡牘,你自己都會認為,你這種有勇有謀的亡命之徒,如果不被弄上戰場,簡直就是天理不容。」

雲琅長吸了一口氣道:「想想辦法,我裝傻成不?」

霍去病冷笑道:「你沒有獲得官職之前,你裝傻人家只會說你品行高潔,不願意入朝為官,現在你拿了朝廷給的所有好處,現在卻不願意出戰了,你覺得別人會怎麼看你?

不把你當成沒膽子的贅婿看才是怪事。莫說到時候你的莊子保不住,就連雲家的人也休想有一個能昂首挺胸做人。

在大漢,個人的榮耀,尊嚴永遠是從戰場上取回來的,想要混吃等死,記著下輩子千萬莫要投胎到我大漢國1

雲琅仔細看看霍去病漲紅的臉膛怒道:「我被弄上戰場,你似乎看起來很興奮埃」

霍去病大笑道:「這是自然,誰上戰場不願意把自己的後背交給自己親親的兄弟?

你放心,上陣衝鋒的事情呢,由我跟李敢來干,你幫我們照顧好後路,只要你不主動上陣殺敵,我到現在還沒有聽說有軍司馬戰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