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九十章郭大俠的氣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章郭大俠的氣概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十章郭大俠的氣概

「司馬為什麼不去富貴鎮問問,自從郭某到來之後,富貴鎮可再有一起欺壓良善之事發生?

司馬也可以去問問商賈,自從郭某到來之後,他們可曾再被地方潑皮侵擾。

司馬也可以去問問請我來富貴鎮的期門官,自從郭某到來之後,這裡可有一起違法亂紀之事發生!

自我來富貴鎮之後,唯一發生的一起事件就是我的兄弟張伯然憤而自殺事件。

司馬是讀書知理之人,為何不捫心自問,你在青天白日下煎迫郭某,到底對也不對1

郭解慷慨激昂的口沫橫飛,他身後的一干遊俠無不以兇狠悲憤的目光恫嚇雲琅。

雲琅苦笑道:「聽你這麼說,我發現,我才是惡人,而你郭解是一個大好人。

專門觀潮朝廷動靜,在國家大赦之前犯罪,機會點選的又狠又准。

也罷,你既然有本事蒙蔽天下人,這也是你的本事,我不佩服都不成。

雲某自付還算聰穎,卻在你這裡找不到半點的道理,用你昔日的罪惡來攻擊你,也顯得我不夠厚道。

從今日起,雲某不會再多事,我只會冷眼旁觀,等你某一天被押赴刑場問斬的時候,我會去送你一程。」

雲琅說完話,就帶著劉二他們準備離開,就聽郭解在他身後道:「日久見人心,司馬想要看我郭某的下場,恐怕會失望,等郭某日後被世人交口稱讚的時候,郭某一定會去府上拜訪,親自聽司馬的教誨。」

這一場對峙以郭解的勝利而告終。

這是一個真正已經成氣候的梟雄,他手下最不缺少的就是亡命之徒,雲琅雖然有軍職,有軍隊做靠山,卻無法長期的提防郭解這樣的人。

雲氏多婦孺,即便雲琅不在乎郭解,那些婦孺在郭解面前卻是一隻只羔羊。

除非雲家從此關閉大門與世隔絕,否則,這些遊俠對於雲氏的威脅就是實實在在的。

說起來是雲琅認慫了,劉二看雲琅的目光卻多了幾分崇敬,親自幫雲琅牽著馬,一邊走一邊道:「剛才如果起了衝突,老奴沒有必殺的把握。」

雲琅點點頭道:「你們來了之後,郭解的隊形就變得非常鬆散,有兩個人幾乎落在一箭之地,你們想要把他們全部殺死,並且做到密不透風,這是不可能的。

只要有人逃脫,他們對雲氏來說就是跗骨之蛆,雲家從今後想要過平靜的日子難如登天。」

劉二呵呵笑道:「這次不是一個好的殺人的機會,如果有一天老奴發現了一個良機,請主上准許老奴即刻發動。」

雲琅搖頭道:「我認慫一次沒關係,雖說有些丟臉,卻比面對死去的婦孺要好。

拔除郭解這樣的人的職責是官府的,不是我們雲氏的,既然已經提出了警告,郭解一定會有所收斂。

只要他不傷害我們的人,就隨他去,這人活不長。

你的職責就是看好家園,莫讓家裡的婦孺遭難,不是去干這些陰私勾當,讓人詬玻」

「老奴就怕這些人得寸進尺。」

「不會的,我們有能力殺死他,郭解明白,他只是想要在別的遊俠面前展現自己不畏權貴的男兒本色,不是要真的得罪我們。

如今,我用我的顏面給了他一個台階,他會乖乖的走下來的,你看著,以人家郭大俠的風範,下一次見到我會執禮甚恭,絕對不會再有半分跋扈之色。

如此,才能真正成就人家的大俠之名。」

劉二明顯聽不懂雲琅話里的意思,雲琅也沒有繼續說明,只是讓老虎減肥的事情就徹底泡湯了。

三天後,曹襄回來的時候看雲琅的眼神非常的古怪,就像是在看一坨大便。

霍去病也不言不語的,坐在雲琅跟前,似乎非常的內疚,至於李敢,搓著雙手走來走去的如同一頭困獸。

少年人就是這樣,把臉面看的比天都大,有時候甚至認為顏面高於生命。

這樣想就很愚蠢了。

雲琅早就經歷過一次少年時光,自然明白這種感覺,也自然知道,他們三個這時候是如何的憤怒。

這種感覺不是不好,而是雲琅活的比他們久,早就沒有這種感覺了。

曾幾何時,他精心準備了一些合成炸藥,拐了無數個彎得到了一些劇毒,他甚至還找機會從一些車裡面收集到了足夠多的汽油,也探查過那些傷害過孤兒院的那些混蛋的生活習慣跟住址。

他曾經設計過很多精妙的謀殺手段,甚至還預演過其中的計劃。

他甚至想過利用損壞了剎車的大卡車來達到自己的一些目的。

後來,他動手了……

結果一點都不完美,事情一點都沒有按照他的計劃進行,當大卡車被那個嚇傻的司機開到牆上,與那個卑劣的混蛋擦肩而過。

他看到那個大卡車司機在嚎啕大哭,那個抱著孩子領著老婆的混蛋,在大卡車奔著他過來的時候,甩飛了兒子,推開了老婆,自己被擦身而過的大卡車嚇得尿褲子,清醒過來之後問的第一句話卻是——兒子摔傷了沒有?

在他們一家三口的抱頭痛哭中雲琅離開了事故的現抄…他忽然發現,復仇可能不是那麼痛快的一件事。

從那一刻起,雲婆婆說他已經長大了。

後來,雲琅就特意觀察了很多人,他發現,少年人一般都非常的勇猛,敢作敢當,等到成家立業之後,昔日敢做敢當的漢子就沒有那麼勇猛了。

不是他變了,而是,他的命不再是屬於他一個人了,他勇敢不起來。

這些話自然不能霍去病,曹襄,李敢他們說,他們目前還想不到這些。

「明天我就去找郭解。」霍去病淡淡的對雲琅道。

「把他的屎尿打出來1李敢惡狠狠的道。

「派家將捉住他,隨便找個理由丟監牢里去。」曹襄輕蔑的瞅著雲琅道。

雲琅笑道:「怎麼不說殺死他的話?」

「郭解罪不至死。」霍去病道。

雲琅嘆口氣道:「那個傢伙就是人渣中的人渣,還是一個包裹的非常漂亮的人渣,把他丟到田地里漚爛了當肥料,可能都不是什麼好肥料。

所以說,在我眼中,這傢伙一錢不值。

我今天本來有機會殺死他,只是不能斬草除根,所以我咽下了這口氣。」

曹襄怒道:「難道你還害怕他報復你不成?匈奴武士你都殺了十幾個,怎麼就會害怕他?」

雲琅看著曹襄道:「他要是害我家的僕婦孩童怎麼辦?那種爛人你覺得他干不出這種事情?」

「僕婦?」曹襄的眼睛瞪得如同銅鈴。

「對啊,僕婦!你可能覺得無所謂,我可不成,家裡的這些人我都當做自己的家人在看,哪一個遭了災,我都不會太愉快。

所以我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不會動郭解,如果郭解沒有傷害那些僕婦,我寧願忘記這件事。

前幾天我還不知道,等我知道郭解是被長門宮的期門官特意請來的之後,他在不在富貴鎮就不關我事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沒有利害衝突,我自然可以退一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你們看,唯一受損的是我的面子。」

曹襄嘆口氣道:「陽陵邑已經在流傳郭解將你呵斥的羞慚無地的傳說。」

雲琅笑道:「被人欺凌的雲氏,才是一個好現象,這樣,就不會有太多人來惦記我。

像我這樣一般來說還比較有用的人,沒膽子擋別人的路,別人想要那捏我也容易,可以被威脅,可以被利用,還有誰會認為我是一個麻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