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八一章雞同鴨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八一章雞同鴨講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八一章雞同鴨講

雲琅覺得霍去病在騙他。

軍陣之上,一旦戰敗,身處軍中的軍司馬能有好果子吃?即便是逃回來了,以劉徹的性子,估計也是被他砍頭的下常

雲琅還不想這麼快速的結束他在大漢國的旅程,無論如何,也要愉快的把這一生過完才好。

昨天晚上,始皇陵崩塌的動靜,也波及到了雲家莊子,雲琅自然是知道是什麼緣故,劉徹卻在地龍翻身之後的第一時間就跑回長安去了。

皇帝獲罪於天,才會有地龍翻身這種事情,這就是董仲舒在他儒家學說中夾雜了鄒衍的《五行終始說》后闡述的一種天人感應的例子。

這讓劉徹很擔心,對驪山來說只是一陣震動,對別的地方,很可能是一場大災難。

世上所有的學說,只要能夠對統治者有幫助的,一般都能大行其道。

而中國的很多學說,之所以能夠綿延數千年,其本質就是在為統治者服務。

沒有這個理念的學說,想要擴散非常的難,甚至會有生命危險,就連孔子都能以異類的名頭誅殺少正卯,就不要指望後世的帝王們能有更高的思想準則。

這個冬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就是東方朔決定結束他一年一**的先鋒行為。

如今很老實的在公車署上班,異於眾人的行為收斂了很多。

聰明人一旦能沉下心來,幹事情一般都會比普通人乾的好,要快。

所以,當張湯說起東方朔的時候,也是交口稱讚,認為這傢伙是一個可造之才,就是做的事情總是不合時宜。

雲琅非常的憤怒,這個混蛋之所以會有異於常人的表現,純粹是因為,他從雲家看到了四輪馬車的模型之後,拿去在公車署做實驗……

大漢國沒有專利法一說,所以他從雲家看到四輪馬車模型后沒有半點心理負擔的認為是自己的創造。

雲琅仔細想了一遍之後,也就釋然了,四輪馬車之所以沒有在大漢大行其道,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大漢國的馬路不適合四輪馬車。

始皇帝造就的車同軌不是開玩笑的,所有的道路都是以標準馬車車轍進行設計施工的,大漢國,繼承了大秦帝國的一切,自然也包括道路。

雖然四輪馬車在載貨量以及騾馬的利用效率上高過兩輪馬車,舒適性上也超過了兩輪馬車。

在面對大漢國糟糕的路況,跟不講道理的律法,想要大行其道還任重道遠。

張湯將雲家的四輪馬車模型放在桌子上推來推去的玩耍,如同一個得到新玩具的孩子。

「這樣的馬車既然是你想出來的,怎麼就沒想著推廣出去?」張湯玩累了,就坐下來喝茶問雲琅。

「我怕被你砍頭1

張湯欣慰的點點頭道:「長進了很多啊,比東方朔要聰明,也明白事理,你要知道,大漢律法繼承了大部分秦法,車馬令就是其中的一項。

駕馭不合規則的馬車,自然會被受罰,只是懲處的力度沒有大秦律法嚴苛,文帝時期已經把劓刑改為笞三百。」

雲琅吃了一驚,連忙問道:「劓刑就是割掉鼻子是不是?」

張湯笑了起來,露出自己鯊魚一般潔白的牙齒道:「確實如此。」

「這麼說,東方朔現在住在監牢里?」

張湯笑道:「這是我離開中尉府辦理的最後一樁案件,按照律法,東方朔要被笞三百。

某家就是覺得他弄的馬車多少還有點意思,所以才會來你家,看看最初的模型,也看看是否能夠將四輪馬車的事情上奏陛下,看看有沒有法外施仁的可能。

三百苔鞭,抽完,東方朔的半條命也就沒有了。」

雲琅連忙道:「此事因我而起,能否納銅贖罪?」

張湯點點頭道:「如此也好,納銅五十斤,他就被放出來了,只是官職不保,而且要背上一個犯官的名頭,以後想要過舒坦日子恐怕不可能了。

還是等我上奏陛下之後再說吧,納銅是最後的保命手段,能不用就不要用。」

雲琅抓抓腦袋道:「我覺得找阿嬌貴人可能更加的快些。」

張湯咳嗽一聲道:「旁門左道1

說完話就閉上眼睛仔細的品鑒茶水的滋味,不再理睬雲琅。

雲琅立刻拿起那個漂亮的四輪馬車模型,就徑直去了阿嬌家。

阿嬌看到那輛馬車模型之後立刻就要雲琅給她造一輛,要跟模型一模一樣的……

「犯法1

「犯誰家的法?你說的是祖皇帝的「約法三章」還是《九章律》?」

「《九章律》1

「《九章律》有不許百姓胡亂製造馬車的律條?」

「有,車轍的寬度有要求。」

「哦,我不知道,這樣吧,大長秋,你去把那個會造馬車的東方朔給找來,讓他在長門宮給我製造四輪馬車。

如果造的好看,舒適,就沒事,如果造的不好,你也不用帶他來見我,一刀砍死埋田裡肥田1

潛心廚藝的阿嬌對別的事情沒什麼興趣,雲琅都捨不得吃一口的冬黃瓜,被阿嬌左一刀右一刀砍的亂七八糟,眼看就糟蹋了。

雲琅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陪著笑臉道:「黃瓜涼拌起來味道不錯,只是,用刀切出來的醬醋味道進不去,不好吃,如果用拍的,就能很好的彌補這方面的缺憾。」

阿嬌提起雲氏菜刀,一刀就拍在一根黃瓜上,眼看黃瓜被拍碎,這才隨便砍兩刀,就倒進盆子里,澆上事先調好的醬汁,胡亂攪拌兩下,吃了一口,滿意的道:「胡瓜,還是要拍出來的好吃,大長秋,記下來,這是我今天的新發現。」

阿嬌拍黃瓜拍的上癮,雲琅悄悄地湊到奮筆疾書的大長秋涉的沒問題嗎?」

大長秋瞟了雲琅一眼道:「以後有事就說,像這次這樣,說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就成。

那些事阿嬌能做,那些不能做,阿嬌自有主意,能幫的隨手就幫了,不能幫的,你也莫要強求。」

雲琅又小聲問道:「再幫我問問阿嬌,能不能把我從羽林軍里弄出來啊,總要上戰場的……」

大長秋懶懶的道:「很簡單。」

雲琅喜形於色連忙道:「多謝,多謝1

大長秋看了雲琅一眼道:「只要你能接受宮刑,就能來長門宮伺候阿嬌貴人,說實話,阿嬌貴人還是很喜歡你的,干我們這一行,你前途遠大埃」

雲琅不由自主的瞅瞅胯下,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

大長秋譏誚的道:「食髓知味了吧?怪不得會捨不得,怎麼,那個卓氏女的滋味很足?」

雲琅懊喪的拍著腦袋道:「怎麼誰都知道啊?」

大長秋冷哼道:「你自己行為不檢,還埋怨別人都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最看不起你們這種浮華浪子,仗著腰間有一個子孫根就肆意胡為,卻不知道那也是惹禍的根苗。

你看著吧,以後有你煩惱的地方呢。」

「大長秋,把這些胡瓜賞賜給那些宮女,誰要是敢剩下,就割掉舌頭,多好的青菜啊,也敢浪費。」

阿嬌在另一邊不耐煩的喊道。

大長秋起身對雲琅小聲道:「老夫很忙,快要忙不過來了,你如果害怕上戰場,就來老夫這裡,老夫一手的快刀,保你無恙。」

雲琅立刻就抱著馬車模型走了……

他寧願上陣跟匈奴作戰,也不想變成太監!

東方朔來到長門宮的時候,雲琅快要認不出他了。

「無論如何,先讓某家吃一頓飽飯,而後,要殺要剮隨意就好1

蓬頭垢面的東方朔,見到雲琅,先不感謝雲琅對他的救命之恩,而是先要吃的。

一鍋湯麵條下了肚子,東方朔嘴裡咬著一根雞腿道:「聽說我是來這裡造馬車的?」

雲琅咬牙切齒的道:「準確的說,你是在偷我家的馬車1

「好東西藏起來可不是君子的行為,曉諭天下,造福天下,才是我輩讀書人該乾的事情。」

「你就不感到慚愧?那是我的心血藹—」雲琅暴跳如雷。

「某家幫你將四輪馬車施行天下,你該感謝某家才對,知道不,某家已經註明此車名曰——雲氏車。

日後雲氏車遍行天下,你雲氏之名也將名揚四海,為此事我已經身陷囹圄,你居然不知好歹的怪我幫你1

雲琅的眼睛瞪得如同牛眼睛一般大,怒道:「你的意思是,我救你純屬必然,是對你幫我的一種補償,而不需要感恩戴德是不是?」

東方朔吃完了雞腿,把身上的臟衣服丟掉,一邊光著屁股往溫泉水渠走,一邊道:「我本來準備用威脅那些侏儒的方式讓陛下注意到我,為了酬謝你前些日子對我的照顧,我特意選擇了四輪馬車這個有爭議的事情來做。

如果不是為了幫助你,你覺得為吃飽了撐的去觸犯律法?

現在好了,阿嬌貴人要四輪馬車,也就是雲氏車,只要這一輛馬車造成,效仿者一定會遍布天下,你雲氏的名聲,自然就起來了。

等我洗完澡好好的想想你該給我多少錢才能彌補我的損失。」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