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五一章罵你是愛護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一章罵你是愛護你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五一章罵你是愛護你

或許是要成親的緣故,這座小樓里的氣氛似乎也有些旖旎,燭光透過紅色的紗燈之後,光線就成了暗紅色。

宋喬坐在一張矮几後面,正在一張白絹上寫著什麼,不時地用手帕擦拭一下眼角,看得出來她似乎非常的難過。

「長平頤氣指使習慣了,骨子裡又有些盛氣凌人,不是一個好的說媒人。

你也知道,我身邊能擔任這個大任的人只有長平跟阿嬌,如果請阿嬌來,你會更加的難受,兩害相權取其輕,只能是長平了,你忍忍,這段時間過去就好了。」

雲琅想要靠近宋喬,發現這個女子起身躲到了帷幕後面,只好停步。

「我沒有生氣,真的沒有,長平長公主來給我們訂婚,是我的福氣,她也沒有看不起我,只是說了一些媒人該說的話,順便教訓了我一些婦人該遵守得典範。」

宋喬的聲音從帷幕後面傳出來,似乎有些羞澀。

雲琅笑了,壓低了聲音對宋喬道:「想你的家人了?」

「嗯1

「能確定你的長輩都去世了么?」

「是的。」

「這樣啊,你其實可以在驪山修建一座衣冠冢的,時時祭拜,他們就會活在你的心裡。

雲氏莊園就是你的家,你想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我們成親之後,不會捆住你的手腳,應該讓你感到更加愉悅才好。

如此,你嫁人才有意義,如果感受不到快樂,你隨時都能拒絕我的,這樣的婚事不舉行也罷。」

宋喬沉默了片刻,然後澀聲道:「你是我見過最好的男人。」

雲琅大笑道:「你才見過幾個男人啊,既然打定主意了,就不準反悔,我這就去準備婚事了。

你乖乖的待在這裡等著出嫁就好。」

「你總是這樣待我……」宋喬有些慍怒。

「哈哈哈,想聽情話,以後有的是機會,我會讓你聽到吐的……」

「呀——你這個壞人」

一隻荷包從帷幕後面丟了出來,雲琅撿了起來,放在鼻端嗅一下大笑道:「真香,歸我了。」

剛剛走出小樓就看見蘇稚那張毫無表情的死人臉。

「說點私房話1

雲琅匆匆的解釋了一下,就迅速離開,然後就聽到蘇稚大聲的對宋喬吼叫:「你就不能矜持一點嗎?」

長平自然是不會等雲琅的,她很喜歡雲音,最重要的是雲音這孩子喜歡香噴噴的人,只要能讓這孩子鼻子舒服了,她就不會哭鬧。

疲憊的老虎也跟著長平走了,它發現,只要跟著長平,那個很兇的傢伙就不會逼迫它上躥下跳。

梁翁,劉婆笑眯眯的守在小樓下,見雲琅挑起了一根大拇指,就一起哈的叫了一聲,就去忙了。

天可見憐,小郎終於要成親了。

雲琅每次見阿嬌的時候,都有些心旌搖動,這一次同樣不例外,大漢婦人似乎很樂意向男人展現自己優美的一面。

於是,雲琅見到阿嬌的時候根本就不敢抬頭。

阿嬌的屋子熱的如同火爐,地板下面流淌著溫泉水,四根巨大的蟠龍銅柱還不斷地向外散發著灼人的熱氣,因此,在這樣的房間里不穿衣服都熱,更何況雲琅還穿著厚厚的裘衣。

阿嬌自然就不一樣了,她只穿了一身紗衣,紗衣下面有沒有衣服雲琅根本就不敢看,反正,阿嬌曼妙的身材在一瞥之間就讓雲琅的鼻子有噴血的衝動。

當一個古典美人與現代女郎的火爆身材融合之後,阿嬌就絕對變成了一個妖孽。

「屋子裡很熱么?」阿嬌半躺在錦榻上慵懶的問道。

「不熱……」

「那你滿頭的汗水是怎麼回事?」

「每次見到您,我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心亂如麻,努力思量就把自己逼迫到這個份上了。」

「還算是老實……」

不等阿嬌說出什麼曖昧的話,冷著一張臉的大長秋就把一張紗幕拉開,擋在雲琅跟阿嬌之間。

「哈哈哈……」阿嬌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情大笑了起來。

「小子十日後就要成親,不知能否有幸邀請貴人駕凌。」

「咦?你要成親了?誰家的閨女?」

「妻方出身璇璣城1

「哦?藥婆婆的那個大弟子?她有身孕了?」

「啊?我們還沒有成親呢1

「滾蛋,就你這幅色胚樣子,能放過好人家的閨女?

卓氏女還是別人老婆呢,你不一樣沒放過?」

「這不一樣1

「有什麼不一樣的,總之是你們男子佔了女子的便宜,然後就成了薄情郎,把人家一腳踢開,自己快快活活的娶新婦。

我聽說啊,那個卓氏女如今正在陽陵邑賣自己的家產呢,你就不過問一下?畢竟是你閨女的母親。

你要了小的,總不能就把大的丟過牆吧?」

雲琅哀嘆一聲,覺得自己似乎來得不是時候,正好碰到阿嬌心情不好的時候。

他忽然想起阿嬌也是被人家拋棄過的,所以……他雲琅很自然的就成了阿嬌眼中薄情的負心郎。

「卓姬是人家老婆……」雲琅覺得自己的辯解似乎有些蒼白無力。

「明知人家有夫君,你為什麼還要去招惹?」

「我哪裡知道她第三天就嫁人了。」

「無恥,卑鄙,下流……」

一連串的咒罵從阿嬌的嘴裡噴吐出來,這一開口,就足足罵了一柱香的時間。

雲琅好幾次想要站起來跑路,大長秋的一隻手就按在他的肩膀上,只要他動一下,那隻手就變得如同泰山一般沉重。

罵完人,宣洩怒火完畢的阿嬌立刻就變得容光煥發,尤其是在換上了一件枚紅色的長裙之後,更是顯得精神奕奕。

「走啊1

「去哪?」被罵暈頭的雲琅茫然的問道。

「看你的新妻子1

「我沒有舊妻子1舊恨新仇一下子湧上心頭,雲琅梗著脖子反駁。

「哼,再不走,我就把卓氏女弄來給你當老婆,讓你一家三口徹底的團圓1

這個威脅實在是太可怕了,雲琅絲毫不懷疑阿嬌有這樣的本事。

無奈的站起來,泱泱的出了長門宮。

阿嬌自然是不會在這樣的寒夜裡走路的,兩個壯碩如山的婦人抬著一頂軟轎跟在後面。

大長秋跟雲琅並排走著,對於雲琅幽怨的目光視而不見。

長門宮的馬廄就在雲氏跟長門宮的中間。

此時正是寒風呼嘯,冷月清輝的時候,裹著裘衣的雲琅都被凍得手腳發麻,只有一身單衣跟一堆草料禦寒的主父偃更是不堪。

他的吼叫聲已經完全變調了,就像野獸的嘶嚎,根本就聽不出是人喊叫出來的。

一排燈籠經過馬廄,主父偃似乎聽到有人來了,嘶吼聲變成了凄厲的哀嚎:「貴人饒命,貴人饒命礙…」

大長秋對雲琅聽到主父偃的嘶嚎聲還面不改色的樣子很滿意,倒是阿嬌命人停下了軟轎,軟轎拐了一個彎就走進了馬廄。

當主父偃見到阿嬌的軟轎之後,居然從草料堆里鑽了出來,歪歪扭扭的跪倒在地上,將腦袋在地上碰的梆梆作響。

此時的主父偃已經沒有了絲毫的雍容模樣,他的臉凍得烏青,兩隻手腫的如同饅頭一般,身上沾滿了草芥,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阿嬌從軟轎中探出頭來,瞅了一眼主父偃,笑著對跟進來的雲琅跟大長秋道:「這兩個該死的混賬東西辦事不力埃」

阿嬌的話音剛落,大長秋袖子里的鞭子就已經抽在了那兩個跪在地上的侍衛身上。

大長秋下手極重,一鞭子下去,侍衛身上的老羊皮襖就裂開了一道縫隙。

四五鞭子之後,侍衛身上的皮襖就變成了碎片。

主父偃絕望的抬頭看著阿嬌道:「身負皇命,不敢不從1

阿嬌大笑道:「當**迫我離開大內的時候,烏妝都不允許我拿走的可是你主父偃?」

聽到這句話,主父偃徹底明白了一件事,想從阿嬌這裡得到寬恕根本就不可能。

他第一次開始痛恨自己,為什麼要捲入宮闈爭鬥裡面去。

他篤定的認為,阿嬌縱算是不斷地折磨他,卻不敢取他的性命,畢竟,直到此時,他依舊是銜皇命而來。

於是,咬著牙道:「貴人不喜主父偃,何不一劍殺之,如此折磨大臣,有失皇家法度。」

阿嬌笑而不答,兩個剛剛被懲罰過的侍衛,猛地跳起來,提起一桶飲馬的清水,連著裡面的冰碴子兜頭倒在主父偃的頭上。

主父偃如同被烈火焚燒了一般,慘叫一聲,就在地上用力的翻滾……

大長秋看了一眼主父偃,然後對呆若木雞的雲琅道:「罵你是愛護你,這才是阿嬌泄憤的方式1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