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七十六章拔苗助長?這是自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拔苗助長?這是自然!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十六章拔苗助長?這是自然!

晚霞布滿天邊的時候,雲琅騎著游春馬緩緩從荒原的深處走出來。

剛剛平復的淤青再一次出現在他的臉上,這一次的傷比被冰雹打過之後更加的嚴重。

至少,被紗布包裹住的臉蛋子就足以說明問題。

游春馬的四條腿在微微的顫抖,一大片細密的小傷口還在向外滲著血珠子,一大群蒼蠅圍著亂飛。

如果不是因為游春馬原本就是一匹寶馬的話,早就支撐不住了。

紅色的披風在經過那片荊棘林的時候被撕扯成了布條,一柄長刀被雲琅牢牢地綁在手腕上,只要一探手就能迅速的握住刀柄進行戰鬥。

左邊的灌木叢里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雲琅不加思考的就從背後抽出一柄短矛狠狠地投進了灌木叢。

「哎喲,阿琅,你他娘的是要殺了我埃」一聲清脆的叮噹聲過後,曹襄熟悉的聲音從灌木叢里傳來。

雲琅喘著粗氣道:「你要是敢把鎧甲上的白粉印記弄掉,我就用這柄刀再殺你一次。」

全身被鐵甲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曹襄從灌木叢里鑽出來舉著雙手道:「我已經是死人了,你不能再攻擊我。」

雲琅笑道:「那是自然,你要相信我是一個有武士精神的騎兵。」

曹襄的模樣比雲琅好不到那裡去,鐵甲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一隻靴子也不見了蹤影。

雲琅見他手裡還拿著自己剛剛丟進去的木矛,就警惕的帶著戰馬向後退兩步。

「你不要靠近,按理說,我還應該再砍你兩刀的,實在是下不去手。」

曹襄潰骸拔冶糾聰氤媚悴槐復棠鬩幌攏既然看穿了,那就算了。

你殺了幾個?」

雲琅苦笑道:「一個都沒殺掉,還被人家五個人追殺了五六里地,要不是咬著牙鑽荊棘林里了,我現在早就陣亡了。

你呢?「

「運氣不好,剛剛準備下馬休息一下,誰知道我的馬被一隻大馬蜂蜇了,受驚之後跑走了,我追了好久都沒追上。

阿琅,這不成啊,我們兩已經在這片荒原上轉悠一天了,如果沒有斬獲,就沒法子回營,我不想在這裡過夜。」

雲琅站在馬背上朝四周看了一下,然後跳下騾會周圍沒人,我們休息一下,想想辦法。」

曹襄的馬跑了,自然沒有吃的喝的,從雲琅的馬包里取出水壺跟鍋盔,大吃了一頓,才對雲琅道:「你在看什麼?」

雲琅從馬背上取下一柄鏟子,在地上杵了兩下道:「這裡土質鬆軟,那邊又是一道山陵,只要是來這裡的人,都會習慣性的爬上山陵瞭望一下,你不覺得可以在這裡挖陷阱嗎?」

曹襄瞅瞅周圍的環境,立刻點頭道:「就在這裡挖,有了陷阱,我們兩個還必須有一個人做誘餌。」

雲琅笑道:「十里之地,一千四百人在這裡到處尋找獵物,每一個人都是獵人,同時也是獵物,殺敵一人者可歸營,殺敵二人者放假一日,殺三人以上者,下次奔襲可先走一炷香的功夫,我們爭取多抓幾個。」

太陽很快就落山了,飢餓的曹襄在山陵的背面點了一堆火,用一根樹枝穿著一隻野雞,小心的燒烤著。

橘紅色的火焰照亮了曹襄的臉龐,眼看著那隻肥碩的野雞滋滋的往下滴著油,曹襄急不可耐。

不遠處有一個小小的草叢,正緩慢的向曹襄靠近,幾個呼吸的功夫,那個草叢已經向曹襄靠近了兩尺有餘。

野雞肉散發著濃郁的香味,也不知道曹襄給野雞上塗抹了什麼樣的香料。

曹襄非常的警惕,每隔一會就回東張西望一下,到了這個時候,那個草叢就不會繼續移動。

野雞終於烤好了,曹襄三兩腳就踩滅了火堆,又四處瞅瞅,見大地一片安靜,蛙鳴聲從遠處傳來,這裡顯得更加的安靜。

曹襄將野雞撕成三份,放在鐵盾上,貪婪的吸允一下手指上的油脂,就準備大快朵頤。

草叢似乎微微的顫抖了一下,並且在緩慢的升高,就在那個草叢變成一個身著布衣的軍卒之時,他發現曹襄向他詭異的笑了一下。

軍卒知道不好,準備翻身向後摔倒的時候,一雙手突然從地面探了出來,緊緊的抓著他的腳脖子,讓他的身體重重的向側面栽去。

不等軍卒掙扎,抓著他腳脖子的手已經鬆開了,而他摔倒的地方卻變得極為鬆軟,軍卒只來得及叫罵一聲,就掉進了一個坑裡。

坑不算深,最多能有一人深,軍卒掉下仁品淺5牟緩茫屁股向下,身體摺疊了起來,然後,他就被牢牢地卡在這個坑裡了,無奈的瞅著雲琅從旁邊的小坑裡站起來,沖著他笑。

曹襄端著木矛笑嘻嘻的走過來,就要用沾滿白灰的木矛在軍卒的身上點一下,卻被雲琅拉住了。

「兄弟,我們不拿你當收穫,你跟我們一起重新抓人成不成?」

年輕的軍卒大喜過望,連連點頭,要是成為人家的收穫,明天的日子就沒法過了。

訓練的時候,騎都尉軍中就沒有什麼司馬跟侯爺,連霍去病也是小兵的打扮,所有人在這十里方圓的荒原上相互廝殺。

「田真,前軍驍騎四隊七什六伍的,見過司馬,見過侯爺。」

曹襄把早就分好的一塊肉遞給田真道:「快吃吧,這裡哪來的司馬,哪來的侯爺,你見過這麼凄慘的侯爺跟司馬?」

田真一邊撕扯著雞肉,一邊含含糊糊的道:「見過更加凄慘的將軍跟校尉。」

「咦?霍去病跟李敢?」雲琅不由得放下了手裡的雞腿。

田真三兩口把雞胸肉吃光,遺憾的搖著頭道:「熊羆他們覺得將軍跟校尉對他們的威脅太大,就找了一群人,去找將軍去了,結果將軍跟校尉在一起。

他們在山那邊打的很慘,將軍跟校尉即便是再神勇也打不過半個百人隊,衝出重圍之後去了北邊。

我的戰馬丟了,要是跟著去了北邊,不知道會便宜誰呢,所以就摸到這邊來了。

有不少人跟我是一個想法,這周邊一定有很多人,不過,他們好像都是各干各的,一個提防著一個,咱們要是設下陷阱,應該有不錯的收穫。」

曹襄聽得連連點頭,丟掉雞骨頭道:「那就再挖一個坑,我們藏在裡面,這一次輪到阿琅當誘餌了。」

田真擦擦手就有很自覺地拿起鏟子,開始挖坑,對於機關消息,騎都尉們並不陌生,很快就選擇好了地方,挖的飛快……

至於雲琅,取出白日里找到的山藥,開始選擇點火烤山藥吸引獵物。

月上中天的時候,霍去病終於找到了一條小溪,烏騅馬焦渴難耐,腦謖餛荒原上奔跑了大半天,見到水立刻低頭飲水。

霍去病並沒有去喝溪水,而是從馬包里取出一個水壺,小心的喝了一口水,搖搖水壺,見裡面的水不多了,就搖搖頭,雖然他依舊很渴,瞅著月色下發黑的溪水還是沒有動彈。

他其實很疑惑,雲琅不許他喝生水!

他本來覺得這個要求非常的可笑,可是一想起雲琅提出這個要求時那張鐵青的臉,不管出於什麼理由,霍去病還是決定遵守,不就是不喝沒有煮開的水么?算不得什麼!

這個世上能讓他完全相信的人不多,不管怎麼算,雲琅好像都是其中的一個。

他知道雲琅有一些神秘的本事,或許他從什麼地方看出來了什麼問題,只是不方便告訴他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