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十一章本源?絕路 (第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本源?絕路 (第一章)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一章本源?絕路

「一花一世界?」宋喬很迷惑,她很想說雲琅是在裝神弄鬼,可是這四個字卻好像非常的有道理,只是她弄不明白道理何在。

「對啊,不同的物種,他們眼中的世界是不相同的,你現在看到的是我們人類眼中的師姐。

然而,對於螞蟻來說,這個世界可能又不相同,不知師妹有沒有聽過一個關於大槐國的奇怪故事?」

「沒聽過。」

雲琅就笑著給宋喬倒了一杯茶,又把一份綠豆糕向她的身邊推一推道:「這東西可是廚娘花了心思的,嘗嘗。」

宋喬拿起一塊綠色的點心放在眼前看了一會,小小的咬了一口道:「我現在相信你真的是學庖廚之術的,就吃食一道上,我沒見過比你更強的人。」

雲琅傲然道:「那是自然1

宋喬沉吟一下道:「你的才能不差,智慧通變也是上上之選,聽你寥寥幾句,就知道你西北理工乃是藏龍虎之地,為何你偏偏選擇了庖廚?」

雲琅輕聲道:「任何學問一旦研究到了高深處,就非常的無聊,也非常的滅絕人性。

僅僅就醫學一道來說,初學者自以為是在治病救人,會感到極大的滿足跟愉悅,比如蘇稚就是如此。

可是,一旦超越了蘇稚的見識,就必須接觸更多的學問,醫學到了精妙處,就不再是一種治病救人的法門了,而是會變成一門專門的學問。

想要把這門學問學通,就必須從本源著手,醫學的本源是什麼?不外乎人而已。

想要了解人,又活生生的人是不夠的,我師兄就曾經將人完整的切開,看血脈,看肌肉,看皮膚,看骨髓,看骨骼,切開腦袋看腦漿,破開肚腹看五臟六腑。

看完了男人的還要看女人的,看完女人的還要看老人,孩子的。

你應該知道,醫學學習他就是一個知識積累的過程,誰的經驗足,誰的醫術就高,這是毫無疑問的。」

雲琅說完這些聳人聽聞的話,卻發現宋喬的臉色雖然蒼白,卻沒有崩潰。

就笑著搖頭道:「看來你璇璣城一脈也是這樣做的。」

宋喬咬著牙道:「藥婆婆切開過屍體。」

雲琅聳聳肩膀道:「這是必須的,也是唯一的路,藥婆婆想要突破她的醫術桎梏,這麼做一點都不奇怪。

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只願意學庖廚之術了吧?跟切割冷冰冰的屍體相比,我更喜歡整治食材,研究食材,在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之後,順便惠及農夫,你不覺得這比學其它的東西要好的多嗎?」

「你還可以學別的?」宋喬不由得閉上了眼睛,她的睫毛又黑又長又彎。

「學鑄劍?自從聽說鑄劍師喜歡把老婆兒子丟進鍊鋼爐的事情后,我就完全沒了興趣。

我要有了老婆兒子,那可是比我性命還重要的東西,寶劍跟她們比起來,屁都不算。

學機關消息?這東西能運用的地方不多,最多的卻是墳墓,要不然就是險關要塞,不論在那一個地方,設置了機關之後,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保密。

這世上還有誰能比死人更能保守秘密呢?

你看看公輸班的後人,現在活的跟鬼一樣,隱姓埋名不說,還要時時提防家學外泄。

兵法?殺人之道,不學也罷!

治世?蠱惑平衡之道,不學也罷!

當庖廚有個好處,那就是不會死,死人沒法子當庖廚,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不論發生了什麼樣的大災難,庖廚都有法子吃飽肚皮。」

宋喬徹底的卸掉幕籬,雙手捧著茶杯道:「蘇稚說你喜歡我,我也能看出來,你似乎喜歡我。

師兄,能告訴我原因么?畢竟我們相處的時日並不長。」

雲琅皺著眉頭想了無數個說辭,最後還是咬著牙道:「你的聲音很好聽。」

「就因為這個?」雲琅的回答完全出乎了宋喬的預料。

雲琅吧嗒一下嘴巴道:「其實這麼說也不是很準確,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眼睛看不見東西,所以就先從你的聲音開始認識你。

而在你來之前,蘇稚就曾說過,她有一個非常好的師姐,不僅僅為人善良,還醫術精深,性格更是好的無以復加。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吹捧你,但是,在聽到你說話的那一刻起,蘇稚說的話在我腦子裡已經變成了現實。

可以說,你先是活在我的心裡,然後才活在我的世界里。再見到你的那一刻,心中的你跟現實里的你重合了,所以,我如何會放過?」

宋喬微微欠身施禮道:「這就是你西北理工的處世之道?」

雲琅笑道:「家師曾經說過,這世上美好的事物太少,一旦發現了就要如同猛虎一般撲上去,一旦錯過,就只剩下回憶跟後悔了,西北理工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追悔莫及1

宋喬無奈的笑道:「師兄錯愛了,宋喬此身已許醫道,人倫之念已經盡去。」

雲琅給宋喬的茶杯倒滿茶水道:「我西北理工曾經流傳著一個故事,請師妹品鑒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道理。」

宋喬展顏一笑,理一理遮住眼睛的頭髮道:「小妹洗耳恭聽1

雲琅整理一下語言,學著宋喬的樣子抱著茶杯道:「西北理工有一個老師兄,我五歲進山門的時候,有人說他已經八十歲了,年紀比我恩師都要老的多。

說起學問,他可能是我西北理工中最博學的一位,但是,他就是沒有法子成為先生,只能一輩子以學生的身份在西北理工里度過了一年又一年。「

宋喬忍不住插話道:「既然學問精深,為何不能成為先生?」

雲琅擺擺手,示意宋喬讓他說完。

「老師兄雖然不是先生,卻做著先生才能做的事,他的學問精深,卻痴迷於微小之物。

而且從年輕的時候就痴迷。

一花一世界就是他常說的話,他認為,人有人的世界,野獸有野獸的世界,那麼,螞蟻,蜜蜂各自有各自的世界也就順理成章了。

於是,老師兄就發出一個猜想,他以為,這個世界是由生命組成的,有大的生命,如老虎,熊羆,人,那麼也就該有小的生命。

他甚至設想,一朵花上面也有無數個生命,這無數個生命也形成了一個生命圈子,在這個圈子裡也有國王,也有大臣,也有百姓……只是我們的眼睛看不見……

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學說,這個學說沒有得到驗證,他就一輩子沉迷其中,不婚不子,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沒有悲傷生命的消失,反而非常興奮的告訴我們,他如果成了鬼,可能就能發現那些微小的生命。」

宋喬聽著雲琅說一門奇怪的學問,聽他說一位契而不舍的學者寧死也要追求真相的故事,眼眶有些泛紅。

一個近乎真實的白髮慈祥老者的音容笑貌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不由得嘖嘖讚歎道:「好一位智者1

「你是這麼認為的?」雲琅瞪大了眼睛瞅著宋喬。

「自然,我輩楷模1

雲琅嘆口氣把一碟子香酥餅推給宋喬道:「想不想知道我師傅是怎麼說我這位老師兄的嗎?」

『怎麼說的?」

「我師傅說,從我老師兄發出一花一世界那句名言的時候啊,他就已經死了,活著的不過是一個軀殼,即便是活著,也不再是人了,而是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相信我吧宋喬,千萬別把自己許給一個冰冷的事物,你的體溫不足以溫暖他,從他那裡你得不到任何的回報。

我知道,血型之說給了你極大的啟發,你想弄明白這裡面的道理,我來告訴你,你是妄想。

每一個人的血看上去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想要辨別出他們的不同,就要看眼睛看不到的差別,這樣做,與我那個老師兄有什麼區別。

已經有一個人去另外一個世界找答案去了,你就好好的生活,比如嫁給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