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十七章真的在賣燒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真的在賣燒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十七章真的在賣燒餅

「我知道讓將士們去賣燒餅這很丟人,真的很丟人,但是啊,我們必須得承認一個事實。

來這裡的軍隊,哪一支我們也打不過。

既然戰場沒有我們的份,我們自然不能白來,我們的目標既然是戰馬跟鐵鎧,那就直奔這個目標前進就是了,更何況我們已經弄到了一百二十匹戰馬。

這是好事情埃

這場大戰下來,你們看著,一定會死傷慘重,這是陛下跟藩王們的一次大決鬥,陛下只有贏了這場決鬥,才能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與匈奴作戰的戰場上來。

那些藩王也能安靜好多年。

所以,這是一場內戰,很沒意思的內戰,雖然戰勝的一方肯定會獲取無數的功勞跟賞賜,實際上,這是一場沒有什麼意義的戰鬥。

不管誰殺死了誰,都沒有什麼榮耀好讓你炫耀給子孫聽。

別人死傷慘重還不一定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咱們只要按照我說的去做,收穫一定會非常的大。

你們知道不,以前的時候,有一個地方被人發現了黃金礦,然後很多人都去那個地方挖礦。

有一個聰明人到了金礦之後發現,來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有的挖到礦了,有的沒有。

於是他就在那個地方修建了一個食肆,一個賣雜貨的店鋪。

後來,人們把那裡的金礦挖光了,極少的一部分人成了富翁,有些人一無所獲,還有一些人死在了那裡。

而那個開店鋪的人你們猜怎麼著?嘿嘿……他從那些挖金礦的人身上賺到了別人一輩子做夢都得不到的金錢。

他的收穫甚至超越了那些挖到金子的人……現在,我們就要做那個開店鋪的人。」

李敢抓抓腦袋道:「那個人真的賺到了錢?」

雲琅肯定的點頭道:「比所有人都多。」

曹襄皺眉道:「我們也能賣東西給雷被他們嗎?」

霍去病嘆口氣道:「陛下需要那些人死戰到底,如此才有機會把他們全部殺死在虎地。如此,陛下才能清除心腹大患,從而讓天下諸侯國一心一意的侍奉陛下。」

曹襄無所謂的一笑:「也就是說,我們支持雷被血戰到底不但無罪反而有功?」

雲琅笑道:「不能這樣干,以後我們還要在長安活人呢,不能把軍隊里的所有人都推到我們對面去,即便是為了陛下也不值得我們這樣做。

不過,在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勸降,也能收攏雷被的傷兵,不過,我估計那些人投降的可能性不大,沒有一點把柄,城陽王不會把他們帶到長安來的。」

其餘三人對於雲琅說即便是皇帝也不值得他們站在所有軍隊的對立面的話,有些不以為然,不過,他們都沒有爭辯,也沒有糾正雲琅這句大逆不道之言。

窯洞外面的細雨依舊下個不停,霍去病,雲琅,曹襄李敢離開了自己的窯洞,去了軍中,趁著下雨,跟屬下們談笑言歡,臉上看不到一點沮喪的神情。

士氣很重要,不論幹什麼士氣都非常的重要,有了士氣,即便是不好乾的事情,也可能被所有人的熱情融化難關,最終闖開一條金光大道。

「司馬,我們真的要去賣燒餅?」

「胡說,我們不但要賣燒餅,還要賣餛飩,賣麵條,賣滷肉,賣油餅,只要是能賺錢的我們都要賣。」

「那些軍漢們沒錢……」

「我們也不指望要錢,沒錢可以用戰馬,鐵鎧換錢,他們不就有錢了?」

「啊?我們到底是賣還是買啊?」

雲琅哈哈大笑,招招手讓窯洞里的所有軍卒把腦袋湊過來,神神秘秘的小聲道:「我們把軍寨賣了一百二十匹戰馬的事情你們知道吧?」

眾軍卒齊齊點頭。

「我們勞累了一天一夜修建起來的營寨你們覺得在長安能換到一百二十匹戰馬?」

眾軍卒齊齊搖頭。

雲琅笑道:「以咱們現在的裝備跟武技我們能從淮南八駿之首的雷被手中奪來一百二十匹戰馬嗎?」

一個少年咬牙道:「現在不成,等我們力氣長成了,就能成1

雲琅滿意的拍拍少年人的肩膀道:「說的太好了,我們現在衝過去跟雷被作戰,即便是損失慘重了也不一定能拿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如果你們在沒有成長起來就戰死在這裡,說實話,咱們的將主可能會活活的痛死。

這時候我們就要想辦法了,我們是什麼人?羽林軍,長門宮衛,不說別的,僅僅是見識,你們覺得外面那群農夫,廝殺漢能跟我們這些天子近衛相比嗎?「

眾軍卒齊齊搖頭,羽林,長門宮衛都有自己驕傲的過去,如何能容忍那些廝殺漢小看他們。

「更別說外面的那群胡人了,既然我們一個破營寨就能換取一百二十匹戰馬,那些你們平日里吃習慣的食物,你們覺得那些吃慣了豬食傢伙們會不喜歡?」

一個老成的長門宮衛笑道:「別說他們,我每次休沐的時候都會從軍中淘換很多油餅,包子,滷肉回去,老婆孩子別提有多喜歡了,呃——司馬,我真是淘換的,不是偷。」

雲琅佯怒道:「偷就偷,說什麼淘換,以後不許了,喜歡吃就自己做去,少拿兄弟們的口糧。」

「是兄弟們吃剩下的……」

「滾,現在沒工夫教訓你,我們繼續說買賣,剛才說哪了?」

「您說那些粗漢跟鬍子一定會喜歡我們的吃食。」

「那是當然啊,你們想想,剛從戰場上下來的軍卒們最喜歡幹什麼?」

「去青樓……」

「滾,是吃一頓好吃的!死裡逃生出來的人,最不在乎的就是身外之物。

甲士的腦袋是軍功,這個東西我們可以不要,可是他們從戰場上繳獲的碎鎧甲,爛兵刃,活的戰馬,死掉的戰馬,對我們可都有大用。

咱們這段時間修整自己兵刃鎧甲的時候,是不是經常因為沒有好一些的材料彌補而煩惱?

現在不用了,只要我們把那些人從戰場上弄回來的東西換回來,嘿嘿,七拼八湊之下,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副屬於自己的鐵鎧,修造一些屬於自己的兵刃,我們每人都會有戰馬,不用再騎著騾子,驢子練習衝鋒陷陣了。

最妙的是,我們不用上戰場,可以近距離的觀摩那些人是怎麼作戰的。

看鬍子怎麼作戰,看甲士怎麼作戰,看他們的陣型,衝鋒的方式,看如何應戰,如何進攻,如何撤退,弩箭何時覆蓋,騎兵何時突擊。

等我們看完了,本事也就長了一大截,等我們以後要面臨真正的戰陣的時候,心裡就會有數,知道怎麼應對。

這種臨陣觀摩的機會可不是什麼時候都有的。」

雲琅說的這些話,同一時間也通過霍去病,曹襄,李敢三人的嘴巴很快就蔓延到了全軍。

等雲琅四人說的口乾舌燥,從軍卒們的窯洞里出來之後,四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一下,不約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雲琅說的那些話是實話,也是真話,只是換了一種說話的方式,就很自然的將羽林,長門宮衛們放在更高的一個層次上,不但滿足了他們的虛榮心,更是讓他們忘記了自己馬上就要干賣燒餅一類的賤役。

「現在我們幹什麼?」曹襄笑著問道,剛才對軍卒們宣講大道理的時候,那些大道理也說服了他。

「現在就要去病出馬了,去告訴兩邊的人,騎都尉是來觀戰的,不是來搶奪寶貝的,更不是來偷襲誰的,先把自己從這場戰事里摘出來,然後再論其它。

大家好好地睡一覺,我覺得只要這場雨停了,戰事說不定就要開始了。」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