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五四章大奸若愚的雲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五四章大奸若愚的雲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五四章大奸若愚的雲琅

古代的豬牛羊肉其實都不怎麼好吃,尤其是大漢時代的牲畜,依舊帶著野性。

雲家養的豬豬嘴很長,如果沒有被豬圈圈住,這些豬在三五個月里就會變成野豬,長出獠牙來不算什麼事情。

只有經過一代代的飼養,也才能慢慢的褪去野性,豬肉的品質也會逐漸上升。

不過呢,閹割過的豬,還是不錯的,不論是肌肉的紋理,還是表面的特徵,都有了後世豬的模樣。

因此,雲氏殺豬一般是不扒皮的,對於一道豐美的紅燒肉來說,沒了豬皮,就少了至少三分滋味。

殺豬的時候豬會瘋狂的嚎叫,似乎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殺羊的時候就沒有這樣的麻煩了,它們會一聲不吭的接受命運。

至於殺牛這種事,就需要有一顆大心臟,因為牛一般也不會反抗,只是那雙大眼睛里會有淚水流出來。

「不要在我面前殺牛,該死的,把它牽的遠遠去殺,娘的,牛流出來眼淚快把我的心給融化了。」

曹襄大聲的嚷嚷著,他喜歡吃牛肉,卻不喜歡看著牛被殺掉。

冬日裡宰殺牲畜,是個很好地季節,不想夏秋日,殺一頭豬能把全世界的蒼蠅都吸引過來。

對於大漢勛貴來說,如此大規模的宰殺牲畜依舊是一種非常奢侈的行為。

尤其是牛,如果沒有阿嬌點頭,雲氏也不能宰殺自家飼養的肉牛。

霍去病身著麻衣,扛著半片牛就去了山居,吃牛肉長力氣,他準備放起來慢慢吃。

李敢殺羊殺的性起,一上午的時間,就有十二隻羊死在了他的刀下,不僅僅如此,他剝羊皮的手藝如今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貴公子原來是不幹這些活計的,自從這三個人跟雲琅成了好友之後,對於農家的活計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現在莫要說殺牛,殺羊宰豬這類需要勇氣的活計,即便是下地割麥他們三個也是一把好手。

冬日裡如果有個小爐子,人們就會想著利用這個小爐子烤點什麼。

衛青就是這麼乾的,一個不大的長條鐵爐子里燃燒著木炭,爐子上面有細鐵條編織的鐵篩子,一大塊牛肉就放在鐵篩子上,正往外吱吱的冒著油脂。

「雲琅說凍了一夜的牛肉吃起來最是可口,這話可能是真的,今天吃的牛肉要比昨天吃到的新鮮牛肉嫩了好多。

雖說只有鹽巴這一道調味料,論到好吃程度,我覺得那些被烹調的花里胡哨的牛肉,還是遠遠不足這用炭火鹽巴製作出來的牛肉。」

長平用一把竹夾子把酒肉翻了一個個,笑道:「都說君子遠庖廚,誰能想到,這樣自娛自樂的吃東西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您以後去了軍中,這樣的爐子可不能少。」

衛青啞然失笑,拍拍長平的手背道:「雲琅對牛肉的說法,其實是符合天地道理的。

所謂欲速則不達,任何想要一心完成的事情,都不太容易,如果把自己放在第二,第三的位置上,等前面的人該栽的跟頭栽完了,該探索的東西探索完了,第二或者第三再慢慢跟進,如此一來,成功的可能性就要高的太多了。

董仲舒如今咄咄逼人的想要把儒術獻給陛下,陛下至今還在猶豫之中,並未形成一個清晰的意見。

董仲舒如今的所作所為,頗有些倒行逆施的意思,利用手中掌控的權力大肆的打壓,消滅諸子百家,也不過是陛下不願意看到諸子百家擾亂民心,默許的一種行為。

如今,董仲舒以儒家宗主自居,竭力推行儒家學說,而儒家門人也確實爭氣,如今漸漸地形成了氣候。

再過一二十年,儒家或許真的能夠一統我大漢思想,這是另一種形式的統一,在儒家看來,這個功業不下於太祖高皇帝一統天下。

我們不知道雲琅是否與儒生公孫弘達成了什麼條件,僅僅就他二人合力對付主父偃就能知道,他們至少有了默契。

長安到淮南,足足有兩千里,這才過了多長時間,就傳出董仲舒要來長安參加雲氏大婚之禮。

如果就時間來看,董仲舒應該還在來長安的路上呢,那麼,是誰替董仲舒做了這個決定呢?」

長平將烤好的肉從鐵篩子上取下來,放在衛青的面前道:「公孫弘?」

衛青點點頭,給烤肉上面撒好鹽巴,大大吃了一口,很是滿意,這牛肉烤的不老不嫩剛剛好。

「其實,五年前衛綰罷相的時候,陛下就有意讓公孫弘出任宰相,只可惜太后那一關並未過去,所以就找了老好人薛澤來過渡一下。

明年開春,將是陛下大展宏圖的一年,薛澤無論如何不可能繼續就任宰相了,怪不得他敢對主父偃半點情面都不留。」

衛青吃完牛肉,用手帕擦擦嘴笑道:「公孫弘今年六十有四,董仲舒今年五十有四,王臧今年五十有二,二十年間或許會有大作為。

可是,二十年後呢?

雲琅今年剛剛滿十七歲1

長平默默地點點頭,然後苦笑一聲道:「可是,他只有一個人。」

衛青大口吃著牛肉笑道:「自從認識了雲琅,你改變了多少?阿嬌改變了多少?去病,曹襄,李敢他們改變了多少?

你甚至可以繼續想——陛下改變了多少?

對於人來說,雲琅就是一場瘟疫,你看著,不出十年,等他家裡的這些少年郎一一長成之後,公孫弘,董仲舒,王臧他們放在朝廷里的五十個文學郎中,未必能斗得過他們。

這麼多年以來,西北理工是我見過的最可怕的一種學說,這種學說處處以人為本,處處從人的本性出發,先是口腹之慾,而後是衣食住行,再後來……我就不敢想了。

如果以兵法來論雲琅的行為,可以稱之為將要取之,必將與之1

長平伸長脖子瞅瞅正坐在一根杠子上跟蘇稚談笑的雲琅,越看越覺得傻,狐疑的道:「他有這麼深的心思?」

衛青也抬頭看看不遠處的雲琅,低聲笑道:「明年這個時候你再看他1

長平搖搖頭,她還是堅信雲琅是一個有些小聰明的小子,絕對不是衛青口中的老奸巨猾之輩。

「你炒的松子為什麼很容易剝開?不像我跟師姐烤的松子,要用鎚子砸著吃?」蘇稚很喜歡椒鹽味道的松子,整天都吃。

雲琅剝開一顆松子丟嘴裡道:「先用清水泡,然後加調料大火煮,然後風乾,最後加沙子炒就能吃到開口松子了。」

「哦,下回試試,對了,師姐真的聽你的話,親自帶著鋤頭領著人去給你家修祖墳去了。

托我找石匠刻碑文,你家先祖的名字是什麼,寫給我,刻碑要用。」

雲琅原本笑的很開心,聽了蘇稚的話,一下子不說話了。

「怎麼不說話?你家不是在中山國嗎?」

雲琅艱難的搖搖頭道:「我不知道爹娘的名字……」

蘇稚嘆了一口氣道:「怪不得人家都不喜歡我們山門中人,我們為了掩飾山門,總是遭謊,遭的自己都信了。

既然已經遭謊了,那就要把謊話硬撐到底,不知道爹娘的名字,你就給他們起一個,不論如何,你心裡想著他們也就是了。」

雲琅搖搖頭道:「在不知道我是什麼原因被丟棄之前,我不準備原諒他們。

名字你去想,阿貓阿狗都無所謂,回頭告訴我一聲就好。」

說完話他就跳下了木杠子,憤怒的沖著不聽話的老虎吼了一聲,然後就匆匆的上樓去了。

瞅著閨女睡得通紅的小臉,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樂文手機版網址: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