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二十九章 心底的慾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心底的慾望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十九章心底的慾望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將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這句話雲琅是知道的,而且知道的非常清楚,更加知道沒有人能夠輕輕鬆鬆的就成功。

在後世,也許有一些站在大風口就能輕易飛起來的豬,在大漢時代,沒有這樣的可能,哪怕是韓嫣這種以男色娛人的男子,付出的也不僅僅是他的肉體。

雲琅沒有想到自從他來到大漢國,從來就沒有遇到什麼可以輕鬆完成的任務。

始皇陵的重任剛剛告一段落,就開始了另一段絕對不會讓人愉快的跋涉。

如果說始皇陵這樣的任務還算是正常,那麼,現在開始的任務對他來說就是泰山壓頂。

他勉強支撐了一陣子,就被這座泰山給生生壓垮了。

天剛亮的時候雲琅就醒過來了,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目前的生活,覺得這樣下去,遲早有一天,他會死掉的。

他總覺得這個世界與他毫無關係,這裡的人或許在理論上與他有血緣關係,可是,那一絲血脈未免過於單薄了。

「虧大了礙…」雲琅輕聲對自己說。

孤獨的躺在一個清爽的帳篷里,威風拂起了紗帳一覺,讓他輕易地就看見了外面明媚的陽光。

一叢小草正在帳篷的外面茁壯成長,頂芽上還掛著一滴露珠,露珠晶瑩剔透,光華流轉。

雲琅哀怨的看著那顆露珠,眼看著它逐漸變大,最終小草的頂芽不堪重負,一低頭,那顆露珠就掉在了地上,然後就與潮濕的地面融為一體。

有一雙大手出現在那個缺口處,用力的將紗帳壓平,並放上一塊石頭。

紗帳隔絕了雲琅的目光,雲琅也閉上眼睛,他還想再睡一會。

清醒與昏睡其實就隔著一雙眼皮,睜開眼就代表清醒,閉上眼睛,世界就變得混沌,都是看腦子的意願而已。

霍去病將紗帳壓好之後,就走了進來,見雲琅依舊在昏睡,遂低聲道:「四天了,我們要回家了,你繼續睡,我給你弄了一個馬車,鋪的厚厚的,你睡醒了,也就到家了。」

雲琅睜開眼睛,霍去病愣了一下,神色有些尷尬,雲琅笑道:「睡醒了,能騎馬回去,馬車還是留給那些傷兵吧。」

霍去病看看雲琅清澈的眼睛也跟著笑了,指指外面道:「我去看看曹襄他們準備好了沒有。」

雲琅捶著僵硬的腰肢下了床,低頭嗅嗅自己身上,皺皺眉頭,就戰備再去洗洗,睡覺之前,雖然洗的很乾凈,可是血腥氣依舊沒有徹底的清除掉。

站在帳篷外面伸一個懶腰,就有軍卒過來聽候使喚,以前的時候,他們可沒有這麼殷勤。

聽說雲琅要洗澡,立刻就有一群軍卒忙著去張羅,雲琅自己面前已經多了一張桌子跟凳子,桌子上擺滿了食物。

沉睡了四天,雲琅的肚子早就癟了,顧不上洗漱,就狼吞虎咽起來。

一張油餅下肚,再喝一口米粥,雲琅滿意的快要呻吟起來的時候,就看見劉陵從窯洞里走出來,朝著雲琅盈盈一禮道:「劉陵謝過司馬妙手活命之恩。」

雲琅吞下嘴裡的米粥道:「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我不介意多救一個人,不論他是誰。」

劉陵幫雲琅重新裝了一碗米粥放在他面前道:「仁者無心,受者感恩,世間的事情本不過如此。」

雲琅瞅瞅自己碟子里的小塊豆腐乳笑道:「聽說豆腐是你父親造出來的?」

劉陵順勢坐在雲琅對面皺眉道:「說來也怪,豆腐確實是我父王門客所造,據我所知,秘方至今尚未泄露,長安三輔的豆腐卻賣的紅紅火火,小女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雲琅用大拇指驕傲的指指自己道:「是我造出來的,不但造出來了豆腐,也弄出來了豆腐乾,豆腐皮,以及這種鹽豆腐,佐食稀粥最是美味,翁主不妨嘗嘗。」

劉陵最讓雲琅欣賞的一點就是不做作,很自然地取過一個碗裝稀粥,很自然地取過一個油餅咬了一口,也很自然地學著雲琅的樣子將豆腐乳抹在油餅上,然後一起吃,而後再喝一口粥。

她吃的很是享受。

如果不是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曾經用身體誘惑過雲琅他們的話,雲琅認為劉陵是一個很好的談話人眩

「家父的門客僅僅是製造出了豆腐,而且味道很難讓人接受,我曾經吃過幾次,每一次都偷偷吐掉,父親很生氣,就會勒令我把自己餐盤裡的豆腐全部吃掉,一塊都不許剩下。」

「呵呵,你有所不知,豆腐可是一個好東西,站在醫家的角度來看豆腐,這東西可是可以媲美肉食的東西。

我大漢子民,沒有機會吃到更多的肉食,因此,基本上都患有夜盲症,兩隻眼睛到了晚上,就什麼都看不見,那些胡人不同,他們的食物大多是肉,奶,所以啊,他們就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實際上,食肉的野獸在視力這一道上,都比食草的畜生好得多。

現在有了豆腐,於情於理我們就一定要多吃,吃豆腐要比吃豆子好的太多了,不但沒有了脹氣的後患,還把豆子變得更加美味。

就農桑一道來說,種過豆子的土地,來年再種糜子,麥子,小米,一般都會獲得豐收。

很神奇吧?」

劉陵仰慕的瞅著雲琅道:「您真是太博學了,相比之下,家父的那些門客應該全部剁碎了喂狗。」

雲琅大度的擺擺手道:「不能因為我知道的多,你就高看我一眼,也不能因為你家的門客知道的少,就拿去剁碎了喂狗。

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如果你覺得一個人好像沒有用處,那麼,你一定要問問自己,把他放在合適的位置上了沒有。」

劉陵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掩著嘴巴對雲琅道:「小女的身體還未痊癒,雲郎若有什麼心思,不妨等小女身子痊癒之後,再論不遲1

說完話還嫵媚的瞅了雲琅一眼又道:「能否勞駕司馬為小女查一下患處是否已經痊癒。」

雲琅避開劉陵帶鉤子的目光,皺眉道:「想要痊癒,沒有那麼容易,我半個時辰後會查看你的傷勢,然後再決定你是否能夠承受得住長途跋涉之苦。「

劉陵笑道:「小女恭候1

看著劉陵慢慢的回到窯洞,曹襄的腦袋從雲琅的肩膀後面探出來,同樣瞅著遠去的劉陵道:「就她這個樣子,你應該能折騰死她吧?」

「什麼意思?」雲琅對曹襄的話非常的不解。

曹襄揉揉鼻子道:「你洗完澡之後就發狂了,大喊著要把劉陵那個啥死,我們拖都拖不住啊,去病還要我們兩個去把劉陵的侍女抓住,好方便你行事,如果不是看劉陵傷的太重,兄弟們一定會滿足你的要求。」

雲琅痛苦的閉上眼睛,呻吟出聲:「我還幹了什麼?」

「脫光衣服在軍營里遛鳥算不算?」

「還有呢?」雲琅咬著牙齒問道。

「有啊,唱歌啊,還不錯,什麼妹妹你坐船頭,哥哥我岸上走,還有什麼天黑親個夠之類的,話語直白,意思明顯,哥哥我聽得熱血沸騰啊,就是你後來不唱了。」

雲琅的手開始發抖……顫聲問道:「還有什麼?」

曹襄學雲琅的樣子聳聳肩膀道:「沒了,然後你就睡得跟豬一樣,一連睡了快四天,我跟去病每隔一個時辰就要去探探你的鼻息,看你死掉了沒有。

哪怕你發瘋,也比你死死的沉睡好他娘的一萬倍埃」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