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三十六章嘗到甜頭的阿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嘗到甜頭的阿嬌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三十六章嘗到甜頭的阿嬌

蘇稚在觀察雲琅的同時,雲琅也在觀察蘇稚。

雲琅就是憑空一躍,就突然出現在驪山的,所以,他對所有沒名堂的人都非常的關心。

在確定蘇稚不是跟自己同一個來路之後,他就想看看蘇稚是如何來掩蓋自己身份的。

什麼醫家之女,什麼一覺睡醒,全家都不見了,什麼李沮的好友。

這一切明顯都是虛構出來的。

從長安到代國找李沮求證,一路上至少需要兩個月的時間,雲琅覺得蘇稚能在長安停留的時間,估計也只有兩個月。

超過了這個時間,對蘇稚來說是非常不安全的。

不知為什麼,一個男子滿嘴胡柴很容易把自己弄成千夫所指,相反的,一個女子胡說八道就很容易引起別人的同情,而且還是因為謊話引起來的同情。

男子一般很倒霉,為了女子而死會被認為是一種大丈夫有種的表現,如果讓一個女子為男子而死,這就糟糕了,那個男子即便是活下來了,一個貪生怕死的污名恐怕是洗刷不掉了。

在雲琅看來,蘇稚應該不會是來要他命的人,只要她不是來殺人的,雲琅就很想把蘇稚的表演從頭看到尾。

直到現在,蘇稚表現的可圈可點,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女正是最能激發男子保護慾望的年紀。

而她表現出來的有異於其餘女子的大度,自信,爽朗,活潑更是讓人從心底里對這個小姑娘產生好感。

餓了,就是餓了,拿起東西就吃,不做作,不偽飾在任何地方都表現的如同在自己家一般自在。

如果一個男子這樣做會被攆出去,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這樣做,就只會讓人生出憐愛之心來,尤其當這個小姑娘還長的非常漂亮,憐愛之心就會加倍。

雲琅現在沒時間去關注這個奇怪的小姑娘,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阿嬌邀請他吃飯。

阿嬌請人吃飯一般是不管時間的,也不會理睬你是不是剛剛吃過,只要她發出了邀請,那個人就得來。

她處在萬人中央的時候是這樣霸道,身處冷宮的時候同樣如此。

只是現在顯得尤其霸道。

雲琅穿過麻籽地來到長門宮的見到阿嬌的時候,他就深深的嘆了口氣,別的女人都是越長越老,她不一樣,竟然越長越年輕,可能是天天在溫泉里游泳的緣故,溫泉不但消耗掉了她身上多餘的脂肪,水流還重新塑造了她的身體,讓她顯得更加年輕,身段也變得更加妖嬈。

這就是一個集天地靈秀於一身的女人,天底下的好事全部都被她一個人佔盡了。

雲琅無論如何都想不通,一個大口撕扯肥雞的女人,為什麼她的身材會如同魔鬼一般玲瓏有致。

「低著頭幹什麼。」阿嬌丟下手裡的雞骨頭,對雲琅道。

「一月不見,您更加光彩照人了,小子還是少看幾眼比較好,看多了,陛下可能會挖掉我的眼睛。」

雲琅選擇了老實回答。

「哈哈哈……」阿嬌笑的豪邁異常,很奇怪,這種很男性化的動作放在別的女人身上可能很不協調,放在阿嬌身上就顯得理所當然。

「我家的雞鴨鵝也開始下蛋了,建章宮吃不了那麼多的雞蛋,你說怎麼辦?」

雲琅笑道:「好辦,從明天起,長門宮的雞蛋直接供應建章宮就好,雲氏的雞蛋就在集市上售賣。」

阿嬌丟下手裡的雞骨頭皺眉道:「這樣一來你家賣雞蛋的錢可就會少一半多。」

雲琅幽怨的瞅著阿嬌低聲道:「無妨1

阿嬌聽雲琅這樣說,一下子就來了興緻,追問道:「說說,你就不是一個願意吃虧的人,這中間可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勾當不成?」

大長秋雙手插在袖筒里,仰頭看著天空,他似乎忘記了雲氏每賣一次雞蛋就要分給長門宮一半錢財的事情,他更加忘記了雲氏每賣掉一批雞蛋,還要分給商賈一分的事實。

再加上雲氏每個月都要孝敬那些貪婪的小黃門不菲的金銀,賣給皇家的雞蛋,看似賣了高價,整體算下來,還真的不如放在集市上售賣。

反正,在大漢國,雞蛋與金銀一樣都是硬通貨,還不至於出現買不掉最終壞掉的場面。

「雲氏小門小戶的,跟皇室做生意,總覺得脖子上涼颼颼的,家裡的人口簡單,少賣幾個錢不妨事。」

阿嬌煩惱的有些幸福,將身體靠在軟塌上懶懶的道:「我也沒想到家裡的那些雞鴨鵝,一天居然能下那麼多的蛋。

問過陛下了,陛下說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是宮中每個人的飯食都是有規定的,不宜破戒,免得壞了規矩,哪怕雞蛋多出來了也不成。

不過呢,陛下也說了,這絕對是好事,不會讓你雲氏吃虧,辛苦養的雞下的蛋,不能放壞了。」

雲琅很害怕官家插手自己的經營,一旦官家插手了,雲氏就距離破產不算太遠了。

「微臣感謝陛下仁慈,只是雲氏不能總是依靠陛下扶持,這樣不是走遠路的法子。

想要大漢真真切切的有吃不完的雞蛋,還需要雲氏自己想辦法,如此,才能走的長遠。」

「算了吧,你就是不願意讓官府摻和進來是不是?好吧,既然是我家的雞蛋擠兌了你家的雞蛋,就讓你得意一次,你雲氏的雞蛋可以自己處理,如果處理不完,還是賣給陛下,他總有法子處理的。」

阿嬌說的理直氣壯,絲毫不以逮著皇帝一個人坑為恥。

雲琅抓抓後腦勺瞅著阿嬌道:「這麼說,您家裡的這一季春蠶絲……」

「賣給了陛下1

「那些不下蛋多出來的公雞公鴨子,公鵝……」

「也賣給了陛下吃肉。」

「您去年冬天的時候還養了很多的豬羊,莫非也賣給了陛下?」

「那是自然,除了陛下,還有誰有資格吃我阿嬌莊園的產出?」

「那是,那是,您只需要陛下這麼一個客商就好,只是,您難道沒有想過把生意做的大大的,賺數之不盡的錢財,然後在陛下財貨緊張的時候拿出來幫陛下支應一下國朝的開支?」

阿嬌聽雲琅這麼說,一隻手杵在桌案上,用拇指食指摩挲著光潔的下巴,想了一下對大長秋道:「你去告訴東方朔,問他有什麼辦法能夠讓長門宮的產出繼續增加,如何才能讓我長門宮賺更多的錢財。

他如果想不出辦法,你就直接抽他鞭子,直到他想出來為止1

雲朗聽阿嬌這麼說,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東方朔這傢伙講古,辦事還算不錯,要他倉促間幫阿嬌想出一個或者幾個賺錢的法子,這是再難為他,估計這鞭子他是挨定了。

「其實想要賺錢沒有您想的那麼艱難,只要您以後不要再賣絲線,而是賣綢布,這樣您就能多賺一倍的錢,如果您再把絲綢製作成漂亮的衣衫,讓所有貴婦來買,您又能在賣絲綢的基礎上再多賺三倍,乃至十倍的錢。

如果您能將養蠶的規模擴大十倍,百倍,您就能壟斷長安三輔的絲綢買賣。

您只要想一下就知道,買賣絲綢或者漂亮衣衫賺到的錢,可能不比長安三輔一年的歲入少1

「能賺這麼多?」阿嬌有些不相信,就把目光投在她一向信任的大長秋身上。

大長秋躬身道:「回稟貴人,雲琅所言極是,長門宮,雲氏今年春蠶蠶絲的數量就有足足六萬兩千束,就這,已經是長安三輔最大的蠶絲供應商賈了。

長門宮賣掉絲線賺到的錢,足足有長安三輔夏稅的半成,如果明年我們繼續增加桑蠶飼養的數量,再修造織造所,媲美長安三輔的歲入,並非遙不可及。」

阿嬌黃鵠矗雙手叉腰意氣風發的道:「就這麼決定了,我們明年,繼續多養桑蠶,多養雞,多養豬羊,哈哈,如果阿彘庫房裡的錢財還不如我這裡的多,我,誰還敢指責陛下來我長門宮次數太多?」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