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四零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零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1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四零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聽主父偃這樣說,雲琅的瞳孔都微微的收縮了一下。

正在思量如何應對的時候,公孫弘從孿呂蔥γ忻械某雲琅拱手道:「兩天走了一百五十里路,不堪顛簸,主人家速速擺上吃食,榮老夫大快朵頤之後,將你雲氏從頭到尾看上一看。」

兩個人都在做主,公孫弘的話可信度要比主父偃的話可信度高多了,因為,公孫弘的官職要比主父偃的官職小很多。

可是,相比主父偃,公孫弘卻是大漢朝真正的官員,至於主父偃,不過是皇帝的客卿。

雖然散騎常侍這個官職要比少府這個實職更加清貴,在話語權上卻遠遠不及。

雲琅決定聽公孫弘的,據他所知,主父偃的下場不太好,而公孫弘的下場雖然也不是很好,倒霉的時間卻比主父偃晚的多,而且,據說主父偃就是被公孫弘給殺掉的。

這件事情司馬遷寫的很清楚,雲琅決定相信那個傢伙。

「既然如此,少府請進府門一敘,雲氏雖然粗茶淡飯慣了,總會讓少府吃飽,不至於餓肚子。」

公孫弘是一個妙人,每當別人給他顏面的時候,他都會盡量的不給別人添麻煩,這就是他能活到現在的最大依仗。

「陛下要仆來雲氏看看,而且只讓老夫帶著一雙眼睛,不準帶嘴,老夫擅自改動了一下,嘴巴也帶來了,只是嘴巴最重要的功用不是說話,而是吃飯。

至於散騎常侍乃是自願隨老夫來雲氏瞧瞧,雲司馬不必多加理睬,只需讓揭者陪伴去雲氏四處走走也就是了。」

公孫弘說話的時候,主父偃一張胖臉迅速的變成了紫茄子,他萬萬沒有想到,公孫弘到了雲氏,連最起碼的同僚禮儀都不顧了,明目張的揭穿他的謊話。

雲琅似笑非笑的瞅著主父偃道:「雲氏並無揭者,好在長門宮的大長秋很願意與散騎常侍攀談,在下已經請了大長秋過來。

散騎常侍放心,雲氏對大長秋沒有秘密,他定能帶著您將雲氏看一個通透。」

主父偃怒目而視,雲琅依舊笑吟吟的,禮數周全。

公孫弘在一邊大笑道:「哈哈,當年阿嬌貴人被黜落長門宮,散騎常侍可沒少出力礙…哈哈哈。

長門宮一介荒僻宮苑,卻有一位大長秋真是罕見啊,原以為我大漢十二卿相不全,沒想到最後一位在長門宮……嘖嘖。

雲司馬能請動如此人物來款待散騎常侍,真是出乎老夫預料之外。」

雲琅笑道:「禮不可廢埃」

「是極,是極,老夫這樣的官位,有雲司馬相陪就心滿意足了。」

公孫弘心中極為暢快,話說完就牽著雲琅的手要茶水喝,要食物吃。

「豎子無禮1主父偃勃然大怒。

早就來到雲氏的大長秋將雙手插在袖子里,抖動著八字眉陰測測道:「怎麼?老夫沒有陪你的資格嗎?

散騎常侍既然要看雲氏,不如看我長門宮,雲氏有的我長門宮一樣不缺,雲氏沒有的,我長門宮反倒有很多,不可不看。」

站在屋子裡正給公孫弘倒茶水的雲琅瞅著主父偃被一大群長門宮宦官簇擁著去了長門宮,有些擔憂的道:「雲氏無妨,有阿嬌貴人的羽翼庇護不會倒霉。

倒是少府如此明目張的……」

公孫弘笑道:「無妨,無妨,時辰尚早,能否帶老夫先去看看雲氏鑄錢作坊?」

跟這樣的老狐狸套話自然會失敗,公孫弘匆匆的喝了三杯熱茶就披上大氅準備去看雲氏鑄錢作坊。

走在溫泉水道上,暖烘烘的地氣升騰而起,公孫弘越走越熱,揮手喚來一個仆婢拿走了大氅,他自己卻蹲在碧綠的菜畦邊上,神情的瞅著綠油油的菠菜。

「元朔二年的時候,陛下賞賜了雲氏一口袋種子,種子的數量很多,卻雜亂無章,很多種子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其中的功用,好在,經過兩年的辨別,有些種子的性能已經確定。

比如這種綠葉菜,極為耐寒,只要地氣足夠熱,就能在大雪中存活,葉柄吃起來極為鮮美,算是一門不錯的蔬菜。」

公孫弘聽了雲琅的解說點點頭道:「春夏之時吃綠菜倒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寒冬臘月能吃到綠菜,才是別出心裁埃」

雲琅苦笑道:「雖然奇妙,卻對百姓沒有多少好處,除非他們也能找到足夠多的熱泉,否則,冬日裡吃青菜終究是大夢一場而已。

雲氏出產的這些青菜,一部分自家食用,大部分都被長門宮買走,專門供應皇宮了。」

公孫弘皺眉道:「此風不可長,陛下膳食也要依照四時而動,如果壞了章程,陛下就會在冬日裡吃青果,夏日裡食用寒冰,最終會加重百姓負擔。」

雲琅搖頭道:「天下萬物終究是為人作伐的,只要我們善用地利,陛下這點小小的要求並不礙事。

反而會為天下農人多出一條生路。」

公孫弘站起身不解的道:「此言何解?」

雲琅笑道:『只要陛下,乃至勛貴們願意出錢購買冬日裡的綠菜,夏日裡的寒冰,百姓們自然就會尋找適合冬日種菜,夏日儲藏冰雪的法子,天下又多了兩門生計,有何不好?」

公孫弘想了想,指著雲琅道:「你的想法總是出人預料之外,且聽起來似乎在道理上也說得通,但願你的想法是對的。」

雲琅笑道:「讓百姓吃飽肚子,多一門活命的本事,總不可能是錯的。」

公孫弘一言不發。

路過一片胡蘿蔔地,雲琅俯身拔出兩根橙黃色的胡蘿蔔,放在清水缸里洗乾淨,遞給公孫弘一根道。

「此物第一次種植出來的時候呈紫色,在這裡種植了八次之後就逐漸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聽說胡人將此物的種子當做香料來使用,在下大著膽子食用了幾次之後,發現此物的根莖甜美,乃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就大面積種植,效果不錯。」

公孫弘咬了一口胡蘿蔔連連點頭道:「味道確實不俗。」

雲琅笑道:「阿嬌貴人最是喜歡此物,一日不可或缺,小女也喜歡此物,所以家中就多種植了一些。」

公孫弘又咬了一口胡蘿蔔嚼碎了吞下去之後道:「沒有後患?」

雲琅大笑道:「最早為牛羊食,而後少量食用,最後吃過的人都說,有此佳果,雖死無憾埃」

公孫弘聽了也爆發出一陣大笑。

雲氏的一條廊道就是一座很大的菜圃,能在寒冬看到這樣的景緻,確實讓人心醉。

走過一片菜瓜地的時候,見三五個小婢手裡拿著毛筆,不斷地在淡黃色的花朵上來回觸碰,公孫弘停下腳步,指著那些小婢道:「此為何意?」

雲琅笑道:「雌雄相交而已,春夏有蝴蝶,蜜蜂能幫助雌雄花朵傳粉,冬日裡不見昆蟲,自然只有動用人手了。」

公孫弘取過小婢手中的毛筆,在雄花的花蕊上撥動兩下,而後將沾滿花粉的毛筆放進帶果的雌花中抖動兩下,淫猥的笑道:「可是如此?」

雲琅大笑道:「少府莫要以為荒唐,雲氏就是依靠此法培育出來了一種新的蔬菜,一顆足足有八斤重,只要夏末播種,秋日就能收穫,冬日儲存,就能讓天下人一個冬日都有吃不完的青菜。」

公孫弘吃了一驚道:「此言當真?」

雲琅指指廊道的盡頭道:「眼見為實才好1

公孫弘搖頭道:「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真不了,老夫不以為你雲氏有如此偷天換日只能,自然要好好地觀瞧一番。」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