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二十三章不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不安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二十三章不安

以前看歷史或者的時候,雲琅對於戰爭的理解不是大勝,就是大敗,那些著名的戰役構成了中國歷史最輝煌燦爛的篇章,也構成最讓人熱血上涌的橋段。

今天發生在眼前的這場戰事,雲琅卻沒有從中看出任何美感來,除了兩條腿抖動的厲害之外,就是對自己貿然答應霍去病殺匈奴建功立業這事也有著極為強烈的後悔之意。

沒人告訴他,一場千把人的戰鬥會中午廝殺到傍晚依舊不分勝負,也沒有人告訴過他,刀子把敵人的胳膊都砍斷了,那個受傷的傢伙也會哭喊著衝上來用牙咬……

從天而降的巨石掉誰身上,就算誰倒霉,亂跑的無主戰馬會變得非常狂暴,即便是地上的屍體它們也要狠狠地踩幾腳。

人對人的殘酷在這裡表現的淋漓盡致,雲琅不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整天看一群人怎麼琢磨著殺死另外一群人,時間一長就感到非常的厭倦。

「有一個人的腦袋被砍掉了,你看,那個傢伙被長戈刺進了肚子,天啊,長戈的橫枝把他的腸子掏出來了……」

曹襄的臉色慘白,嘴裡不斷地絮叨著,到了最後,沒人能聽懂他都說了些什麼。

這幾天下來,霍去病的神色越來越凝重,雲琅的臉色越來越黑,李敢越來越興奮,至於曹襄,其餘三人認為這傢伙已經死掉了。

中午的時候太陽出來了,陰雨連綿的天氣一瞬間就停止了,只是這裡的太陽剛剛露頭,大地就變得燥熱起來。

也是,農曆四月的關中,麥子都已經有一尺高了,前幾日的陰冷才是反常的氣候。

或許是太陽出來了,兩軍都沒有了繼續戰致,不約而同的鳴金收兵。

很奇怪,收兵的金鑼一響,正在惡鬥的兩方軍卒同時罷手,即便刀子已經砍到敵人的脖子上了,那個軍卒也會毫不猶豫的收刀後撤,而且是大搖大擺的轉身離去,似乎對煞淺5姆判摹

「這就不是一個完整的作戰樣子1霍去病咬著牙重重的一拳砸在低檔流矢的盾牌上。

雲琅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這裡的戰爭像是一場遊戲,可是死去的人確實死去了,如果說這裡是真正的戰場,這些作戰經驗極為豐富的甲士,卻似乎很厭煩這裡,作戰的時候雖然勇猛,退下來之後就沒有半點的鬥志了。

一個鐵盔丟了過來,雲琅探手捉住,那個丟頭盔過來的甲士,從笸籮里抓了兩個油餅吃著就離開了,他好像對雲琅也沒有什麼好感,如果不是因為這裡的食物太好吃的話,沒有人願意來到他們這群觀看他們死戰的人身邊。

雲琅制定的價格就成了一個大笑話,沒人遵守,那些從戰場上退下來的甲士,隨便往籮筐里丟點東西,然後就自己去笸籮里拿自己喜歡的食物。

「這是一個好漢,剝掉他盔甲的時候不要壞了他的屍身,然後找個不錯的地方把他埋了吧。」

一個鬚髮花白的老甲士拖著一具屍體的腿走了過來,將屍體放在攤子跟前,抓了兩個肉包子之後對雲琅道。

雲琅解下酒壺遞給老兵道:「喝一口,潤潤嗓子。」

老兵吃了一個包子,想了一下接過雲琅的酒壺,喝了一口砸吧一下嘴巴道:「好酒。」

雲琅笑道:「喜歡就喝光。」

「你們這群小崽子留在這裡做什麼?做生意?」

雲琅回頭瞅瞅騎都尉的少年人道:「想看看前輩們是如何作戰的,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戰鬥的規律,然後好訓練他們,將來上戰場也能少折損幾個人。」

老兵長出了一口氣,又咕咚喝了一大口酒道:「哦,這就能說話了,還以為都是些富家子來看我們這些廝殺漢拚命呢。

既然是在學怎麼作戰,那就沒問題了,只是你們只看不去戰場沒有大用。

作戰這種事是看不會的,只有上戰場才能知道其中三味,一千個人上了戰陣,活著回來八百,這八百人就是合格的軍卒,再上戰陣,回來五百個,這五百個就是一般的精銳,精銳再上戰場,回來一百個,這一百個就是精銳中的精銳。

捍卒都是這麼出來的,沒聽說是看出來的。」

雲琅吞咽了一口唾沫,他相信這個老傢伙說的是實話,而且是大實話。

他很想把這個很有思想很有見識的老傢伙留下來,可是,話還沒有出口,那個老傢伙就喝完了酒壺裡的酒,把酒壺還給雲琅,然後就拖著自己的長刀走了。

今天的食物很快就沒有了,畢竟這麼一場惡戰下來,雲琅收到了很多的破爛。

甚至還有十幾匹受傷的戰馬,每一匹雲琅都看過,戰馬傷的不重,只要盡心照顧,遲早都會恢復。

在雲琅他們準備離開戰場的時候,蘇涼的投石機又開始向那座破爛的軍寨里投擲石塊,又有一些勞役,驅趕著牛車,面無表情的走進戰場,去打掃已經狼藉一片的戰常

一個黑甲人,在一群近衛的護衛下,漫步在殘破的軍寨內,頭頂上不時有巨石呼嘯而過,他似乎並不在意,而是站在一個缺口處向外看。

他出來的時間並不長,端詳過戰場之後,又看了站在山頂上的雲琅幾人一眼就回去了。

「那個人就該是雷被吧?你們誰認識?」

霍去病搖頭道:「不認識,蘇將軍應該認識。」

蘇涼並沒有看見這一幕,對他來說,今天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你們覺得他明天會如何應對蘇將軍的進攻?」

「明日就該是決戰了吧?軍寨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那些民夫正在清理戰場,應該是在為騎兵衝鋒掃清大路呢。」

「按蠟已經不足為依託,雷被為什麼還要死守這裡?他的地利優勢已經沒有了。」

霍去病沒有參與雲琅,曹襄,李敢的討論,重新看了一遍戰場笑道:「我們回去吧,雷被想要幹什麼明天就清楚了,反正不關我們的事情。」

聽霍去病這樣說,雲琅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因為他每回這樣說的時候一般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常

不安地感覺從霍去病說過那句話之後就一直籠罩著雲琅,即便是晚上睡覺前,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寒意也沒有消退。

窯洞沒有門帘子,皎潔的月光自然就照耀在雲琅的床頭,今晚的月亮很大,很圓,窯洞外面再也不是前些天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模樣。

雲琅披衣坐起,穿好鞋子來到窯洞外面,一般來說,只要霍去病不試驗投石車,這裡還是非常安全的。

今晚的值星官是霍去病,他剛剛巡視完軍伍回來,見雲琅站在院子里,就奇怪的問道:「你平日里不是天黑就睡了,今天睡不著嗎?」

雲琅拍拍太陽穴道:「感覺很不舒服。」

霍去病抬頭瞅瞅天空玉盤一般的月亮笑道:「月色有些擾人清夢,把帘子掛上繼續睡吧,三更天你就要起來準備明日換東西用的食物,到時候月亮就會下山,你想睡都睡不成。」

「你說蘇將軍會不會趁著月色好去偷襲雷被啊?」

「不會,月色太好,不好偷襲,蘇將軍也是百戰名將,他的營寨一定會布置的很妥當,不可能給雷被機會的。

晚間作戰很麻煩,敵我難辨,一個弄好反而會把自己人陷進去,不過,這樣的大月亮晚間,最容易出現的是營嘯,也是將官們整夜巡邏的時候。

絕對不是一個好的偷襲時機。」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