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一五二章割耳謝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二章割耳謝恩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五二章割耳謝恩

寒風呼嘯的寒夜,雲琅的腦袋在不斷地冒蒸汽。

跟在阿嬌的軟轎後面低聲問大長秋:「主父偃可是大臣礙…」

大長秋無所謂的冷笑一聲道:「比之齊王如何?」

「那個齊王?」

「韓信1

「我聽說還有一個被剁成肉醬的……」

「哦,你說的是梁王彭越啊,他這人就是不知足,太祖高皇帝削掉了他的職權,放他歸鄉,本來就是在放他一條生路,他偏偏要在太後面前哭訴,他不被剁成肉醬,誰能被剁成肉醬?」

雲琅挑起大拇指道:「言之有理1

出了長門宮就是雲氏,一道大門豎在中間,長門宮的侍衛打開大門之後,阿嬌的軟轎就進了雲氏。

也就是說,這道大門是針對雲氏而設的,只有長門宮的人可以隨意進出雲氏,雲氏絕對不能隨意的進出長門宮。

在大漢國,只要是被皇帝,皇族,大臣們公認的皇帝正牌老婆,權力大的嚇人。

呂后且不說,僅僅是竇太后一人就能掌控大漢政權二十年。

阿嬌如果不是因為驕縱的緣故丟了皇后的位置,估計當場弄死主父偃都算不得什麼大事。

主父偃的喊叫聲逐漸遠去,雲氏的牛皮大燈籠已經全部點起來了。

出來迎接的不僅僅是雲氏的所有家人,即便是阿嬌,衛青,霍去病,張氏,曹襄也站在主樓前躬身施禮。

這就完全是在行君臣之禮了。

自從衛青知道阿嬌沒有回歸皇宮當主人的消息之後,就對阿嬌保持了起碼的禮敬。

沒人比他更加清楚,自己的姐姐衛子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她之所以能當皇后,完全是因為時事造就的,加上出身問題,想要如同阿嬌一般掌控大權完全是一個夢想。

現在,這樣子也不錯……

皇家的氣勢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東西,不論是掌燈,提香爐,打著屏山的宮娥,僅僅是兩邊雁翅般排開的金甲侍衛,就能讓人窒息。

阿嬌並未下軟轎,只是探出頭仔細的看了一眼全身被七八個燈籠照的發亮的宋喬,滿意的點點頭,就賞賜了一盒子亂七八糟的好東西,就有宦官開始喝道,軟轎轉了一個彎之後就揚長而去。

從進到雲氏,再到離開雲氏,也就一柱香的時間,即便如此,劉婆,梁翁,以及平遮已經激動地不能自己。

一直站在黑暗處的公孫弘笑著搖搖頭就重新回到了他的住處,把剛才的見聞又疼里去了。

雲琅送阿嬌到了門口,見阿嬌沒有再召喚他的意思,也就回到了宋喬的小樓邊,眼看著宋喬跟蘇稚站在樓前,長出一口氣道:「最後的障礙也清除了……」

蘇稚蹦蹦跳跳的來到雲琅面前歡喜的道:「六朵宮花唉,六朵宮花唉,這是諸侯禮。」

雲琅抓抓頭髮,對於這些規矩,他一無所知。

他很奇怪蘇稚這個山門中的女子居然也知道。

不過轉眼一想也就明白了,只要是關於嫁娶這樣的事情,一個女孩子如何會不知道,不清楚呢。

「六朵宮花?」湊過來的張氏羨慕的看了一眼羞澀的宋喬,然後回頭看著霍去病道:「我只有四朵。」

霍去病點點頭道:「以後給你弄幾十朵戴。」

張氏認真的看著丈夫道:「我要上面有金絲的。」

霍去病笑道:「我會給你弄來純金的。」

「滾開……」張氏有些生氣,她覺得霍去病是在敷衍她。

長平看著幾個嬉鬧的少男少女,對一臉羨慕的兒子道:「你成親的時候有七朵。」

曹襄揉搓一下被凍得生疼的面頰道:「我明天就娶妞妞好不好?」

長平嘆口氣道:「你娶妻哪有那麼容易,一來要經過大宗正,二來,要經過你舅舅,我這個做母親的什麼態度發兒無足輕重,總之,你想娶妞妞,後果很嚴重,只要婚訊傳出,你牛伯伯就休想在軍中任職。」

衛青忽然笑道:「去提親吧,老牛的弓弩校尉可能要換一個地方去當了。

再說,老牛多年以來在北方與匈奴鏖戰,傷病奇多,趁這個機會去南邊吧,陛下收復嶺南的心意不會更改了。」

長平大急道:「不可,老牛是你麾下的一員猛將,沒了他,你怎麼辦?」

衛青背著手瞅瞅天上的月亮有些落寞的道:「陛下不會讓同一位將軍在我手下太長時間的……」

這一夜,雲氏無眠……

公孫弘本來已經準備要走了,卻又留了下來,一頭鑽進雲氏的機關消息模型房又不願意走了。

他像一個剛剛獲得新玩具的孩子,對裡面的每一個模型都愛不釋手。

並且親自拜會了那兩個會捏泥人,用麥秸木片修建宮室模型的的傷殘野人。

公孫弘走,也就是主父偃走的時候,既然公孫弘不想走,那麼,主父偃只能繼續在阿嬌家的馬棚里受罪。

雲琅覺得主父偃可能要死了……不管是誰,在大冬天裡被人用冰水澆透幾乎就沒有什麼活路了。

事實上,人類的求生精神還是顛覆了雲琅對人類的認知。

聽大長秋說,主父偃竟然在寒夜裡奔跑了一夜,用自己的體溫蒸發乾了身上的水汽,平安的渡過了那個寒夜。

不知道一個饑寒交迫的人是用什麼樣的意志讓自己奔跑一夜的,雲琅自付做不到。

「死到臨頭的時候就能做到了,只要這個人想要繼續活下去,他就能爆發出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力量。

主父偃出身貧寒,幾經周折之後才有了富貴,這樣的人哪裡會少了毅力,成名之後又積蓄了大量的錢財,家中嬌妻美婢一樣不缺,對他而言,好日子才剛剛開始,如何能捨得死?」

衛青似乎對主父偃這種人非常的熟悉。

「公孫弘既然知道主父偃是在垂死掙扎,他自然要好好地利用一下這個機會致主父偃於死地。

打蛇不死悔三秋,這樣的決斷公孫弘還是有的。

不過啊,阿嬌不會讓主父偃死掉的,畢竟,這不是陛下的意思,懲罰一下主父偃陛下不會管,殺死主父偃陛下會不高興的,以阿嬌現在的見識,她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長公主似乎更加熟悉長平。

他們兩人的判斷是對的,中午的時候,衣衫光鮮的主父偃被送來了雲氏。

僅僅十天的光景,大腹便便的主父偃就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有著狼一樣惡毒眼神的瘦峭主父偃,他的兩隻眼睛紅的如同炭火,不僅沒有半點虛弱的意思,反而顯得很精神。

惡毒的目光從雲琅,公孫弘的身上掃過之後,就閉上了眼睛,不知道他心裡在盤算什麼。

雲琅瞅瞅主父偃滴著黃水的耳朵,覺得這傢伙的左面的耳朵可能沒希望保祝

就上前一步拱手道:「先生可要在雲氏裹傷?如此嚴重的凍傷,恐怕會讓您無法抵達長安。」

主父偃猛地睜開眼睛,掏出一把刀子一刀就把左面的耳朵給割下來了,這隻耳朵果然沒救了,割下來的時候居然沒有流多少血。

主父偃用一隻手捧著耳朵沖著雲琅獰笑道:「某家就用這隻耳朵來感謝雲氏的厚愛。」

雲琅笑道:「先生誤解雲琅的意思了,我只想給你裹傷,不過,這隻耳朵割下來也好,先生此去長安路途遙遠,不方便保護這隻耳朵,留在雲氏也好,先生日後有空閑,再來取走就是。」

說完話就對梁翁道:「找一個木盒好生將先生的耳朵收起來,中間多放置石灰,冰片等防腐香料。」

主父偃看著梁翁拿走了他的耳朵,沖著雲琅猙獰的一笑。

公孫弘懷裡還抱著一架水車模型,見主父偃已經交代完畢了事情,就對馭者道:「回長安1

主父偃不顧耳朵根子還在流血,也吩咐蓬頭垢面的馭者,下令啟程,無論如何,他一刻都不想在雲氏多停留一刻。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