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九十九章人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人球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九十九章人球

「抬起頭來1劉徹冷峻的聲音在雲琅不遠處響起。

雲琅剛剛抬起頭,一道鞭影就甩過來了,他很想避開,只可惜脖子被卡在檻車裡,只覺得腦門炸裂一般的疼痛,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

好不容易等眼淚流完了,這才看清楚拿鞭子抽他的人就是劉徹……

看到劉徹動手打人,衛青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只要劉徹動手懲罰人了,那麼,別人就沒有資格再懲罰雲琅,在三軍面前殺人的事情也就會煙消雲散。

「你不是自詡好漢么?怎麼就流淚了?」

「抽到鼻子上了。」

「咦?這理由倒是新鮮。」

劉徹說著話準備再次提起鞭子,地上的一條鐵鏈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的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看一眼旁邊的宮衛。

宮衛連忙從地上扯起一條細鐵鏈子用力的往懷裡拖拽一下,一個少兒大小的人影就慘叫著從檻車底下被拖拽出來了。

雲琅顧不得火辣辣發痛的額頭,瞪大了眼睛看這個跟自己說了好一陣子話的傢伙。

果不其然,被宮衛拖拽出來的傢伙是一個侏儒,雖然只有三尺高,身體卻痴肥,落地之後如同肉球一般的在地上彈跳兩下才停了下來。

這傢伙見到了劉徹,扯著嗓子嚎啕大哭一聲,就努力的邁動小短腿向劉徹撲了過去。

「陛下礙…」聲音之凄慘,即便是雲琅都心生憐憫之意。

「滾開1劉徹抬腳踹飛了那個侏儒……

那傢伙就是一個戲精,明明劉徹出腳不那麼重,他卻凌空飛起,在半空中轉了兩個圈之後才再一次落在地上,依舊如同皮球彈跳兩下,才停在距離劉徹三丈遠的地方。

劉徹踢飛了那個侏儒,就不再理睬,瞅著雲琅道:「知道錯在哪么?」

雲琅小心的看了一眼劉徹手裡的鞭子道:「不該在您點兵的時候動手殺人。」

看樣子劉徹對這個解釋還比較認可,用鞭子敲著檻車的面板道:「一個將軍沒了血氣之勇,也就成了廢人,朕也就是看在你還有三分血氣之勇的份上,才沒有將你立即斬首。

勇猛之外,對國朝來說還有一個不可違背的事項,那就是規矩。

朕今日將血氣之勇放在規矩前面,已經算是格外的開恩了,只是死罪雖免,活罪難逃。

張湯,將雲琅關入中尉府牢……六十天吧1

張湯應諾,劉徹就離開了,他來這裡好像就是為了專門抽雲琅一鞭子。

劉徹走了,雲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面對殺伐決斷的劉徹,沒人能輕鬆地下來,尤其是像雲琅這種明顯讓他丟了面子的人,更是生死難料。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湊到雲琅跟前,仔細的看看雲琅對身邊的另一個老人道:「出奇的年輕埃」

另外一個老人也湊過來瞅瞅雲琅,捋著鬍鬚道:「這些年,那些山門中的老人似乎很少出山,出山的都是一些少年人,公輸家的公輸盤就只有二十一歲,稷下學宮也有一個侯哲的年輕人出山了,辯才甚是了得。

看來這些年輕人都是人家放出來的馬前卒,嘿嘿,那些人真是越活越膽小,早就沒了昔日,一人一劍折服天下的勇氣了。」

開始看雲琅的那個白髮老者笑道:「既然陛下說這個小子庖廚之術天下無雙,不如我們先試試?」

另一個白髮老者笑道:「妙極,可憐老朽這把老骨頭卻要露宿荒山野地,吃一頓好的慰勞一下也無不妥。」

兩人評頭論足一番,就佝僂著身體離開了,他們倆一離開,別人也就離開了,衛青笑著撫摸了一下雲琅的腦袋也走了,他看起來似乎非常的欣慰!

只是,他們好像忘記把雲琅從檻車裡放出來了。

那個痴肥的侏儒不懷好意的看著雲琅……

「哈,你被陛下用鞭子抽了,呀呀呀,真是一個不聽話的小子,居然惹陛下生氣了,我一定要代替陛下教訓你。」

雲琅眼看著那個該死的侏儒獰笑著從遠處走過來,眼看著他爬上了檻車,然後就抬起一隻腳,重重的踹在這個傢伙的肚皮上……

他短粗的小手抓不住欄杆,噗通一聲就從檻車上掉了下去,摔下去的地方距離地面足足有一米高,這傢伙摔在地上卻沒有多少反應,在地上翻滾了兩下之後,就重新站起來。

被雲琅踹出去的侏儒非常的憤怒,他見雲琅的一條腿還在檻車外面,就用手抓著雲琅的腳脖子拚命地向後拽。

「你他娘的有完沒完了?」雲琅大怒,被劉徹抽了一鞭子已經讓他怒火中燒了,這個該死的侏儒也趁機來欺負他。

「我是陛下最寵愛的優伶,陛下高興我就高興,陛下不高興我就要想辦法讓陛下高興,你這個該死的蟲子也敢讓偉大的皇帝陛下不高興,我就讓你也高興不起來……」

這傢伙說話的速度非常的快,一大段話一瞬間就說完了,卻難得的字正腔圓,雲琅居然清楚地聽到了每一個字的發音,也聽懂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這傢伙的力氣很大,雲琅用儘力氣,也把腿收不回來,這個陰損的混蛋居然扯著雲琅的腿,想讓雲琅的胯下去跟柵欄進行最親密的接觸。

就在雲琅拼盡全力與這個該死的侏儒拔河的時候,游春馬出現在侏儒的身後昂嘶人立而起,兩隻碗口大的蹄子沒頭沒臉的朝侏儒踩踏了下來。

別看侏儒矮小,這傢伙卻極為靈活,身子向一邊翻滾出去,游春馬的蹄子就踩空了。

雲琅趁機收回那條腿,瞅著跟游春馬對峙的侏儒道:「我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的你幹嘛要折騰我?

就不怕老子六十天之後出來找你算賬?」

侏儒不屑的朝雲琅吐了一口口水道:「六十天?你就算六個時辰后出來也找不到咱家,那時候咱家早就回宮了。

至於為何要找你麻煩,那是因為咱家就是看你不順眼,誰讓你看到陛下用腳踹我了,那可是咱家獨門絕技。」

雲琅瞪大了眼睛道:「你的獨門絕技不會就是被人當秋踢吧?」

侏儒獰笑道:「這是咱家獨門的吃飯本事,你休要搶奪1說完話,一大把塵土就摔在雲琅的頭上,雲琅避無可避,只能不斷地嗆咳,流淚。

一時間,石子,塵土,馬糞,雜草,樹枝,連續不斷的落在雲琅的腦袋上,這讓他痛苦不堪,卻無能為力。

好不容易停下來了,那個侏儒就大叫道:「你還敢找機會被陛下用鞭子抽打嗎?」

雲琅腦子轉了七八個圈子之後才弄明白他這句話的意思,只覺得怒火向天靈蓋上往沖,破口大罵道:「你喜歡被陛下當球踢,就覺得耶耶我會喜歡被陛下用鞭子抽?

你過來,耶耶要掐死你1

侏儒聽了雲琅的喝罵,居然不以為忤,反而張嘴甜甜的喊了雲琅一聲耶耶,聽得雲琅寒毛直豎,恨不得一把掐死這個王八蛋。

游春馬發現了綁在侏儒身上的鐵鏈子,就叼著鐵鏈子送到雲琅手上,這一手它平日里的乾的很熟練。

等圍著檻車大罵雲琅的侏儒發現,那根鏈子已經被雲琅纏繞在檻車欄杆上,正在用一根短短的木棍攪動鐵鏈子。

侏儒破口大罵,用力的向外掙扎,他的力量再大,也沒有絞盤加持過後的雲琅力氣大。

不一會,這傢伙就被雲琅用簡易絞盤將他拖拽到了檻車跟前,由於鐵鏈子綁在侏儒的腳上,等雲琅將鐵鏈子完全收緊之後,侏儒就被倒吊在的檻車上。

雲琅用短木棍別好鐵鏈子,摸索著抓住侏儒的脖子道:「有本事就再罵一句1

侏儒掙扎哀求道:「我不過是一個卑微的優伶,您將來是要封侯拜將的,何苦跟我這個下賤人一般見識?」

雲琅怒道:「你這種人最是該殺,佔據上風的時候就不給人半點活路,落在下風的時候就哀哀相告,我這時候只要鬆開手,你這個王八蛋還不知道會怎樣羞辱我呢。」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