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一八章 重操舊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章 重操舊業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一八章重操舊業

雲琅非常的煩惱。

主要是老虎不肯把指甲剪掉!

平日里雲琅跟老虎嬉戲,老虎一般都會爪子縮起來,即便是這樣,這傢伙四百斤重的身體還是太重了,再加上隱藏在肉墊中間的爪子有時候會本能的彈出來。

因此,雲琅沒有少被老虎抓傷。

最過分的是,這傢伙在冬天的時候,最大的喜好就是睡懶覺,以前呢,它會趴在自己的窩裡面睡覺,後來發現雲琅的床上比較暖和。

於是,它會在半夜最冷的時候跳上雲琅的床,結果就是雲琅會被擠下床。

孩子要來了,那麼小的一個小肉團,剛好夠老虎一口吞的,雖然雲琅堅持認為老虎不會傷害孩子,可是這傢伙對孩子來說實在是太大了。

雲琅一手拿著剪刀,一手抬著老虎的爪子,拚命地按老虎爪子上的肉墊,也不見這傢伙把指甲伸出來。

反而煩躁的將爪子從雲琅的懷裡抽回來,不安的把爪子藏在肚皮下面,抬起腦袋瞅著黛色的驪山,顯得非常憂鬱。

憂鬱的不僅僅是老虎,還有梁翁,他覺得小郎瘋了,居然在金子最貴的時候用一樣能花用的銅錢來兌換金子。

眼看著家裡的錢被一車車的拉走,然後換回來一塊或者兩塊醜陋的金餅子,梁翁的心都在滴血。

聽說,這些錢都是要補償給卓姬的,這就讓梁翁越發的痛恨起那個該死的女人來。

大長秋倒是很滿意,在大漢國,人們主要使用的就是銅錢,至於金銀,不過是大宗貨物兌換的時候才能使用的到的東西,如今,雲氏不知為何一定要使用這麼多的金銀,對金銀最多的長門宮來說,絕對是一件很好地事情。

阿嬌貴人的心情依舊不好,她很想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因此,這麼多年以來,她雖然孤獨一人,卻從未考慮過收養一個兒子或者女兒。

現在,有了,而且跟皇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這就讓她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大漢國的開國皇帝出身卑微,所以,在明面上,大漢國似乎對於血統並沒有什麼過高的要求。

也只有她們這些皇族才知曉,就因為缺少原始的貴族血脈,所以,大漢皇族才會對血脈的要求達到了一個近乎苛刻的地步。

高傲如阿嬌者,更是這一血統論的支持者。

「雲琅換走了黃金五百斤,這應該是雲氏所有能動用的財力。」

「就因為那個孩子?」

「確實如此,聽說,雲氏把這些金子拿回去還要進一步冶鍊,提升金子的成色,準備做到盡善盡美。

為此,雲琅特意利用瀑布水的力量準備製作一種新的機關,名曰——衝壓機!

據說冶鍊完畢,再利用衝壓機對黃金重新整形的黃金,不但美觀,還能做到每一個金錠重量不差分毫。

老奴估計,這是雲琅新一輪的斂財開端,畢竟,他當初在卓氏所做的事情,在長平侯府已經臭名昭著了。」

阿嬌放下手裡的那支枯萎的蓮蓬瞅著大長秋道:「他準備如何斂財?斂誰的財?」

大長秋苦笑道:「目標很可能是整個長安勛貴。」

阿嬌輕笑一聲道:「他憑什麼認為那些地主老財會把家裡的金銀拿出來讓他斂財?」

大長秋從袖子里拿出一個木盒,放在阿嬌的面前。

「這是什麼?」阿嬌疑惑的打開木盒,漫不經心的瞄了一眼,目光卻再也離不開了。

只見這個不大的木盒子里,靜靜的躺著一對金光閃閃且造型別緻的金豆莢。

兩枚金豆莢還用一根細細的金鏈子連接著,躺在淡綠色的絲綢上面,只要看一眼,就再也挪不開目光。

阿嬌探手從盒子里取出那一對金豆莢,驚訝的發現,那上面還刻著字,一個寫著「壽永昌」,另一枚上面「富貴延年」。

「這是雲琅送來的?」

「這是雲氏為貴人準備的八樣壽誕禮物中的一種。」

「另外七樣呢?」阿嬌急不可耐的問道。

大長秋暗自嘆口氣,他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就這,拿來的還是最不起眼的一對金豆莢。

剛剛還說不許雲氏從長門宮賺錢,現在看起來,雲氏想不賺取長門宮的錢都不成了。

一枝鳳形簪子被阿嬌從錦盒裡面取出來,她無師自通的將披散的長發挽成一個髮髻,自然地將簪子插在頭上,然後就對著銅鏡左看右看。

這枚簪子的造型在雲琅看來說不上好,只是好在手工上,就連雲琅都想不到,家裡的銅匠手藝會好到這個地步,一整隻顫顫巍巍振翅欲飛的鳳凰徹底的被表現出來了,如果插在頭上,每走一步,那隻金鳳凰就有振翅欲飛之像……

大漢國不是沒有發簪,只是大漢國的發簪大多是一根用名貴材料製作的長針,固定頭髮的作用,遠比裝飾性能來的要強,現在,有了這枚簪子,阿嬌覺得自己的容顏似乎都生動起來了。

至於那一對由一股股細細的金絲纏繞而成的臂釧上面竟然有一朵朵金色的梅花,阿嬌同樣自然地套在手腕上。

大漢婦人用的臂釧大多為白玉或者其它顏色的玉石製作而成,這種由金子製作而成的臂釧真的非常的少見。

這些首飾也就罷了,阿嬌畢竟是一個見多識廣的貴婦,滿大漢的名貴寶物任由她賞玩,所以,見到了喜歡的首飾就隨手戴上,並不會讓她激動的忘乎所以。

問題是最後一個比較大的木盒子就讓她有些難以割捨了。

木盒子里裝著四個金錠,從大到小都有,最大的一個應該有一斤,最小的一個只有一兩。

大漢國的金餅子鑄造的慘不忍睹,往往在澆口處還會有黑色的殘渣,餅子也半扁不圓且厚度不一,除過價值之外,再無半點可取之處。

盒子里的這四個金錠就不一樣了,它們的表面不僅光滑,也看不到澆口,整個金錠呈上大下小的半圓狀結構,兩邊還有雲紋凸起,周邊同樣向內翻卷,黃亮亮,金燦燦,一看就是一個吸引人眼球的好東西。

如果再聯想到它的價值,即便一向對錢財沒有什麼概念的阿嬌,也覺得這東西確實有魅惑人心的力量。

「取五百斤金餅子,命雲琅儘快打造成這八樣器物,上元之時我有用處。」

阿嬌一邊欣賞那些金燦燦的東西,一邊吩咐道。

「有三成的火耗1大長秋小心的稟報。

「內府融金火耗幾何?」

「兩成1

「怎麼他們雲家就要多要?不成,就兩成1

「貴人,雲家需要工錢,多出來的一成就是1

阿嬌想了想點頭道:「也罷,雲氏賣雞蛋的時候,你沒出力一樣有兩成的收息,既然如此,那就三成,大長秋算清楚了,莫要讓雲琅鑽了空子。」

大長秋笑道:「五百斤金餅子去了雲氏,老奴收回三百五十斤金器,不得有差。」

同樣的金器,長平手裡也有一份,衛青拿著一枚金錠仔細的瞅著,然後嘆口氣道:「都說財帛動人心,今日見了這枚金錠才知道此言果然不虛。」

長平從頭髮上取下金簪道:「需要感慨,先幫我想想雲琅這傢伙是靠什麼來賺錢的。

如果只收三成火耗,他沒有多少賺頭。

這傢伙為了女兒把家裡弄得一窮二白的,一定會想辦法把他家的倒霉事轉嫁到別人頭上去。

這些東西應該就是他的斂財大計,先想清楚他是靠什麼來賺錢的,否則,這些東西傳出去之後,雲氏還不知道會發多少黑心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