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四三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4)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四三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4)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四三章公孫弘的奇妙之旅

老奸巨猾說的其實就是公孫弘這種人。

指望用一頓飯就收買掉這個老賊,雲琅即便是在夢裡都沒有這樣想過。

所以他只想給公孫弘看一個真實的雲氏。

人世間的很多誤會都來自於不了解,如果真正做到一目了然了,誤會與懷疑也就會少很多。

史書上用這種方式自證清白的人很多,王翦與李靖無疑就是最著名的兩個人。

一個邀請始皇帝的隨從看他的家裡,並且不斷地抱怨田宅太小,從而獲得了大量的賞賜,最終為他統兵五十萬滅楚國掃平了道路。

至於李靖,面對皇帝對皇帝懷疑的時候,做的更加徹底,他打開了自家大門,拆掉了影壁,自己酣睡於大堂之上,街上的行人只需扭頭就能看見他在大堂上的所有行為……

其實,這樣做挺慘的,卻很有效。

雲琅以為,只要始皇陵沒有被皇帝發現,看看別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雲氏將來絕對不能以神秘著稱於世,應該以智慧聞名全國。

這就是雲琅對雲氏的定位。

兩個孩子吃飯的模樣很快就引起了公孫弘的注意,畢竟,身為男子他從來沒有跟自己這麼小的孩子一起吃過飯。

雲琅卻似乎很習慣照料小孩子吃飯,一會給雲音擦擦小嘴上的牛乳,一會給霍光的魚肉剝掉魚刺,然後找機會自己狼吞虎咽兩口,看似忙碌,卻難得的溫情。

「這些事難道不該僕婦們去做嗎?」

雲琅抱著雲音笑道:「這是我的孩子,還是親力親為比較好,本來跟孩子在一起的時間就短,開春之後又要去白登山了,還是多親近些好。」

公孫弘皺眉道:「為何一定要去白登山?」

雲琅淡淡的道:「既然是我是大漢人,如何就不能去白登山呢?

誰都知道那裡是一座血肉磨坊,朝廷卻沒有半分退讓的意思,都說茲事體大,一退就會沒了血戰的勇氣,會讓匈奴看不起大漢人。

既然不能退讓,在下乃是騎都尉軍司馬,率兵去白登山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公孫弘嘆口氣道:「不後悔嗎?」

雲琅搖頭道:「不敢說後悔二字,近百年來戰死在白登山的大漢猛士不下三十萬眾,我沒聽說他們有誰說過後悔二字,所以,雲琅也不敢。」

「你是奇才,其實可以不用去白登山……」公孫弘低聲道。

白登山早就成了大漢國的屈辱之地,太祖高皇帝臨死前依舊念叨此事,凡大漢志士都引以為恥,所有人都知道在白登山屯軍,乃是下策,卻無人敢提撤兵二字。

「奇才?奇才也是父母生養的,與那些戰死的袍澤沒有什麼區別。

今日之所以帶少府看雲氏秘技,就是想要告訴朝廷,雲氏沒有白白的靡費皇恩,陛下給的每一分賞賜,都用在了正經事情上了。

雲琅只想請少府歸去之後回稟陛下,希望將雲氏莊園定為大漢農桑研究基地,萬世流傳下去,我想,區區一塊地,會長久的帶給大漢驚喜。」

「何不納入司農寺?」

公孫弘這句話剛剛出口,他就懊惱的拍拍腦門道:「不妥,不妥。」

雲琅無聲的笑了一下,見閨女跟霍光已經吃飽了,就把她交給乳娘,準備給公孫弘安排客房,休憩片刻之後,再去看雲氏工坊。

「不勞主人家費心,趁著時日還早,讓老夫多看看雲氏秘技,否則心中瘙癢難奈,享有休憩,也無心睡眠。」

眼看著雲音跟霍光被乳娘領著去午睡,雲琅邀請公孫弘直接穿過內宅去了雲氏工坊。

馬車作坊里的匠人們已經開始幹活了,即便是寒冬臘月,沸騰的人氣,忙碌的工作依舊讓人不覺得寒冷。

「雲氏的四輪馬車就產自這裡,最早的時候是為阿嬌貴人製作了一輛四輪馬車,後來陛下覺得雲氏四輪馬車還算不錯,就派了東方朔親自監督造了一輛輦車,陛下還算滿意。

於是,雲氏的四輪馬車從此蜚聲長安,接到的訂單多的數都數不清。」

公孫弘苦笑一聲道:「雲氏馬車賣遍了長安,此事老夫知曉,雲公可知你四輪馬車賣出去了,大漢國的馳道卻無法承受這種能夠馱負重物的馬車。

且四輪馬車的車轍比兩輪馬車的車轍要寬,於是,哈哈,大漢的馳道就多了兩條車轍,這並不符合大漢律法。」

雲琅笑道:「前面有車,後面有轍,既然前車是陛下,那麼,官府就不要怪罪馳道上會多出兩道車轍來。」

公孫弘大笑道:「人人都說其心可誅這四個字,老夫今日算是見到了真正其心可誅的人。

如果不是因為四輪馬車真正的用途是載貨,就算是老夫這裡,你也休想過去。

這天下是劉氏江山,劉氏又有幾人?還不是全天下人的?舉國之力換陛下一人歡心這樣的事情,在大漢國還是行不通的。」

雲琅仰面朝天忽然想起了汗血天馬的故事。

為了幾匹寶馬,皇帝派了十六萬將士遠征大宛……所以,這一刻他非常的鄙視公孫弘,這個老頭也是一個信口開河的。

不過啊,想想貳師將軍取天馬的事情發生在公孫弘死後,也不好多怪罪他。

老傢伙還算是一個聰明人,沒有被雲氏花里胡哨的馬車給蒙蔽住,而是敏銳的發現了四輪馬車載貨量更大這個事實。

「四輪馬車最重要的機關就是這個鐵轉盤。」

雲琅來到擺放轉盤的地方,輕輕撥弄一下轉盤,兩片轉盤就靈活的轉動起來。

公孫弘仔細的看了一下轉盤連接處,皺眉道:「居然是銅的?」

雲琅搖頭道:「是鐵的,包裹鐵軸的是兩片小銅瓦,這是為了有效的保護鐵軸,當鐵軸與銅瓦摩擦的時候,只要油脂足夠,就互不傷害,如果油脂供應不足,銅瓦就會被磨壞,一旦出了問題,更換兩片銅瓦,轉盤就能繼續運轉了。」

雲琅說著話就把一對銅瓦遞給了公孫弘,嘆息一聲道:「我總想藉助水力來切削銅鐵,讓鐵軸變得更加圓潤,讓銅瓦變得更加光潔,這樣就能極大的提升轉盤的靈活性,以及耐用性,到底還是失敗了。」

公孫弘放下銅瓦,跟著嘆息道:「欲速則不達,老夫雖然不懂這些道理,卻感慨你西北理工秘技之精妙。

不論是農事,還是馬車,至少讓老夫明白了一個道理,西北理工的學說,只會利民,強國,不會打亂大漢國剛剛建立起來的秩序。

從今往後,老夫定會全力支持雲公宣揚你西北理工的學說。」

雲琅深深一禮謝過公孫弘,然後指著滿屋子的工匠道:「士農工商,各安其道,豈不妙哉?」

公孫弘大笑道:「確實如此,農者種田補養天下,工者蓋屋架橋富貴天下,商者互通有無,便利天下,士子居於廟堂之上大可調配天下,此為四民之利。」

雲琅笑眯眯的看著自我感覺極度良好的公孫弘,這個老倌不可能知道當工商一旦形成了氣候,他們就會自動向士人索要說話的權力,索要調配天下的權力。

到時候,公孫弘再美的想法,也會被富裕起來的工商撕扯的粉碎,如果不給工商調配天下的權力,他就等著死無葬身之地吧。

離開了忙碌的馬車作坊,公孫弘只覺得不虛此行,短短半個時辰,他就發現了雲氏馬車工坊里的很多秘密。

其中以雲氏馬車工坊里的前秦流水工藝對他的震撼最大。

在馬車工坊里,一輛馬車被分成了無數個細節,製造車輪的絕對不會去製造車廂,車轅,更不會去製造轉盤。

他們永遠只關心自己的車輪。

公孫弘忽然覺得有些興奮,畢竟,從未有人知曉來歷的西北理工,在他的眼中已經出現了一絲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