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四一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一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2)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四一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秋日裡已經長成的十三棵大白菜,如今已然被收割了,被僕婦們細心地用透氣的麻布一個個包裹好,放在不遠處的地窖里。

每一棵白菜都胖墩墩的,整整齊齊的碼在木板上,底下的根莖更是被一大團土包著,一個還算清秀的僕婦守在邊上,見雲琅來了,就連忙道:「每三天給菜根噴一次水,婢子不敢怠慢。」

雲琅笑道:「做了就成,沒必要天天守著它,這東西雖然金貴,還沒有金貴到讓你一直守著它的地步。」

公孫弘來到一棵白菜跟前,背對著雲琅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發現這個老傢伙的肩膀顫抖的厲害。

「畝產幾何?」公孫弘觀察了這十三棵白菜良久之後才問道。

「一大畝可以種植一千五百棵白菜,大田裡的產量自然比不上精耕細作的試驗田,所以,也不可能每一棵都長到六七斤,估計三四斤還是有把握的。」

公孫弘直起身子**著被麻布包裹的白菜喃喃自語道:「那也六千斤了……」

見公孫弘失態,雲琅就讓看守白菜的僕婦離開了這個通風的菜窖,低聲道:「在下發現,這東西似乎還有繼續變大的空間,如果再繼續優中選優繼續培育,一棵白菜長到十斤以上問題不大。」

「味道如何?」公孫弘一把抓住雲琅的手腕子,他抓的很用力,如同鐵箍子一般扣在上面。

雲琅扒拉掉公孫弘的手,隨手掀開包裹白菜的麻布,撕下一片葉子遞給公孫弘道:「微甜,可口。」

雲琅撕白菜的粗暴動作,讓公孫弘的心都顫抖了一下,狠狠的瞪了雲琅一眼,然後就接過白菜葉子慢慢的品嘗起來。

他吃的很仔細,連白菜幫子都沒有放過……

「這道菜是個好東西啊,冬日裡與豆腐一起熬煮,添加一些豬肉就是人間美味。」

公孫弘的三角眼射出電鋸一般的目光,讓雲琅頭皮發麻,他想不明白自己幹了什麼事情能讓公孫弘對他如此憤恨。

「這麼說,你已經吃過這東西了,是嗎?」

這種問話的方式絕對談不到友好,雲琅打了一個哆嗦道:「阿嬌貴人秋日的時候砍掉了一棵,我們品嘗了一下。」

公孫弘依舊瞅著那十三棵白菜看不出喜怒,過了良久,親自動手把雲琅掀開的麻布仔細的包在白菜上。

又親自數了一遍白菜,這才問道:「如何留種?」

雲琅笑道:「春日之後,將白菜上半部分砍掉,只留帶根的一半重新種植,而後自然就會接球,抽莖,開花,結種。

這東西生命力極強,不用太細心照料。」

「與油菜同?」

雲琅笑道:「本來就是油菜培育出來的,自然相通。」

「西北理工之術妙到毫巔,公孫弘佩服之至,如果雲氏能將此物獻於陛下,不僅僅你雲氏富貴可期,你雲氏子孫也將受用不荊」

雲琅發現公孫弘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有些慌亂,自然知曉他在擔心什麼,大笑道:「雲氏如今只有兩口,就算富貴到了極致又能如何,大白菜原本就是為了天下百姓能在冬日裡多吃兩口青菜才研製的。

雲氏從未想過要獨佔此物,一旦種子收穫的多了,自然要藉助官府之力傳播天下。」

公孫弘聞言大喜,鄭重的抱拳施禮道:「雲公所言足以愧煞天下碌碌之輩,公孫弘敬之,賀之。」

一個公字,徹底表明了公孫弘的態度,也就是說,從今往後,他將以平輩同等身份對待雲琅,並不以年齡為異。

雲琅笑吟吟的看著公孫弘,知道這傢伙還有別的話要說,大漢人說話歷來是先揚后抑,他早就習慣了。

果然,公孫弘施禮之後又道:「陛下千秋節就在眼前,雲公不妨以此物為陛下壽。」

話說到這個地步,根本就不容雲琅拒絕。

不過,公孫弘說的有些晚了,這東西已經被阿嬌預定了,因為培育白菜花的錢,全是人家阿嬌的……

「這東西必然會成為陛下眾多賀禮中的一員,不過呢,卻不是我雲氏的禮物,是人家長門宮的。」

聽雲琅說完,公孫弘皺眉道:「這是為何?」

雲琅笑道:「想要培育這東西,首先就要找最大的油菜,雲氏雖然也種植了很多油菜,最大的油菜卻不是出自雲氏,而是阿嬌貴人從關中大地上遴選出來的。

每一季油菜都要大規模的遴選一遍,雲家如何有這麼大的能力,更別說號令官府幫著辦事了。」

公孫弘聞言輕笑一聲道:「那麼說,這東西到底還是陛下的東西,你雲氏不過是負責保管而已?」

雲琅拱手道:「少府所言極是……」

公孫弘搖搖頭無奈的道:「有你這樣的家主,雲氏興旺可期!

可笑主父偃常說自己日暮途遠,只能倒行逆施,卻不知這是真正的取死之道,一介插標賣首之老賊,至今猶在大言不慚,真真是笑煞旁人啊1

公孫弘說著話與雲琅一起出了菜窖,隨口吩咐隨同他一起來的老僕,要他守好菜窖,除過那個要給白菜保濕的雲氏仆婢之外,不許任何人踏進菜窖一步。

「隨後就有少府中人,前來看守,雲公莫要阻攔。」

「長門宮……」

「阿嬌昔日肆意妄為,壞了不知多少好事,如今,只因為一時之怒,就砍掉一棵白菜,這如何使得?

白菜茲事體大,容不得阿嬌貴人再使小性子。」

雲琅沒有想到少府的權力會如此大,對阿嬌這樣的人都能下約束令。

在真正的權勢上,主父偃無法與他相提並論,這讓雲琅更加堅定了主父偃是皇帝替罪羊這樣的一個想法。

晁錯進言削藩,限制諸侯王的權力,結果被腰斬了,主父偃想出了更加陰險的《推恩令》,得罪的人更多。

反正晁錯已經死了,跟他有著相同經歷的主父偃如何會不死?否則拿什麼來平息諸侯王與勛貴們的怒火?

兩人繼續沿著廊道前行,走了一路,公孫弘就讚歎了一路,他第一次發現,大漢國的蔬菜種類原來如此之多。

黃瓜,青蒜,這些他沒有見過的青菜也就罷了,即便是大漢常見的冬葵,芹菜,空心菜,蔓菁這些常見的菜蔬,在雲家菜圃中也長得與眾不同,顯得格外高大。

「這一片菜圃堪稱雲氏莊園的精華所在,陛下也曾經看過,那時候還是盛夏,陛下之意並不在此,所以並未留心……」

公孫弘道:「陛下乃是天子,親農也不過是種植五穀,如何會知曉大漢到底有多少菜蔬?

阿嬌貴人也是如此,與陛下相比,她對農事知曉的更少,恐怕將你雲氏菜圃寶地當成她的花園了。

如此嚴冬,你雲氏菜圃依舊鬱鬱蔥蔥所為何故?」

雲琅太佩服這個人了,敢笑話皇帝五穀不分的人就他一個,天下人都知曉皇帝受不得批評,偏偏他似乎不怎麼在乎,什麼話都敢說。

估計他將來的之所以會以非列侯之位而成為丞相的原因。

劉徹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當全天下的人都對他唯唯諾諾的時候,身邊就該有一個敢批評他的人存在。

「這片地脈燥熱,冬日的時候落雪就融化,鑿開地脈地下就會有溫泉湧出,夏日種植菜蔬不見的好,卻非常適合冬日種植,是真正的寶地。」

公孫弘大笑道:「這就是你當初擯棄關外侯不要,一定要這塊土地的原因嗎?」

雲琅愣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並不做回答。

公孫弘大笑道:「寶地在合適的人眼中才是寶地,在不合適的人眼中一文不值。

天下人眼盲,看不清此地的價值,雲氏慧眼有加,這沒什麼不好說的。

當初人人都笑雲氏子愚鈍,老夫今日方知,愚鈍者乃天下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