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九十五章沙場秋點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沙場秋點兵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九十五章沙場秋點兵

雲琅背著一桿紅色的丹鳳朝陽旗子,從山坡下騎著游春馬跑上高坡,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在他身後還有一百二十個老兵,再加上雲氏的十六個家將,隊伍不算很大,卻非常的顯眼,無他,只因為這一百多人的小隊伍全是由黑色鐵甲組成的軍陣。

劉二瞅著遠處高台上的巨大旗子對雲琅道:「我們還要按照軍旗指引的方向往西跑兩里地,那裡才是我們應該停留的位置。」

雲琅喝口水,瞅瞅那桿追命鬼一樣的令旗,輕輕地磕一下戰馬的肚子,整支軍隊就再一次沿著令旗指引的方向狂飆。

皇帝點兵的時候,帶兵的將官是不能離開令旗手視線的,還必須背上鮮艷醒目的旗子好讓人家看見。

驪山下的教軍場在軍旗的指引下沸騰成了一鍋粥,無數的軍隊在動彈,在不停的變幻陣型,一會能看見投石機的石彈漫天飛舞,一會兒又看見一片由羽箭組成的雲霧突然飛起,又帶著怪嘯落下……

雲琅這個時候根本就找不到霍去病的影子,就在剛才,他還跟背著螭龍背日旗的霍去病一起在軍伍中穿插,這一會他已經被紅色的丹鳳朝陽旗子給調離了大軍,跟在一群背著同樣旗子的軍官,帶著部下向左翼集結。

劉徹就站在一個高台上,按著劍威風凜凜的看著自己的軍隊,掌旗官衛青,已經揮舞了快一個時辰的旗子,額頭已經微微有了汗意。

三萬多人的大軍,想要精細的調動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衛青平日里都是待在皇帝現在待得位置上,掌旗官的活他很久沒有干過了,此時幹起來有些生疏,加之擔心出紕漏,讓他有些疲於應付。

雲琅來到了左翼,居然神奇地跟霍去病,曹襄,李敢三人匯合了,這讓他剛才升起來的荒謬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瞅瞅霍去病背著的螭龍背日旗不明白,衛青看似胡亂的調動,為何最後依舊能讓所有人回歸本陣的。

一聲狂暴的戰馬嘶鳴讓胡思亂想的雲琅開始緊張起來,一個身披鎖子甲的真正軍司馬縱馬從騎都尉軍陣前面馳過,隨手丟下一支小紅旗大吼道:「突擊三1

而後就向旁邊的校尉左營狂奔,丟下一面黑色的旗子大吼:「標高六1

雲琅碰碰身邊的霍去病道:「什麼意思?」

霍去病恨鐵不成鋼的咬牙道:「你這種不認識軍令的軍司馬就該被千刀萬剮。

剛才那面小旗子是在告訴我們,我們是第三波突擊的主力,也就是決勝局,不見勝負決不收兵。

左營的軍令是弩箭覆蓋,標高六,我們是甲士,他們就能在我們與敵作戰的時候用弩箭覆蓋射擊,充分的射殺敵人,為我們解圍。「

「連我們都射?」雲琅嚇了一跳。

「我們有鐵甲,匈奴人沒有……」霍去病回答了雲琅的白痴問題之後就繼續盯著高台上的令旗。

喧鬧聲先是從右翼出現的,一隊舉著大盾的軍卒,一步一喝的向前推進,長矛如林,刀盾如牆。

他們推進的很慢,猶如烏雲壓境。

「很少有大將將右翼作為主攻的方向,因此,右翼推進,是在促進軍陣重心偏移向左,這就預示大將軍準備派出騎兵強攻了。」

即便在這個緊張的時候,霍去病也擔心雲琅這個傻子出錯,一面盯著軍旗,一面給他講解。

然而,霍去病說錯了,驚天動地的一聲響之後,率先出征的是……戰車?

雲琅還從來沒有見過戰車,他以為這東西早在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之後就被淘汰了,沒想到還有。

一個披著鐵甲的彪形大漢,被四根鐵鏈牢牢地固定在戰車上,手裡揮舞著一丈多長的大戟,他甚至不用費力,大戟上的橫枝就如同鐮刀一般可以輕易地收割首級。

兩匹馬拖拽的鐵車,在平坦的平原上如同一道鋼鐵洪流,確實有撕碎一切的氣魄。

這東西應該就是沖陣,破陣的利器,雲琅大致估算了一下,大漢軍中的簡易盾城應該是攔不住戰車衝鋒的,如果是步卒,在戰車的衝擊下應該會被碾成肉泥。

「我不喜歡用戰車,太笨重了。」霍去病有些咬牙切齒。

「你舅舅很喜歡埃」

「這東西有什麼好的,戰車製造不易,戰車上的甲士也需要精挑細選,戰車戰技需要常年累月的練習,毀滅起來卻非常的容易,一道溝壑,一道絆馬索,一些鐵蒺藜就能讓他損失慘重。」

「我們面對的是匈奴蠻子,戰車的氣勢多足啊,我敢保證,一旦戰車出現在戰場上,那些匈奴蠻子只有四散奔逃的份了,我決定了,騎都尉裡面也該有一點戰車。」

李敢撇嘴道:「我的前鋒營不要1

霍去病也跟著道:「中軍不要1

曹襄瞅瞅霍去病,再瞅瞅雲琅,還是覺得在戰場上聽霍去病的比較明智,就歉意的朝雲琅笑笑:「后軍也不要了。」

「不要算了,我全部裝備在輜重營里。」碰了一鼻子灰的雲琅並不氣餒。

後世軍中還有坦克車呢……

戰車隊跑遠了,雲琅還看見戰場中間有幾輛傾覆的戰車,模樣很慘,戰車早就被後面的戰車撞擊的七零八落,拉車的戰馬跟馭手被碾成了肉泥,那個高大的甲士坐在殘破的車廂里,依舊被四根鐵鏈固定著,只是腦袋還耷拉著,估計已經被巨大的撞擊動力活活的給震死了。

一個演習就死一地的人,雲琅非常的無語。

「這既是車戰的弊端,對作戰場地要求太高,這裡還是預先選擇好的,如果在更加糟糕一些的地面上作戰,死的人會更多。」曹襄不懂裝懂的附和霍去病的論調。

霍去病回頭看了一眼曹襄道:「胡說八道,如果戰車衝進了敵陣,那就完全不一樣了,在密集的人群中作戰,車戰反而非常的有利,一輛戰車就是一個堡壘,根本就用不著像現在這樣大規模的移動,你要知道,今天的戰車上只有一個長戈甲士,如果是戰時,上面還會有兩個弩兵,車速也不會這麼快。

我之所以看不起戰車,是因為我的敵人是匈奴,戰車長驅萬里很難,如果在中原作戰,戰車還是非常有作用的。」

碰了一鼻子灰的曹襄怒道:「我這是在幫你說話。」

霍去病皺眉道:「堅持一下自己的主見啊,我們是兄弟用得著這樣說話嗎?

我已經習慣你的一張臭嘴了,你現在變成這樣,我反而不太習慣埃」

曹襄還想反駁一下,就看見身邊的李敢,大叫一聲,就催動戰馬向前狂奔。

他的軍旗與李敢是聯動的,顧不得鬥嘴,也趕緊催馬沖了出去。

與此同時,左翼的大批騎兵也同一時間發動了攻擊,無數只戰馬的蹄子踩踏在大地上,地動山搖,向前席捲的威勢更甚於戰車。

霍去病不動如山,雲琅也只好一動不動,留在原地瞅著騎兵從身邊魚貫而出,感覺自己就像是一艘在驚濤駭浪里掙扎的破船。

透過塵土,雲琅依稀看見劉徹高舉著長劍猛地下落,長劍所指的方向就是騎兵衝鋒的方向。

一萬多騎兵一旦衝鋒起來,來說就是一場災難,雲琅相信,還處在野蠻時期的匈奴人是無法抵擋這樣的鋼鐵洪流的。

這些騎兵就是大漢國的驕傲,也是劉徹這個皇帝威服四方的力量,也是他之所以能統御四海的基矗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