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五零章煩躁的氣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零章煩躁的氣息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五零章煩躁的氣息

這樣霸氣十足的話,阿嬌已經可以說了。

自從她被貶斥長門宮,很多依附在她身上的勛貴們的日子很難過。

皇帝是一個勇猛精進的人,一旦跟不上他的步伐,就會被他無情的拋棄。

在大漢國,一個勛貴如果被皇帝拋棄了,他最好的下場就是在鄉間做一個富家翁。

如今,阿嬌又起來了,這一次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阿嬌,與過去的阿嬌完全不同。

顯得更加睿智,更加的高貴,也更加的自立。

那些被皇帝拋棄的勛貴們經過多方試探之後,發現如今的阿嬌與皇帝才真正算得上是天作地設的一對。

大漢朝自從經歷了呂后,竇太后時期之後,對權力掌控有著極度佔有慾的劉徹,下了死手限制後宮的權力。

也可以說,如今的衛氏皇后,權力出不了她的寢宮。

阿嬌就不同了,由於不是皇后,她反而可以盡情的發揮自己的力量,只要不失去皇帝的寵愛,她可以做任何事。

勛貴們深深地知道,美色對於皇帝並沒有多少吸引力,想要維持皇帝與阿嬌之間情義,基礎就是利害二字。

也唯有利害才能讓皇帝永遠的寵愛阿嬌。

大長秋最近做的工作就是接待大批來訪的舊勛貴,為了立威,讓那些勛貴們知曉阿嬌的厲害,所以才有了將主父偃放逐馬廄的舉動。

這些天,狼狽的主父偃已經被無數的舊勛貴們遠遠地參觀過,一些與主父偃有仇的傢伙,甚至主動來到馬廄羞辱一下饑寒交迫的主父偃。

「去雲琅家的藥房翻一下,看看他家有沒有人蔘,如果他敢暗藏人蔘不拿出來,就把他丟到馬廄里跟主父偃為伴。」

越想越煩躁的阿嬌坐起身,看著大長秋疾聲厲喝。

大長秋無奈的道:「雲氏與長門宮是一體的,如果有人蔘,雲琅豈有不拿出來的道理。

就算有,也一定是有原因的,您就不要胡思亂想了,既然雲琅已經說出來藥物的產地,模樣,幽州刺史就一定會找到的,您再稍等一段時間。」

阿嬌等藥婆婆走了,就蓋上一張毯子苦笑道:「還是快些好,快些好,雲琅會明白的,他也該知道我有了孩子跟沒有孩子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大長秋嘆息一聲道:「身邊的人多了,負擔也就重了,責任更是讓您食不知味,老奴甚至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是好事還是壞事。」

阿嬌拍著發燙的額頭自嘲的一笑。

「當初幽居長門宮的時候我深恨帝王的薄情,勛貴們的勢利,如今皇帝變得深情了,勢利的勛貴們又來了,我又會覺得煩躁,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人啊,永遠都在得失之間徘徊,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真是可憐礙…」

大長秋呵呵笑道:「平常心,您只需要以平常心待之便可,您沒有野心,您想要的只是陛下的情義罷了。

既然有了這個目標,我們就向這個目標前進,不管情義是怎麼得來的,靠什麼得來的,並不重要。

明年,明年就會大不同,大不同1

老虎吐著白氣吭哧吭哧的在院子里上躥下跳,一刻都不得安閑,由於有了一個碩大的肚皮,這讓它的動作變得非常的遲緩。

老虎早就累了,可是它不敢停下來,霍去病就站在二樓上,手裡拿著一根長棍,只要老虎敢偷懶,他就會下死手。

雲琅抱著閨女憂愁的看著可憐的老虎道:「還是太肥了,這麼下去可怎麼得了1

曹襄笑道:「你不缺喂老虎的那幾塊肉吧?」

雲琅看著曹襄嘆息道:「老虎就該自己捕食才好。」

曹襄怒道:「你又在影射我是不是?」

雲琅退開一步道:「你最近怎麼這麼難以相處,我說的就是老虎,不是你。」

曹襄抓抓臉依舊憤怒的道:「我已經答應去白登山了,為什麼人人都用一副憐憫的目光看著我?」

「主要是他們認為你不可能活著從白登山回來……」

「我會死么?」

「不會,你母親,你繼父,他們應該早就衡量過你去白登山的利弊了,既然催著你去,那麼,你活著回來的可能性超過了八成1

「你有幾成回來的把握?」

雲琅瞅瞅懷裡的閨女笑道:「只要我腦子不抽抽,自己跑去亂軍陣中找死,活著回來的可能性大概是十成1

曹襄有些好笑地指著雲琅道:「我只有八成,為什麼你會有十成可能?

你有我這麼多的家將護衛么?你有我家這麼多的老兵么?」

雲琅憐憫的看著曹襄道:「我這些天,孔雀開屏一樣的向大漢皇帝展現我雲氏的家底,你以為是為了什麼?」

曹襄疑惑的問道:「不就是想要爵位么?」

雲琅搖搖頭道:「是要告訴皇帝,以及全大漢的臣子們,我——雲琅對大漢國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比你們這些愚蠢的勛貴要重要一千倍。

大漢國以後還想要什麼新東西,好東西,第一個條件就是要保證我不死!

一旦白登山發生了什麼不可言之事,要保證我是第一個被朝廷撤下來的人。」

「你完全可以不用去白登山1

雲琅咬牙切齒的道:「我如果表現出不想去的意思,皇帝捆綁也會把我捆綁去,既然如此,不如我自己請求去白登山,再展現我的作用,這樣對誰都好。」

曹襄弄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也就不生氣了,悄悄地對雲琅道:「這麼說,去了白登山之後,我最好跟你在一起是吧?」

雲琅笑道:「沒錯,跟著我應該是最安全的。」

今天是雲琅跟宋喬的文定之禮,去宋喬住地送禮的是長平,她現在就愛干這個,自從霍去病成親沒有她出面之後,她就怨念不斷,聽說雲琅要成親,硬是把自己放在了一個大家長的位置上,大小事情無不需要經過她之手。

很奇怪,蘇稚在雲琅面前飛揚跋扈,在長平面前就沒有半點煙火氣了。

看著她施禮送長平出來,雲琅總覺得那個一板一眼的閨女不是他認識的蘇稚。

霍去病老婆張氏仰著頭站在長平身邊,說話帶著濃重的鼻音,頤氣指使的模樣很是欠打。

見張氏用一根手指挑起蘇稚的下巴嘖嘖讚歎,雲琅就只好對霍去病道:「能不能管管你老婆?」

霍去病從樓上跳下來,看了一眼自己老婆,搖頭道:「沒辦法管,那個婆娘早就瘋了,她總是嫌棄我的女人太少,正滿世界給我找呢。」

曹襄伸長了脖子看了一眼張氏,然後低聲道:「我怎麼有一種張氏在給她自己挑女人的感覺,看她跟女子在一起,我總覺得不論是手法還是行為都跟我以前很像埃

阿琅,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雲琅點頭道:「我也覺得去病老婆喜歡女人多過喜歡男人1

「夠了啊!調侃我也該有個限度。」

曹襄又看了一眼張氏跟蘇稚,用肩膀頂一下雲琅道:「你發現了沒有,蘇稚也好像很喜歡被張氏調戲……這裡面是不是有事?」

雲琅的腦子裡立刻出現了很多後世見過的畫面,用力的搖搖頭把這些少兒不宜得畫面甩出腦袋,義正辭嚴的道:「張氏身手了得,蘇稚打不過1

兩人正暗自嘀咕,長平已經帶著一群爪牙走了過來,笑吟吟的對雲琅道:「十天之後成親1

「宋喬同意了?」

鑒於長平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手段,雲琅不放心的追問一句。

「有什麼好推辭的,水到渠成的事情,也容不得她拒絕。」

長平回答的硬梆梆的,這是一貫的做派。

雲琅有些不放心,將雲音給了長平,不理睬蘇稚的阻攔就大踏步的走進了宋喬居住的小樓,無論如何,他都要聽宋喬親口答應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