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十五章富貴逼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富貴逼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七十五章富貴逼人?

劉徹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他當初能因為汗血馬就派貳師將軍兩次遠征大宛國,最後以極其強硬的手段的獲得了心頭好。

汗血馬終於出現在大漢國的皇家園林里,而大宛國幾乎被滅國,同樣的遠征的大漢將士也損失慘重。

這樣的損失不是因為戰爭收到的損失,而是因為漫長的一萬多里長路。

現在,劉徹因為不喜歡大象,或者是不喜歡趙胡這個人,就想著滅掉南越國。

雲琅盡量的用少年人的心思去考究劉徹,他不願意用成人的心思去思量劉徹的用心。

從長平的口中,他知道了一件事,桂州司馬梁贊,馬服部大軍對桂林的壓迫完全是一個幌子,真正厲害的殺手是潛伏在南越國西邊的樓船將軍楊浦,與屯兵桂陽的弓弩將軍賀壽。

皇帝已經準備好開戰了,現在就等南越王趙胡最後的答覆。

「陛下的準備真是太精妙了,雲琅佩服之至。」

聽完長平的論述,雲琅由衷的讚歎道。

「你們也要去1

「啊?這不好吧,騎都尉的所有訓練都是針對匈奴人的,怎麼能去泥濘的南越作戰?

這不好1

「你剛才不是還說陛下的安排很精妙嗎?既然精妙,稍微有些差池也無關緊要。」

雲琅的腦袋搖的如同撥浪鼓:「不成,不成,我們現在的重任就是訓練,不斷地訓練,直到可以一日奔襲兩百里為止,絕對不能南下的。」

長平冷笑道:「也就是說,別人去南越作戰你沒有意見,派你們騎都尉去南邊作戰就不成是吧?」

「當然不是那樣的,身為帝國將士,但凡有戰事自然應該奮勇向前。

可是,將士請戰是一回事,將軍能否同意又是另外一回事,南方氣候酷熱,潮濕多雨,僅僅是這一條就能讓一半的騎都尉將士病倒或者折損,這種事不能幹。

北方將士干北方的事情,南方的將士干南方的事情,但凡有選擇,兩者就不能互換。

您要是堅持,可以派去病,我,曹襄,李敢去,反正不能派騎都尉將士們全體開拔,我寧願他們死在與匈奴作戰的戰場上,也不能讓他們被瘟疫,酷暑折磨死。」

話說完了,雲琅就想趕快溜走,這個女人瘋了,現在的嶺南就是真正的原始世界,南方來的商人能活著抵達長安的不多,不是被華南虎給吃了,就是被鱷魚拖水裡吃了,被熊貓咬死的也不在少數,據說還有好幾丈長的巨蟒躲在水溝里等人經過……

當年任囂帶著大秦軍隊進入嶺南,二十萬大軍到了番禹沒經過幾場正經的戰鬥,減員卻達到了駭人的三成。

對付煙瘴之地拿著木棒的原住民,用不了多少強悍的武力就能達到目標,只是,大軍必須走到那裡才成。

「這麼說,你其實不同意現在就進軍嶺南是不是?」長平一把抓住雲琅的衣領,不准他離開。

雲琅嘆息一聲道:「拿下嶺南做什麼用啊?收取賦稅?還是那裡有豐富的物產?

即便是有,從嶺南運回長安的耗損就比那點賦稅還多,物產再豐富有什麼用?運不回來啊!

春秋吳國當年開鑿的邗溝,現在已經被淤泥填平了,即便有水軍也不能進入南方,我們連富裕的吳越之地都還沒有徹底的穩定,現在就謀求嶺南,實在是太急躁了。

讓趙胡那些人多經營幾年成不成啊?等到南越富裕到了值得我們攻伐,再下手也不遲,幹嘛非要現在就辦這事?」

長平鬆開手,緩緩地坐在地圖上皺眉道:「說的也有道理,現在確實不是攻伐南越國的時候。

大漢國的心腹大患是匈奴,只有擊敗匈奴,我大漢的北方才能穩定,北方再是重中之重礙…「

一個女人憂心國事的樣子很可笑,之所以這樣說,不是因為她是一個女子,而是因為不論長平如何憂慮,大漢國依舊會根據劉徹的心意運轉,她的憂慮對大漢國沒有影響,甚至會起反作用。

這些事該衛青去考慮,而不是長平在殫精竭慮,衛青是熟悉騎兵征戰之術,卻不一定熟悉舟船,更不要去南方作戰了。

如果桂州司馬梁贊,驍騎將軍馬服部,樓船將軍楊浦,弓弩將軍賀壽,取得了南征大捷,並且得到了滅國之功,對衛青實在不是一個好消息。

衛青現在一定非常的為難,皇帝將他送上來拜將台,大漢拜將的時候,皇帝是要向自己的臣子施禮的。

這是一樁凡人無法承受的榮耀,如果將軍在接受了這樣的榮耀之後不能為大漢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那麼,等待他的將是恐怖的後果,從韓信,周亞夫乃至梁王起就已經形成了這樣的規律,有時候身為大將,活的時間足夠長也是一種原罪。

坐在地圖上的長平很難過,烏黑的長發散亂的披在肩膀上,最後垂在地圖上,一隻白玉般的腳從袍服下面露出來,顯得極為蒼白。

雲琅知道,她不是在為皇帝的戰略擔心,而是擔心自己的丈夫是不是有足夠的事情可以做。

只要大漢國還需要一個智勇雙全的統帥征戰四方,衛青就一定會榮耀一生,如果大漢國舉國生平,國家戰略從外敵轉換到內政,衛青的日子就會非常的難過。

一個在丈夫登上榮耀巔峰的時候都不能出現在丈夫身邊的女人,確實需要好好地傷心一下。

她之所以會全力幫助霍去病組建騎都尉,目的很單純,就是想給衛青找一些可靠地臂膀,如果霍去病的騎都尉真正成熟了,高處不勝寒的衛青就能少掉很多壓力。

如果騎都尉是一支徹底屬於皇帝的親軍,那麼皇帝就不那麼在乎衛青會不會功高蓋主。

這也是長平明知道阿嬌並不喜歡她,卻一定要跟阿嬌走的很近的原因所在。

長平不知道以後的歷史,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雲琅卻是知道的,他知道霍去病取得的功績甚至壓過了衛青,他更知道霍去病在劉徹的麾下遲早會成為帝國最璀璨的名將。

所以她覺得長平是在杞人憂天,即便是覺得長平焦躁的快要撕扯開胸膛了,還是坐的四平八穩的。

紅袖跟小蟲抬進來一個很大的蛋糕,後面跟著曹襄。

曹襄把一瓶子蜂糖都澆在蛋糕上,淡黃色的蛋糕在被蜂糖遮蓋了一遍,就似乎活過來了,光華流轉。

曹襄分給雲琅一個木頭叉子,也給了母親一柄,自己拿了一柄。

不用多說話,三個人就圍著蛋糕吃了起來……

從未見過長平流淚,這一次,長平的眼淚滴在蛋糕上,卻不溶於蜂糖,稍微一接觸就滑落在一邊。

蛋糕雖然很大,卻極為鬆軟,三個人吃,雖然有些膩,卻沒有一個人停下手裡的叉子。

直到最後一口蛋糕吃完,長平的臉上就重新浮現了平日里慣有的高傲之色。

「蛋糕確實好吃,比我昨日吃的味道還要好些,看來廚娘這一次很用心。」

長平取出手帕擦擦狼藉一片的嘴巴,笑眯眯的道,似乎剛才那個痛哭失聲的婦人不是她。

雲琅笑道:「以前在山門的時候,我的一位師兄就曾經說過,吃甜食能使人感到愉悅,看來這話是真的。」

曹襄膝行幾步靠近長平道:「母親的每一天都應該過的快活,有什麼為難事我們這些小兒輩自能應對。」

長平拉著曹襄的手笑道:「我兒說的極是,你們早日成長起來,母親就能多一日的快活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