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四十六章虛假的面具(第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虛假的面具(第三章)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四十三章大局與細節

雲琅覺得自己利用一下蘇稚是完全可以的,卻不能一下子就把她推進火坑裡。

之所以一定要把蘇稚介紹好給阿嬌,就是因為阿嬌那個天知道什麼原因造成的不能生育的毛玻

這方面劉徹絕對沒有什麼問題,衛子夫懷孕生子,張美人也生了一個女兒,所以,有毛病的只能是阿嬌。

阿嬌之所以從皇后的位置上掉下來,根本就不是什麼巫蠱之禍,而是因為無子!

也就是因為無子,才讓阿嬌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才會針對衛子夫那個可憐的婢女。

假如阿嬌有兒子,她依舊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不論衛子夫多麼的受寵,也絕對不會放在她的眼中。

「不要輕易地去給阿嬌看病,更不要給阿嬌出藥方,這一點你一定要記住,只有等你師門的人來了之後,才能由你的師長們給阿嬌把脈。」

吃完飯喝茶的時候,雲琅還是對蘇稚做了交待,這個小姑娘看似聰慧,實際上還帶著濃厚的孩子氣。

「知道了,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傻,今天阿嬌貴人就想要我幫她把脈的意思,被我岔開了。

我知道我不成,你也看不起我,哼,等我姐姐來了,你就會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杏林高手1

「也?這麼說,你姐姐也看不起你的醫術?」

「哼,你們都是一副死樣子,每個人都看不起我,在琅琊,人人都說我姐姐比我強,到了這裡,又有人說你比我強,我倒是沒看出你們兩個比我強在哪1

可能被雲琅說中了心事,蘇稚連最喜歡吃的杏子都不吃了,起身跺跺腳,跑了。

「我還是沒有探聽到西北理工到底是何方神聖,肖先生也說從未聽聞。」

曹襄很煩惱,他第一次覺得自家無所不知的家臣,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三五個人的事情,他們要是知道才是怪事情。」雲琅喝了很隨意的敷衍了一句。

「這麼說,你的師門就剩下你一個人了?」霍去病似乎對這個狀況很滿意。

「沒錯,現在就剩下我一個人了。」

「太好了,有師門是一個好事,沒有師門也是一個好事,前者會有人幫助你,後者沒有人來牽絆你,總之,我覺得你現在的日子應該很好過才對。」

雲琅嘆息一聲道:「你喜歡光屁股打天下,卻不知你本來就不是光屁股的人,你要不是皇后的外甥,大將軍的外甥,你看有人理睬你不?」

霍去病笑道:「你不是也一樣?你要是沒有這一身從師門帶來的本事,就你的所作所為,早就被張湯拉去砍頭了。」

「咦?說起張湯,怎麼這些日子就沒看見過他?」

曹襄張嘴道:「張湯去我大將軍軍中了,同去的還有主父偃,大將軍不願意處瀾傻牟蘋醯特意上書陛下,請陛下派員處置。」

霍去病不滿的道:「你喊我舅舅一聲亞父能死啊?」

曹襄無奈的攤手道:「我沒問題,直接喊大將軍為耶耶也沒問題,可是我家裡還有一大堆姓曹的人,我要是這麼幹了,置他們於何地?」

雲琅不想理睬霍去病跟曹襄之間的那一屁股爛賬,更不想接受李敢的提議,一起打麻將。

今晚的月色很好,有打麻將的功夫不如在莊子里走走。

雲氏莊園的夜晚非常的靜謐,其實,在大漢國最不缺少的就是靜謐的夜晚,這個時候,在別的地方人們已經開始入眠了。

傳統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才是主流。

任何點著明晃晃的油燈不幹正事的人都是異類。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不錯的意境,先生白日里還趾高氣揚,春風得意,現在怎麼變得如此蕭瑟?」

坐在燈光下飲酒的東方朔似乎已經喝了很長時間的酒,醉眼惺忪沖雲琅揚揚酒杯道:「共飲一杯無?」

雲琅搖搖頭道:「不飲,你是故意在這裡等我呢1

東方朔大笑道:「我白日里在你面前趾高氣揚的,就是想讓你來找我理論,沒想到還是被你看穿了。」

「以後有話直接說,如果我沒有猜透你的心思,你今晚豈不是要白白坐在這裡喂蚊子?」

「怎麼可能白白蹉跎歲月,你來,我們共商大事,你不來,我也樂陶陶的自得其樂,沒有損失。」

雲琅指著富貴鎮方向道:「麻煩來自那裡?」

東方朔點點頭道:「阿嬌貴人做事太過霸道,想以一人之力建立一座城市,卻不知,已經快要眾叛親離了。」

「有資格說出讓阿嬌眾叛親離這句話的人恐怕只有館陶公主了,怎麼,她又對阿嬌的事情感興趣了?」

東方朔搖頭道:「館陶不過是一隻腐肉上的蛆蟲,去之不難,難的是那些鼓動館陶鼓噪不休的那些人。

說句實話,世間愚蠢者莫過於館陶,她忘記了她之所以能惡事干盡之後還能逍遙自在,全部托賴於阿嬌。

如今為了少許錢財,就再一次想要戕害自己的依仗,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這麼說,富貴鎮的事情已經壓制不住了,到了必須分一杯羹給別人的地步了?」

「主要是煤石的利益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時間中,突然變成了一樁炙手可熱的財源,已經有人上奏陛下,要將煤石採收收歸國有,依例《鹽鐵專賣》。

富貴鎮之所以能夠繁榮的基石就是煤石,一旦沒有了煤石產業支撐,富貴鎮就沒可能變得富貴起來。」

雲琅笑了起來,坐在東方朔的面前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道:「那就邀請他們進來啊,阿嬌貴人即便沒有煤石利益也無礙,她只要擁有富貴鎮就好了。

煤石現在之所以看起來很值錢,真正的原因就在於煤石太少,我相信,一旦煤石值錢這個事情曉諭天下了,煤石就會層出不窮的被發現。

這個時候,煤石產生的利益才足以動人心。

如果阿嬌能早一天建成富貴鎮,那麼她的地位就早一天穩固,這也是那些阿嬌的追隨者們希望的事情。

這個時候,凝聚人心是阿嬌要做的頭等大事,至於利益,目前還不是阿嬌能考慮的。

我以前就聽一位先生說過,把自己的朋友搞的多多的,把自己的敵人搞的少少的,這本身就是一種成功。」

東方朔點頭道:「道理如此,只是人心難測,更有慾壑難填,一旦尾大不掉,阿嬌豈不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

雲琅一口喝掉杯子里的酒笑道:「做了再說1

然後也不等東方朔追問,就背著手走進了松林。

一邊走一邊笑,東方朔看樣子還算是一個合適的家臣人選,一個小小的富貴鎮就讓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如何為阿嬌鞏固資產上。

卻忘了這個天下實際上是屬於劉徹的。

雲琅完全能夠想象的到,劉徹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會笑的是何等的燦爛。

他才不管富貴鎮最後落在誰的手中,只要富貴鎮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富裕之地,最終的贏家只可能是一個人,那就是劉徹!

阿嬌最不能得罪的人恰恰是劉徹。

所以,阿嬌在很多時候,劉徹的利益是相同的,不管別人如何相爭,只要富貴鎮變成了一個稅源,就是阿嬌的勝利。

雲琅不知道東方朔能不能想通這個問題,只要想通了,他的眼界會一下子擴大很多。

作為後世人,他知道地球是什麼樣子的,知道陸地形態,知道海洋地形,因此,雲琅思考事情的方式與古人有很大的區別,在想一件事情之前,他會考慮大局,然後慢慢的縮小自己考慮事情的範圍,最終落在事情的本身上。

一般來說,大局高於細節,如果大局都錯了,那麼,細節乾的再好,導致的後果也會越發的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