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三八章 衛氏朝鮮的災難之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三八章 衛氏朝鮮的災難之源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三八章衛氏朝鮮的災難之源

「我怎麼就死無葬身了?」

雲琅躺在地板上,隨意的翻了一個身,摟住雲音,父女兩就撕扯了起來。

「敢打我的主意就會死無葬身之地1

「沒打你的主意,我也不敢打你的主意。」

「幫你的狐朋狗友打我的主意也不成1蘇稚張牙舞爪的非常憤怒,張氏的一番話讓她覺得受到了奇恥大辱。

「不會的,我家的蘇稚就是一朵白色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1

好話人人愛聽,尤其是周敦頤用詩一樣的語言寫出來的拍馬屁的話更是讓人歡喜,蘇稚憤怒的臉終於鬆緩了下來,不再氣咻咻的。

雲琅抱著閨女滾到蘇稚身邊瞅著她的大眼睛道:「不過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想嫁給什麼樣的人呢?

別因為自己的矜持就錯過了好姻緣。」

蘇稚坐直了身子正色道:「喜歡的,雖是販夫走卒也嫁,不喜歡,雖是公子王孫也不嫁1

雲琅挑起大拇指誇讚道:「這就對了,我不怕你挑選,就怕你一生孤獨。」

蘇稚搖頭道:「師姐在醫術上沒了衝勁,我就要接上。」

雲琅奇怪的道:「成親歸成親,我可沒有阻止你師姐繼續鑽研醫術。」

蘇稚搖頭道:「沒人阻止她,是她自己沒了心勁,我不指望一個拿著繡花針的女子能成為一個好的醫者。」

「小喬在嫁衣?」

蘇稚苦澀的點點頭道:「我才發現師姐最想要的是一個家,而不是成為一個醫者。

雲琅點點頭道:「一個家,也是我最想要的,好啊,現在這個家裡有我,有小喬,有我的女兒,如此,才是一個完整的家,如果再來一個兒子,我就拜謝普天下的所有神靈。」

「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阿嬌懷孕,只要她懷孕了,不管是男是女,上林苑都會成為人家的封地,我們才能安穩的在這裡開醫館或者生活。」蘇稚小小的臉龐上多了一些與她的年齡不相稱的東西。

「藥婆婆的藥物起作用了嗎?」

「很難,藥婆婆說阿嬌天生的寒脈,女宮坐不住孩子,再加上她以前憂思過度,導致中氣不足,想要有孩子,就必須滋補溫養,彌補中氣更是重中之重,這不是一日一夜就能有效果的。

而且藥物停了之後,才能看出效果來,最重要的是,我們的提陽補氣藥草總是不盡人意。

藥婆婆說這隻能看天意1

「人蔘這種藥材你聽說過沒有?」雲琅想了一下問道。

「知道啊,上黨之地就有,葯斝里有這味葯,雖有補氣之效,卻沒有太大的藥力。吃多了還會傷胃,不足齲」

雲琅笑道:「我說的不是党參,而是人蔘1

「有什麼不同嗎?」

「有啊,論起補氣人蔘第一,論起補血,三七為王,這句話你聽過沒有?」

蘇稚皺著眉頭想了好久才搖頭道:「我背過很多草藥的名字,唯獨沒有聽過人蔘這味葯,你說的這味葯是什麼樣子,畫出來給我看,是不是你記錯名字了。」

雲琅瞅瞅自家的閨女,孩子很安靜抓著兩個不響的鈴鐺玩的不亦樂乎。

人蔘這種吊命用的藥材,家裡還是需要常備一些的,只是人蔘這東西長在衛氏朝鮮沃沮故地,雲琅想要得到這東西基本上沒有可能。

現在既然是阿嬌需要,雲琅覺得自家也很快就會有,以劉徹對阿嬌的重視程度,幽州刺史府應該能很快的辦好這件事,畢竟,再過三十年,大漢國的玄菟郡,樂浪郡就要正式出現在版圖上了。

雲琅很認真的特意在白絹上描繪出來了人蔘的模樣,不論是葉子,還是花朵,亦或是種子,以及根莖全部都清晰地展現出來,最後舔舔乾澀的嘴唇將白絹給了蘇稚。

蘇稚看了很久,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東西,就懷疑的問道:「你確定這東西確實能夠補氣益中?」

雲琅抱著閨女大笑道:「如果這東西都沒有達到藥婆婆所要的效果,阿嬌乾脆就絕了要孩子的心思。」

「再信你一次1蘇稚說著話就跳起來跑了,甚至連鞋子都來不及穿。

她知道,雲琅這人雖然有諸多的毛病,卻從來都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

他說這種藥材有這個效果,那麼,八成就有,至於衛氏朝鮮沃沮故地在那裡,蘇稚是不管的,也不想知道,反正皇帝一定會有辦法就是了。

雲琅有收集藥材的習慣,這個工作從雲氏開始建立的時候就一直在進行。

那些背煤的背夫以及獵人們也知曉雲氏的這個習慣,只要在山裡看到了沒有見過的奇怪植物,就會采來讓雲氏瞅瞅,然後就期盼著獲得大獎。

驪山如今近乎於原始森林,至於南邊的終南山以及更加遙遠一些的秦嶺更是莽荒地帶。

這樣的場合滋生出來的藥材,堪稱瑰寶,絕不是後世那些人工種植的賤貨所能比擬的。

不僅僅是那些背夫獵人,滿長安的貴族也知道新晉勛貴雲氏有這個習慣,尤其是在雲琅治好了曹襄的大肚子病之後,經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會派人送來一些藥材。

別的東西雲琅或許還會婉拒,藥材這東西他從來都是來者不拒的。

多一種對症的好藥材,在大漢這個病死率極高的國家,很可能就代表著一條命。

春種,夏長,秋收,冬藏,大漢人就是按照這八個字進行生活的。

農事活動就這麼多,冬日裡的原野蒼茫一片且蕭條的厲害。

沒有農事,人也閑下來了,所以也就沒有必要吃飽,很多的人都抱著半飽的肚子,懶懶的縮在牆根處說著閑話,有一些調皮的孩子劇烈的奔跑過,就會被家裡的長輩,或者族裡的長輩教訓,任何劇烈的活動都會消耗肚子里的不多的熱量,因此,這是被嚴厲拒絕的。

雲氏不太一樣,冬日裡的雲氏顯得更加的忙碌,坐在織機前面的婦人,手腳並用,努力的織綢,織布,一些手藝最高超的婦人則忙碌著織錦。

家裡找不到幾個閑人,廚娘攤開腿讓兩個學廚藝的小丫頭給她捶腿,站立了一早上,這雙腿早就撐不住她肥碩的身體了。

豹子一般的少年推著一輛牛車從廚娘身邊走過,牛車上堆著高高的竹簡,這是要送去雲氏書房裡的。

廚娘見少年特意把牛車停在她身邊,再看看他那張諂媚的臉就不耐煩的對捶腿的小丫頭道:「給你們的毛孩哥哥拿一張炊餅,要是敢動籠屜上的包子,仔細你們的皮。」

毛孩擦一把汗水笑道:「嬤嬤好人1

廚娘懶懶的道:「也不知道小郎是怎麼想的,養了這麼大一群能吃的半大小子,每天早上就能吃半籠屜的饅頭,老身看著就替小郎心疼。」

毛孩拍拍自己壯碩的胸口道:「能吃也能幹啊1

廚娘笑罵道:「外邊的背夫比你們能幹多了,卻沒有你們吃的多,看看,一個個都吃的跟牛犢子似的。」

毛孩湊到廚娘身邊諂媚的道:「都是您喂的好。」

廚娘哈哈大笑沖著廚房裡的小丫頭喊道:「你毛孩哥哥嘴甜,再給他一個肉包子。」

小丫頭甜甜的答應了,飛快的拿來了一張炊餅塞給毛孩,又給了他一個包著包子的手帕,

毛孩沖著小丫頭嘿嘿一笑,三兩口就吃完了包在手帕里的包子,將炊餅叼在嘴巴上,準備繼續推車。

見小丫頭沖他的牛車撇撇嘴,毛孩笑的更加開心了,等走遠一些,就能看見牛車上的另外一個肉包子了。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