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四二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二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3)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四二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廊道彎彎曲曲首尾相接。

走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原點。

半個時辰過去了,公孫弘才驚覺,自己才看了雲氏的菜圃與菜窖。

菜圃算不得大,也就兩畝地的樣子,他想不通自己為何會看了這麼久。

「當,當,當……」

雲氏的鐘聲響起,公孫弘站在廊道里眼看著雲氏忙碌的仆婢們紛紛放下手裡的活計,說說笑笑的沿著廊道穿過月亮門去了雲氏前院。

「少府,該進餐了。」

公孫弘禁不住搖頭道:「果然是鐘鳴鼎食之家,晚些進食無妨,老夫如今游性正濃,雲公可以繼續帶老夫四處看看,區區一座菜圃就讓老夫神魂顛倒,卻不知制錢作坊會讓老夫如何震驚。」

雲琅指著月亮門外來去的工匠道:「已經到了吃飯時間,這天下事有什麼事情能大的過吃飯呢?」

「皇命1公孫弘斬釘截鐵的道。

雲琅苦笑道:「少府行行好,人人都等這頓飯長力氣呢,皇命雖急,卻不差餓兵。

雲氏作坊數量奇多,不是一時半會能看完的,我們吃飽喝足之後再去慢慢看,疾風掠影的也看不明白埃」

公孫弘左右瞅瞅,發現他身邊的親衛也有些期盼之色,就苦笑道:「也罷,先吃飯,這是老夫第一次置皇命於不顧!飯菜不豐盛可不成。」

雲氏開飯,永遠是長安地界中最震撼人心的場面。

當六七百人在巨大的院落里分成七八塊進食,那種場面即便是見多識廣的公孫弘也驚詫不已。

他不是沒見過這麼多人一起吃飯,而是沒有見過這麼多人一起吃這麼豐盛的一頓飯。

所有的人都清洗過手臉之後才規規矩矩的坐在已經安放好的長條桌上,三四十個圍著麻布圍裙的婦人在在人群中穿梭,短短時間,每個人的面前就多了一個木盤。

公孫弘看的清楚,每個木盤裡都有,一菜,一湯,一缽子高粱米飯。

這完全顛覆了公孫弘對僕人匠奴們的餐食認知。最讓公孫弘驚訝的是,木盤中居然還有一顆雞蛋。

沒有號令,只要面前的餐食擺放完畢,僕婦匠奴們就迅速的開始進食,除過咀嚼食物的聲音之外,竟然再無喧嘩之聲。

「這一套是家裡的管事弄的,他出身匠奴,總覺得大戶人家就該有大戶人家的氣派,所以規定了食不言寢不語的規定。

卻不知雲氏那裡算得上是什麼大戶人家。」

「如果不是雲氏的婦孺就佔了全部人手的八成,老夫看到此情此景,一定會毛骨悚然。」

「我也知道這個樣子非常的可疑,所以啊,雲氏很少要工匠之外的男丁,就是為了避嫌。」

雲琅抱著閨女,給她圍上圍脖,用木勺滴了一滴牛乳在手腕上,覺得不燙了,才放在閨女面前,讓她慢慢的喝。

霍光面前的飯菜就非常的豐盛,這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喜歡吃的就是餃子,每頓飯沒有餃子吃就會發脾氣。

雲琅見公孫弘在打量這兩個孩子,指指霍光跟雲音道:「劣徒,小女1

兩個孩子太小,公孫弘稍微誇讚了一下,就重新那目光放在外邊的大食堂里。

他親眼看見,仆婢,匠奴對這樣的飯菜並無驚奇之意,飯量大的吃完盤子里的飯食,就會要求那些圍著圍裙的仆婢們再給添加一些,裝飯的仆婢也非常熟練的在人群里穿梭,對這樣的事情似乎非常的熟練。

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小丫頭跟一個一看就皮實的半大丫頭各自端著一個大盤子走上小樓,很快,公孫弘的面前就堆滿了食物。

雲家幾乎沒有什麼更多的講究,公孫弘也似乎認為這樣沒有什麼不妥。

用兩個小巧的銀勾將長長的鬍鬚分開掛在耳邊之後就開始進食。

他本想跟雲琅一邊喝酒一邊吃飯,一邊聊天的。

結果從開始吃飯,他就一句話都沒有說過,老御史中丞費通曾經說過,唯美食與美人不可錯過,這句話是至理名言,這一刻他深以為然。

大漢人的食物粗糙且古怪,反正他們總喜歡把肉食弄成肉糜之後再吃,即便是有大塊的肉食,不是蒸煮,就是燒烤,如雲氏這般將肉片切得極薄然後爆炒的手法他聞所未聞。

至於雲氏的羊肉更是滋味香濃,不但去除了腥膻味,還保留了羊肉特有的滋味,堪稱一絕。

公孫弘吃的飯食並沒有什麼出奇的,跟雲琅面前的飯食一樣,三菜一湯,一高粱米飯而已。

就在距離公孫弘不遠處的主樓上,長平,衛青,霍去病,張氏,曹襄也在用飯。

跟雲琅他們的三菜一湯不同,這裡的飯菜就要豐富的太多了。

曹襄夾了一塊魚肉,在湯汁里浸泡一下然後慢慢的吃了下去,在吃飯的同時,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母親。

長平就像是沒看見兒子在看她,慢條斯理的吃著面前的飯食,跟衛青低聲談論,公孫弘跟主父偃的來意。

「陛下這是不放心雲氏了,找了專門的人才來看看底細。」

衛青笑道:「公孫弘有富國之才,他來看看也就是了,主父偃來這裡做什麼?」

長平白了衛青一眼道:「就你是君子,到現在都不願意說說主父偃這個卑鄙小人。」

衛青放下筷子道:「看來啊,主父偃想出來的推恩令,卻是把皇族得罪的不輕埃

我倒是無所謂,去病有本事為他掙一個前程,即便是我給的他也不會要,至於家裡的那三個,做個富家翁平安一生也不錯。」

曹襄瞅瞅兩位大人的神色,見他們似乎並不生氣,就插話道:「聽長門宮裡的人說,阿嬌把主父偃關進馬廄里去了。」

長平笑道:「看樣子阿嬌知道些什麼,否則,以她現在的性子,不會做這種出格的事情。」

說完話又對衛青道:「您在幽州不是也有不少老部下嗎?雲琅說的人蔘你是不是也給家裡弄一些?」

衛青皺眉道:「你拿走了雲氏的三七,我已經覺得不妥了,怎麼又想著要人蔘?」

「我問過雲琅了,他說那東西是真正的好東西,據他說能吊快死的人的命。

這樣的好東西咱們就算是不做生意,也要多儲備一些才好,你們三個總是要上戰場的,有備無患。」

衛青搖頭道:「既然阿嬌已經跟陛下哭訴要這東西了,幽州那邊應該很快就有消息傳來了。

既然是老部下,自然能想到我這個老長官,且等著吧。」

曹襄見母親輕描淡寫的就把話題岔開了,連忙追問道:「主父偃是不是要倒霉了?」

長平瞪了曹襄一眼道:「學學去病,不該問的不要問,你是一員戰將,就不要輕易的去動問朝廷里的事。」

碰了一鼻子灰的曹襄咕噥一聲,就繼續低下頭吃飯,張氏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是在伺候霍去病用飯。

霍去病忽然放下筷子道:「阿琅為什麼一定要帶公孫弘將雲氏徹底的看一遍?

顯示他大公無私?」

衛青只是搖搖頭笑了一下。

長平道:「要雲琅大公無私,恐怕比所有人想的都要難,每當別人想要了解他的時候,面前都會出現一片疑雲。

讓人更想知道他的一切,可惜,知道的越多,就越是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也就對他有了更大的期待。

你如果把公孫弘看做陛下,就會明白雲琅為和要這樣做了。

讓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永遠保持期待感,是一種最好的存身之道。」

霍去病想了一下搖頭道:「不明白1

長平惋惜的瞅了一眼同樣一頭霧水的曹襄道:「這可能就是雲琅比你們高明的地方。

他至少知道如何將自己的長處發揮到極致……」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