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四十章新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新身份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四十章新身份

蘇稚的到來,讓雲琅感覺自己的前途一下子變得光明起來。

還以為滿大漢只有他一個人來歷可疑面目可憎,哪裡想到,在這個國度里,有這麼多隨時隨地願意把自己跟人群隔離開的人,並且,還都是一群看起來似乎很高明的人。

給自己弄一個合適的,明白的出身,是雲琅一直想要做的事情,現在,一切都完美的被解決了。

從蘇稚的行為中可以看到,她為自己的身份驕傲,並且認為只有跟她一樣來自奇奇怪怪地方的人才配跟她成為同伴。

她的這種驕傲感雲琅不知道是從哪來來的,反正,她們璇璣城對自己人的愛城主義教育做的不錯。

天上掉下來了一個小師妹,雲琅就決定拿出渾身解數來好好的討好一下他的這個便宜師妹。

從軍中回來的霍去病,曹襄,李敢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雲氏的那顆大柳樹底下,一個穿著鵝黃色衫子的小女子毫無形象的盤腿坐在一張長條桌後面。

在她的面前,有一個淡白色的玉盤,盤子上放著兩塊糖醋排骨,第三塊則被蘇稚拿在手裡大嚼。

玉盤邊上,更有無數的陶盤,但凡是雲氏能見到的美食,全在這些陶盤裡。

雲琅手裡還端著一個盤子,正在用一種近乎寵溺的目光瞅著埋頭大吃的蘇稚。

「吃的慢一些,如此才能品味出好滋味來,喝口芙蓉湯壓壓油膩。」

蘇稚三兩口吃光了糖醋排骨,立刻就把目光投注在雲琅端著的盤子里滿懷期望的道:「這又是什麼?」

「香腸,還是過年的時候灌裝的,裡面添加了山茱萸,味道很奇特,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

蘇稚小狗一般的在盤子上嗅嗅,立刻鼓掌道:」味道好特別啊,我要吃0

雲琅用一柄小刀,切開了香腸,明亮的油脂立刻就流了出來,山茱萸,花椒的香味也就散發了出來,蘇稚迫不及待的夾了一塊放進嘴裡,小小的嘴巴鼓起來一個包,閉上眼睛仔細的品味,就在這一刻,她已經完全沉浸在食物帶來的快樂之中。

曹襄走過來想要弄一塊香腸吃,這東西他過年的時候吃過,只是吃過一次,雲琅就說太少,再也沒讓廚娘給他做過。

蘇稚驚恐地瞅著曹襄探過來的手,一把抱住盤子,可能覺得不妥,就將吃的只剩一塊的糖醋排骨給曹襄推了過去。

曹襄也不挑揀,抓著最後一塊排骨吃了起來,不這樣不成,雲琅看他的眼神非常的不友好。

「能給兄弟一碗芙蓉蛋湯喝嗎?在軍營里忙碌了大半天,肚子真的空了。」

霍去病走上前來,沒有貿然的去動蘇稚跟前的飯食,而是帶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怪異神色,提出了一個貌似合理的要求。

很快,三碗芙蓉蛋湯就放在三人面前,霍去病,曹襄,李敢就一人捧著一碗蛋湯喝,一面瞅著雲琅殷勤得伺候蘇稚大吃大喝。

蘇稚人看起來小,飯量卻不比曹襄這個大肚漢差多少,人多起來之後,她吃東西的速度明顯在變快,一寸見方的那種紅燒肉,她兩口就吃了下去,而且一連吃了三塊。

「師兄,這是我此生吃飯吃的最痛快的一次。」

裹著肉汁的白米飯一連吞了兩勺之後,蘇稚才含糊不清的對雲琅撒嬌。

雲琅笑眯眯的道:「慢慢吃,別撐壞了,這可能是你第一次吃這樣的飯食,師兄保證這絕對不會是你最後一次吃。」

霍去病的眼睛一亮,瞅著雲琅道:「師兄?」

雲琅笑道:「我師妹來自璇璣城,這事你們知道就好,別說出去。」

曹襄愣了一下,看看蘇稚,又看看雲琅,很小心的問道:「你也是璇璣城的人?」

蘇稚把嘴裡的米飯吞下去之後道:「我師兄來自西北理工,你們不知道嗎?」

李敢傻傻的搖頭道:「不知道1

雲琅笑的燦爛,將手在麻衣上擦拭一下道:「你們也沒問過啊1

曹襄木然的道:「你果然是有來歷的,我母親就說過,大漢國還沒有人能夠教出你這種通才來的人,如果有,我母親不可能不知道。

你弄出來了那麼多東西,比如曲轅犁,比如水車,比如水磨,這些東西不可能是一蹴而就出來的,因該是經過不斷地磨合,調整之後的成熟東西。

你隱瞞了我們這麼久,不該埃」

「你們都不問,我幹嘛要說,送上門的東西你們誰會稀罕,你們難道不覺得這是一個驚喜嗎?

知道了,就要幫我繼續保守秘密,包括我師妹的,你們也知道,董仲舒這群人看我們很不順眼,被人家陷害了,我們可沒地方伸冤去。」

霍去病搖頭道:「山門裡的人在長安雖然不多,卻不是沒有,大家其實都是心照不宣,不說破而已。

朝廷需要各種人才,需要各種人參與國家的治理,陛下也需要傾聽來自所有智者的建議,所以對你們這些山門裡出來的人還是比較容忍的。

董仲舒雖然說動了陛下,然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事情還僅僅是停留在口頭上,陛下還沒有下令執行,所以,你們師兄妹就好好的在雲氏莊園里待著,屁事沒有。」

曹襄道:「不成,不能保密,至少不能對我母親保密,必須先告訴她,免得將來因為身份的事情出麻煩,我母親就算是相幫我們也措手不及。」

雲琅撇撇嘴,瞅瞅蘇稚,蘇稚也同樣撇撇嘴,兩人非常不屑曹襄的說法。

山門中人對朝廷勛貴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當年商山四皓出山,一言不發就逼迫的劉邦改變了廢立太子的想法,只能悲傷的與戚夫人垂淚以對,哪怕明知道他死之後戚夫人母子不可能有什麼好下場,依舊無法改變現狀。

曹襄見雲琅,蘇稚不反對,立刻起身去找他家的家臣,要他們立刻將雲琅,蘇稚的新身份告訴母親。

霍去病指指長門宮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如果我舅母知道的事情,而阿嬌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後果,你應該清楚。」

雲琅笑道:「一會,我們師兄妹要去拜會阿嬌,陳說此事,既然瞞不住了,不妨就說出來。」

「現在就去啊,我舅母就在來上林苑的路上,曹襄派出去的人又騎著快馬……」

蘇稚戀戀不捨的從桌子後面站起來,霍去病立刻就佔領了她的位置,雲琅今天可是將雲家所有的美食都拿出來了,蘇稚即便是能吃,也吃不了多少。

菜式還在源源不斷的上來,全便宜了霍去病跟李敢。

紅袖很開心,對蘇稚的不滿,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山門的人啊,當年她家也有過一個,只是後來不見了。

母親還說,如果河圖先生還在,她們家不至於淪落到被人滿門抄斬的地步。

「小郎,您真的是山門中人?蘇稚小娘也是?」

在伺候雲琅換衣服的時候,紅袖忍不住問道。

「現在,你家小郎不是山門中人也是山門中人了,即便沒有跟腳,我就自創一個,沒什麼大不了的,蘇稚是璇璣城的人,你要是有興趣,就去跟蘇稚學兩手婦科,兒科,她們璇璣城最擅長的就是這個。

家裡婦人眾多,你要是學成了也能幫助大家。」

紅袖搖搖頭道:「我不去,要學也跟著小郎學,您比她厲害多了。」

「你這個死丫頭,別不知好歹,璇璣城的老祖宗是扁鵲,那可是真正的擅長婦科,帶下科,兒科的高手,雖然生死人肉白骨可能有些誇大。

相信一般的病症還真的難不住他們。」

「那也不去,就跟著您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