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漢鄉>第七十七章沒有那麼完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沒有那麼完美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武俠修真

第七十七章沒有那麼完美

以霍去病的戰績,自然能早早地回到營地睡覺了,他沒有這樣做,希望在戰場上能有更多的收穫,也順便看看自己的部下的能力終點到底在哪裡。

第一個踏入戰場,最後一個離開,這是霍去病堅持的為將理念。

左肋下挨了兩棒子,雖然有鎧甲擋著,疼痛卻是避免不了的,最近的敵人在半里地以外,他想休息一下。

烏騅馬跪伏在地,微微的喘著氣,霍去病用頭盔接滿水然後開始細細的給烏騅馬擦拭,戰廬里有很重的鹽分,如果不儘快清洗掉,會糊在毛下,讓它不舒服。

清理完畢了戰馬,霍去病才蹲在溪水邊洗臉擦身,水聲嘩嘩的,霍去病的耳朵稍微動了一下,就向溪水裡挪動一下,然後就向左邊撲出去。

與此同時,一個黑影從旁邊的土包後面撲擊了過來,霍去病嘿嘿笑一下,右手就伸了出去,他沒用拳頭,僅僅在黑影上輕輕地按一下,黑影就失去了平衡,手舞足蹈的跌進了溪水,濺起大片的水花。

不等黑影翻身,霍去病就緊走兩步,右手成爪準確的扣在黑影的脖子上。

黑影停止掙扎,無奈的道:「將軍,我投降1

原本準備鬆手的霍去病聽到投降兩個字,不由得大怒,提著軍卒的脖子就把他從水裡拎出來,貼著那軍卒的臉低聲吼道:「投降?落在敵人手裡你居然想投降?」

軍卒脖子被抓著沒辦法說話,雙手抓住霍去病的手,直接曲腿重重的向霍去病兩腿中間踢了下去。

霍去病閃身躲開,軍卒卻抓著他的手,借力從他的頭上翻了過去,擔心將軍卒弄死,霍去病不得不鬆開手。

軍卒全身蜷縮成一個球,重重的掉在地上,順勢在地上翻滾兩下,然後迅速站起來。

「司馬說過,只要能在戰場上殺死敵人,讓自己活下來,別說投降,喊你耶耶我也幹了。」

霍去病怒吼道:「不是告訴你們了嗎?不準跟雲琅學,我們是堂堂王師,不是山賊1

軍卒笑道:「軍令自然是聽將軍的,至於怎麼讓自己在戰場上活下來,標下還是以為司馬說的很對。」

「你是那一隊那一伍的?」

軍卒愣了一下,然歡喜的道:「您以為我傻啊?自報家門等著您收拾我?

哈哈,再會1

見事不能成,反應非常的乾脆,轉身就從那道坡上跑下去了,等暴怒的霍去病追過來,只能看見這傢伙以一個漂亮的魚躍動作跳進了灌木叢。

他想繼續追,這樣的混蛋絕對是騎都尉裡面的害群之馬,需要花大力氣把他的念頭扳過來。

可是,烏騅馬在這裡,霍去病只好搖搖頭回到原地,朝烏騅馬所在的方向瞅了一眼,卻發現那裡空無一物,烏騅馬不見了……

霍去病小心的半蹲在地上,藉助天邊最後一絲亮光檢查著地面,找到馬蹄印子之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如果計劃是出自這個混蛋,他能做一個什長1

雖然兵刃,戰馬都沒了,霍去病依舊不驚不慌,在確定了烏騅馬離開的方向之後,就奮力一躍,跳過小溪,把自己隱沒在黑暗中。

「司馬,我們已經算是被你們弄死了,身份牌也被你拿走了,幹嘛還要躺在我們身上?」

雲琅反手抽了一巴掌說話的軍卒道:「既然是死屍,那就要有死屍的自覺,誰家死屍會說話?

老子在倦枕敵屍眠,別打擾我睡覺。」

「好吧,既然失敗了,我認,我就是想不明白,為什麼田真被您抓住之後就能活?」

「之所以弄死你們,是因為我們的隊伍已經齊整了,田真之所以能活,是因為我們的隊伍那時候不齊整。

我沒上過戰場,不是很清楚戰場是個什麼樣子,不過啊,全力保全自己,殺傷敵人總不會有錯。」

「不對啊,我的本事比田真還高明些,為何您收攏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傻子啊,招收田真就是因為他的本事差一些,如果他的本事跟你一樣高,一個人就能打我跟侯爺兩個,那時候還玩個屁啊,他早就拿著我們倆的身份牌到處顯擺去了。

虧你還是一個什長,這個道理都想不通?」

什長趙通鬱悶的閉上嘴巴,乖乖的繼續給雲琅當肉墊子。

曹襄從坑裡鑽出來,同樣躺在肉墊子上對雲琅道:「我們已經抓了四個,不如回去吧?」

雲琅嘆口氣道:「回去個屁啊,這麼簡單的一個陷阱,連田真算上已經有五個人跌進來了。

我,到底會有多少傻子被我們抓住,如果我們的部下一個個模還怎麼上戰場?」

雲琅設計的陷阱其實很簡單,就是在地上挖坑,一個用來蹲人,一個用來坑人,然後再找一個人當誘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他原本以為,能抓一兩個就頂天了,誰知道一個時辰下來居然能捉到五個……

這些混蛋只要看到有人落單,就會悄悄地跳下馬,偷偷摸摸的潛伏過來,準備從背後撈便宜,結果,就成了別人的便宜。

他們都沒有什麼耐性觀摩敵人,想法一出現,就匆匆的出手了。

輪到曹襄當誘餌了,這傢伙還在四個死屍身上鋪了一點偽裝用的草,免得被別人發現,然後就大咧咧的躺在他們的身上,不一會就打起了呼嚕,今天可把他累壞了。

「侯爺,醒醒啊,醒醒啊,又有傻子上鉤了。」

死屍之一的趙通比抓人的三個還要興奮,不但沒有警告那個將要掉進陷阱的難兄難弟,反而小聲的通知睡熟的曹襄。

曹襄打了一個哈欠,翻了一下身子道:「知道了,那個狗日的把褲襠里的東西挺得那麼直,收回去,咯腰埃」

雲琅跟田真也在同一時間發現了來人,同時握緊了手裡的木叉跟鉤子,這東西是雲琅後來弄出來的,用手抓人太危險,騎都尉的傢伙們都是好手,要是碰上一個反應快的,把自己搭進去就不好了。

有了木叉鉤子就容易多了,一個勾腳,一個叉住身體讓敵人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來人明顯是一個高手,身體在黑暗中潛行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只要曹襄的身體動一下,他就會立即趴下來,幾次悄無聲息的縱越非常值得誇獎。

眼看就要到陷阱邊上了,他忽然停下了動作,蹲在地上一動不動,雲琅田真兩人幾乎是屏住了呼吸,靜待這傢伙上鉤。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傢伙居然撿起一個小石頭,準確的砸在曹襄的身上。

曹襄咬著牙忍著痛不吱聲……

雲琅見曹襄沒反應就知道壞了,趁著那個傢伙還在鉤子的範圍之內,就悄無聲息的拖動了鉤子。

這傢伙確實機敏,迅速的抬腿,雲琅只勾到了一隻腳,眼看著他身體摔倒在地,田真大叫一聲就閃電般的將叉子探了出去。

田真的速度很快,可惜,那傢伙的身體似乎更快,居然貼著地就滑走了。

力量是如此之大,居然將抓著鉤子的雲琅也從地洞里拖出來了。

閃電般爬起來的曹襄三兩步就追了出去,靠近了之後就凌空飛起打算用身體重重的砸在那個傢伙的身上。

沒想到那人後退的速度變得更快了,倏地一下又向後竄出去一大截。

曹襄重重的落在地面上,痛苦的大叫。

雲琅趁機抓著鉤子向上攀爬,終於牢牢地抓住了他的腳,死死的抱著不鬆開。

來不及站起來的田真,膝行幾步,再一次用叉子叉在這傢伙的腿上。

即便是如此,那傢伙的身體依舊在後退,力量大的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