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十三章兩百里將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兩百里將軍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三章兩百里將軍

如果宋喬背後有人撐腰,依舊高傲的如同公主一樣,雲琅自然會用盡手段來追求人家。

不管怎麼說,追求到了,就是榮耀,將來也好顯擺給孩子聽。

現在不成了,宋喬,蘇稚一下子成了孤兒一樣的存在,再用以前的法子,恐怕威脅的意味要比愛慕的意味多。

即便是成功了,總有一個人覺得委屈,這樣的愛情婚姻,雲琅還不想要,即便再喜歡也不成。

很多時候,對貴女耍流氓,是英雄,對落魄者耍流氓,那就真的成流氓了。

自從知道山門出事之後,宋喬就基本上沒有跟雲琅單獨相處過。

在這段時間裡,雲家的秋糧已經種下去了,去年漚的麻,今年可以往下剝了。

這是一項需要全家老少一起乾的活計。

在水裡浸泡了半年的麻桿,只留下纖維,至於麻上殘存的沒有用的廢物,全部被水給融化了。

長長的麻纖維被扯下來之後,就被婦人們弄成一束一束的,接下來,還要繼續劈分麻線,讓麻線變得很細,紡成線,最後用木槌捶軟,變成真正的麻線,最終會纏在梭子上,被紡織成麻布。

這東西的附加值很少,不過,大漢國九成以上的人就依靠它來遮羞禦寒。

一個農戶,如果總是去購買麻布,會被人家笑話的,農家是最講究自給自足的人家,能在家中解決的事情,就絕對不要借用外在的力量,這是一種共識。

事實上雲家基本上就沒有穿絲綢的人,雖然雲氏現在也出產一些絹帛,卻主要是用來防禦羽箭的。

只要把絹帛織造的厚厚的,密密的,當羽箭射中這種絹帛製造的衣衫,就能有效的抵禦羽箭的傷害,即便是被羽箭射中了,羽箭也會帶著衣料一起陷入肉體,拔箭的時候很方便,遭受的創傷也要小的多。

霍去病原本對此不屑一顧,認為是無稽之談,結果親自試驗過之後,他終於認可了雲琅的做法。

這就讓絲綢的屬性從美觀保暖,變成了輔助防禦,所以,雲家的絲綢不需要織造的多麼美觀,只需要足夠結實,就能體現出絲綢的價值了。

這樣的工藝很適合雲家那些初涉絲綢織造的婦人,雲家今年生產的蠶絲,一束都沒有外賣,全部被婦人們給織造成了厚厚的蠶絲布。

雲琅並沒有立刻將這些絲綢布賣出去,在大漢軍方還沒有認識到絲綢布對於羽箭的防禦能力之前,這樣的綢布還賣不上價錢。

麻布就不一樣,雲家的每一個人身上穿的都是麻布,只是雲家的荒地很少,沒有種太多的麻,所以,連自家人的衣料也備不齊。

雲家地界以外都是荒地,他們卻不能在那裡種任何桑麻,當初田蚡家就是因為在帝陵附近種植了一些桑樹,導致的結果就是身死族滅。

相比有些沉悶的雲家,富貴鎮早就變成了一片工地,那些以背煤石為生的野人,現在偶爾也能出現在工地上找一些活計干。

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了。

沒有獵夫整日里追殺,沒有羽林軍把他們當野獸射殺,現在雖然窮了一些,辛苦了一些,至少能活下去了,這就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

蘇稚,宋喬一次次的去看正在修建的醫館,且久久的不願離去,她們甚至已經計劃好了自己的室。

「雲師兄,我住這間屋子怎麼樣?」蘇稚又一次拿出雲琅設計的圖紙,滿懷期望的問雲琅。

「那間屋子不合適你住,誰家女孩子能住在前樓?哪裡是藥鋪,是放葯櫥,以及製藥的地方,不能見光,所以黑乎乎的,你的屋子應該在後院。

你看,就是有水井的地方,向左六尺之地還有一座眉樓,那座樓才是住人的地方。」

「可是我想住在前面,一打開窗戶就能看見外面的街道,來往的人很多,有好多賣東西的商販,他們的叫賣聲很有趣。」

「笨蛋,只有青樓的女子才會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在高台上,讓別人看,你是好好的閨女,不要太張揚,喜歡看街道就去街道上,大大方方的,你又不是賊1

「好吧,不過,我師姐喜歡左面的這間,她也要住在前樓,你為什麼不說?」

「她不用說,等樓閣院子都修建好了,她自己會做出先擇的,不用擔心。」

蘇稚沒話說了,依舊瞅著雲琅,過了一會咬著牙道:「你現在怎麼不去找師姐了,是因為我們沒師門了嗎?」

這話說的雲琅心頭一酸,拍拍小姑娘的腦袋笑道:「你知道我有多想跟你師姐說話,只是現在不合適,是你師姐不願意多理睬我,我要是上門勤快了,人家就會說我是無賴子。」

「你以前還在路上攔著我師姐說話,現在怎麼就變了?」

雲琅無奈的笑道:「等你師姐以醫術名噪長安城之後,我還會去路上攔她,說不定還會爬他的牆根。」

蘇稚雖然聰明,到底還是年輕,弄不明白雲琅話里的意思,怏怏的去了北樓,她還是覺得雲琅似乎不怎麼喜歡她師姐了。

「一伍,披甲。」

「喏1

「二伍,披甲。」

「喏1

「三伍,披甲。」

「喏1

「四伍……」

今日是騎都尉全軍換甲胄的日子,一千三百副黝黑的鎧甲一字排開,擺放在麻布上,頭盔,胸甲,戰裙,腿甲,腰帶,護心鏡,棉絲軟甲以及兩雙牛皮靴子,就是騎都尉甲士的全副護具。

大漢的鐵鎧事實上已經很不錯了,有騎兵披掛的半身鎧,也有鐵甲步卒使用的蒙面重鎧。

後世常用的步人甲這時候自然是不存在的,雲琅能做的,就是給鐵鎧多配備一副護心鏡,有了這東西保護要害,遇到匈奴人的木棒也能多挨兩下。

人靠衣裝這句話不是白說的,當一千三百六十四人齊齊的披掛完畢之後,驪山腳下就多出來了一支虎賁!

霍去病縱馬緩緩向前,面對這一千三百六十四人沉聲道:「戰馬齊備,甲胄周全,矛戈鋒利,鐵盾堅實,這就是我當初給你們承諾的。

現在,你們給我的承諾呢?」

最前列的百夫長吼道:「將軍破敵,某為前鋒1

隨即,他麾下的軍卒一起吼道:「某位前鋒!死不旋踵1

雲琅見全軍一起開始大吼,就對身邊的曹襄道:「戰馬備齊了沒有?」

曹襄點頭道:「全部匹配了戰馬,戰兵做到了一人雙馬,輔兵一人一匹。」

「這就是說,我們全軍,一日奔襲一百五十里應該沒有問題?」

李敢在一邊道:「差的遠呢,兵法雲,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

想要一日奔襲一百五十里,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即便是我們全部配備了戰馬,也不成。

一千三百多人的大軍全副武裝走一百五十里,跟十幾個人奔行是兩回事。

我們要做的事情還多著呢,不僅僅是戰兵,輔助兵能隨大軍一起行動才算是大本事。」

雲琅笑道:「光是死命的訓練軍卒應該達不到這個目的,我們還需要對器具做進一步的改良。

等將士們熟悉器具跟戰馬了,知道怎麼樣行軍最方便省力,估計就能達到這個目標了。」

做完動員的霍去病回來了,聽雲琅這樣說,皺眉道:「一百五十里不夠,必須在輕裝簡從之下奔襲兩百里才能達到我的要求。」

曹襄怒道:「這不可能。」

霍去病瞅著遠處的軍卒道:「我舅舅說了,只有達到一日兩百里才能對匈奴完成有效地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