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八十五章 仗義執言的張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仗義執言的張湯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十五章仗義執言的張湯

牽著一頭漂亮的梅花鹿,背著一筐草藥哼著曲子從驪山裡走出來的宋喬美的不可方物。

雲琅已經偶遇宋喬兩次了,人家也沒有太搭理他,或者瑤瑤手裡的一束野花,或者給雲琅一個甜甜的笑臉就擦肩而過。

「山裡有狼1雲琅大聲地警告遠去的宋喬。

「山裡的狼那有你這頭狼危險1

蘇稚騎著一頭大公鹿從小路上轉出來,惡狠狠的對雲琅道。

「你師姐怎麼了,為何不願意理睬我?」

蘇稚將籃子掛在鹿角上鄙夷的瞅著雲琅道:「你的情人要來了,我們自然不好跟你走的太近,萬一人家發怒了,要趕走我們,我們住哪裡去?」

「胡說八道,那是人家司馬相如的老婆1

「那就更噁心了,你連有夫之婦都不放過,讓開……」

那頭大公鹿似乎很聽蘇稚的話,肥碩的身子蹭著雲琅就從道路中央擠過去了。

走了幾步又回頭看著雲琅露出一個噁心的笑容道:「你的老情人有我師姐一半漂亮嗎?」

「那是朋友1雲琅準備死扛到底。

「好噁心的朋友1蘇稚朝後揮揮小手就繼續騎著大公鹿去了泉水邊。

雲琅無奈的苦笑一聲,有小蟲這個腦子不夠用的傢伙在,自己想保守一點秘密實在是太難了。

雲琅路過松林就是去拜訪張湯的。

這段時間,雲家那群很有閑暇的少年們在屬於雲氏的地盤上修建了很多木屋,每一座木屋面對的都是最美的一片景緻。

張湯居住的木屋叫做松濤聽水閣,左近就是大片的馬尾松林,一顆古老而巨大的松樹根下有一汪清泉日夜噴涌,泉水清澈,用來烹茶,最是神妙。

木屋沒有建在地上,而是建在六顆被攔腰鋸斷的松樹榦上,屋子算不得大,卻飛檐疊嶂的造出來了很多奇怪的褶皺。

整座屋子都是用木條,木板搭建而成,坐在低矮的窗前,耳邊聽著陣陣松濤,腳下是一片碧綠的草毯,草毯跟農田相連,深綠淺綠帶著一點黃褐色,直到被一條碧喇攔祝

木屋外面是一道籬笆牆,牆上爬滿了各色的喇叭花,雖然才栽種了不長時間,因為潮濕的緣故,青苔已經浸染了木板,讓木板有了一些微微的綠色。

「如果宋喬住在這裡就好了……」雲琅微微的嘆了口氣。

「張湯住在這裡糟蹋了景緻……越是噁心的人就越是喜歡糟蹋好景緻,好像這樣做能讓他變得不那麼噁心……」

雲琅腹誹著該死的張湯,順手敲響了掛在門上的一口小巧的銅鐘。

張湯打著哈欠從窗戶邊上探出頭來,見到了雲琅,就笑著拉動了窗邊的一根繩子,柴扉的門就開了。

「哎呀呀,主人翁來的何其遲也1

「我正在想要不要離開,不做擾人清夢的討厭鬼。」

雲琅說著話走進了院子,順手關上柴扉,沿著一道木頭鋪就的小路上了木樓。

張湯擁著一床薄薄的毯子坐在地板上,褻衣敞開著,露出多毛的胸膛,看不出來,這傢伙的身體油光水滑的看起來非常的健康。

雲琅坐在張湯的對面抱怨道:「住在我家再給我具帖,也只有張公能趕出這事來。」

「禮節而已,莫要聒噪,老夫在外幸苦半年,難得休沐半月,全部浪費在你雲氏,你應該高興才對。」

雲琅四處瞅瞅沒看見張家老僕,奇怪的道:「這裡山高林密的,萬一要是出了什麼不忍言之事……雲氏豈不是會倒大霉?」

張湯大笑道:「能有什麼麻煩?」

雲琅熟練的點燃了小爐子坐上小水壺道:「你沒有麻煩,我有啊,前日才得罪了郭解,生死難料1

張湯冷笑道:「螻蟻罷了,不動則罷,如果敢在長安橫行,自有國法制裁。」

「我以前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貿然得罪他,覺得他居住在富貴鎮會帶壞富貴鎮淳樸的民風,沒想到,就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有人認為郭解受到了我的欺壓,當著我的面把自己捅死了,屍體就倒在我的馬前。

由此可見,國法並非面面俱到,中間有太多的漏洞可以鑽營了。」

張湯哈哈笑道:「如今公孫弘身居高位對天下虎視狼顧,徵發十萬戶上等人家入茂陵,便是他的傑作,此事老夫不管,若有不忍言之事,自有公孫弘介入。」

「也就是說,我被郭解幹掉之後,公孫弘再出面幫我報仇?」

「你想多了,公孫弘可不是在為你報仇,而是在維護國法的威嚴。」

雲琅覺得張湯說的很對,死掉的雲琅一文不值,公孫弘自然不會出頭,能以維護國法威嚴的理由殺掉郭解,已經非常的給面子了。

「先秦的時候,皇帝就有徵發天下富戶入咸陽的事情,怎麼我們大漢也會這麼做?」

「強幹弱枝1

「事實上這樣做對地方的發展很不利,一個地方能否變得富裕,不是看貧民有多少,而是看富人有多少!

陛下這樣做有殺雞取卵之嫌。」

「沒錯啊,最需要富裕起來的地方就是長安三輔1

「這不講道理啊,好多富戶之所以成為富戶,就是依靠當地的山川河澤或者百姓的產出成為了富戶,如此眉毛鬍鬚一把抓,效果不好,只會讓大漢國整體的實力下降。」

「無論如何也要保持長安三輔成為天下最富庶之地。」

雲琅點點頭,將剛剛泡好的茶水給張湯倒了一杯道:「其實這跟帝國的控制力有關,距離長安越遠的地方,大漢朝廷對那裡的約束力就越少。

所以,國朝不能容忍太多的地方富裕起來,只要維持好長安,蜀中,廣陵這些不多的富裕之地就可以了是嗎?」

張湯的臉皮抽搐一下,無奈的道:「鞭長莫及啊,如果吳越之地叛亂,等消息到達長安,至少需要一個月,等到長安有軍令下達吳越駐軍,又需要一個月。

一來一回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叛亂早成水火之勢,國朝能做的就是事後平叛而已。

一個貧瘠之地的人造反,與一個富裕之地人造反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事情,既然如此,還不如先把外地的富戶全部調走,一來,鄉間少了豪強,二來,可以讓長安變得更加富裕。

這就是大漢國策,想要國家平安,就一定要這樣做。」

雲琅品了一口茶水,嘖嘖讚歎道:「明白了,國朝的政策其實很自私,所有的行為政策都是在為陛下考慮,也是在為劉氏皇朝考慮,余者不論。

你奏章上說大規模移民勞命傷財,最終會造成天下紛紛,鼓勵本地農戶富裕起來才是上策,現在為何要幫著公孫弘那些人說話?」

張湯冷哼一聲道:「這些話在這裡說說也就罷了,萬萬不能在別的地方說,否則,一個心懷怨望的罪名你是逃不掉的。」

雲琅笑道:「你也別說我,你奏章上面的內容比我說的要嚴重多了,怎麼?就因為這種話說多了害怕,就來到雲家的樹林里藏起來了?」

張湯笑道:「不藏起來不成啊,如今人人都在彈劾我,躲遠些,陛下可能就把我說的那些不好的話就忘記了。」

「如此一來,你豈不是白說那些得罪人的話了?」

「我只想得罪公孫弘,沒想得罪其餘的人。因此,該說的話要說,該做的事要做,哪怕明知道結果不好也要說,也要做,否則,就是真正的屍位其上。」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