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六一章劉徹的疑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一章劉徹的疑惑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六一章劉徹的疑惑

宋喬的膽子越來越大了,在度過開始的羞澀期之後,蘇稚就很難再控制她了。

如今,她已經可以面不改色的坐在雲琅對面吃飯,並心安理得的接受紅袖跟小蟲的服侍。

雲音烏溜溜的眼睛一直在看她,看著看著忽然張嘴大哭了起來,將頭埋在爹爹的懷裡,很沒志氣的用小指頭指著宋喬。

雲琅搖晃著閨女,一隻手還摩挲著閨女的後背,這讓她很快就停止了哭泣,只是大眼睛上還掛著兩滴晶瑩的淚珠。

宋喬沒有育兒經驗,見雲音似乎不喜歡她,就有些委屈。

「你應該經常抱抱她,讓她熟悉你身上的味道就好了。」

「她不讓我抱她。」

「那就等她睡熟之後再抱。」

「有用?」

「當然,如果你願意讓她吃奶的話……」

「滾開……我沒有奶水1

「孩子也不是一定要吃奶水……」

「這孩子第一次見你就乖乖的讓你抱,現在卻不喜歡要我抱她,你說,這是不是因為你是她父親,而我不是她母親的緣故?」

「別傻了,孩子這麼大的時候啊,還沒有形成她的獨立意識,現在做的一切都是出於本能。

人呢,比較高級,至少懂得判斷,如果是一窩小雞,小鴨子,只要它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動物是誰,它們就會把這個動物當做母親。

孟大,孟二就是這樣,所以,他們哥兩現在有調動雲氏所有雞鴨鵝的本事。

我之所以能很快被孩子接受,最大的原因是孩子在我的懷裡感覺很舒服,知道不?我懷裡曾經抱過不下十個嬰兒。」

宋喬大驚:「都是你的?」

雲琅看了宋喬一眼道:弟弟妹妹……」

「你有十個弟弟妹妹?」

「憫孤院里我是老大……」

「什麼叫憫孤院?」

「就是專門收留人家不要的孩子的地方。」

「有這樣的地方?」

「有……閨女睡著了,你抱一會。」

「說說你的過去吧,我們馬上就要成親了,我卻對你的過去一無所知。」

雲琅沉吟了片刻,抬頭看著宋喬道:「我和這個世上的所有人都不同,這是我唯一能告訴的事情。「

宋喬抱著雲音低聲道:「門禁非常嚴厲么?」

雲琅搖頭道:「是不可說,一旦說了,這世上很多學問以及認知就會被摧毀。

我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這件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還在仔細探索中,那一場恐怖的災難讓我離開了所有我熟悉的人,以及熟悉的世界……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又好像過了很久,是時間出現了問題,是啊,是時間出現了問題。」

雲琅幾乎囈語一樣的話,宋喬一個字都沒有聽懂,她探手握住雲琅的手道:「既然是不好的回憶,就不要去想了,你現在有了女兒,馬上就該有妻子,很快又會有孩子,你該多想想這些事,莫要為過去煩惱。」

雲琅笑道:「你是好人,既然被我喜歡上了,你也不可救藥的喜歡上了我,那麼,就準備擔驚受怕的過一輩子吧。」

宋喬嫣然一笑,理一理雲音蜷曲的頭髮點頭道:「你也是好人,比一般人好得多……」

雲音睡得很熟,她不知道,在她的腦袋上方,正有兩張臉越貼越近……

「如此說來,雲氏並沒有積累多少錢財?」劉徹翻動一下簡牘瞟了一眼張湯。

「三五千萬還是有的,相對雲氏諾大的家業來說,不算多,也不算少。」

張湯回答的非常謹慎。

「朕聽聞,雲氏的馬車風行長安,即便是吳國之地也有求購之音,雲氏的桑蠶作坊堪稱日進斗金,雲氏鑄錢更是收益驚人,就這還不說雲氏家中的土地,牛羊,雞鴨的產出。

進項如此龐大,錢都去了哪裡?

長門宮起步晚,產業也不如雲氏繁雜,而阿嬌已經給朕儲蓄了一萬萬錢。」

劉徹有些生氣,大漢國內的富人,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個的金娃娃,更是他予取予奪的目標。

在他看來,商賈,豪門,都是一群寄居在百姓身上吸取百姓,國家血肉的寄生蟲。

既然一個個吃的腦滿腸肥,那麼,在適當的時候,斷然沒有讓這些人塵歸塵,土歸土的道理,那些讓商賈,豪門肥起來的血肉,不能就這樣消失,這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鬥地主,打土豪,劉氏江山就是這麼來的,豬養大了就要宰殺,豬可以死,豬肉不能浪費。

雲琅雖然不能輕易殺掉,卻能通過律法,時不時地罰罰銅,降降罪讓雲氏保持一定的規模,卻不至於坐大。

「雲琅常說,雲氏的錢財都是僕婦,工匠,們辛苦賺來的,所以在分配的時候,僕婦,工匠都能分到不算小的一筆錢財,雲氏雖然拿最大的一份,日常的花銷也非常的驚人。

據微臣所知,區區一個雲氏,身家堪比上戶的僕婦,工匠就不下十餘人。」

「砰1劉徹重重的拍了案幾一巴掌怒道:「將錢財分散於奴僕,他與那些豪門,商賈有何區別1

張湯笑道:「凡是身家達到上戶者,都會從雲氏分離出來,這是雲氏的一條厲禁,微臣所說的那十餘戶,其姓名已經錄在官府民冊上。

不管從那一條來看,僕婦,工匠們拿走的那一部分財貨,都與雲氏無關。」

劉徹楞了一下,狐疑的道:「他真的在散財?」

張湯無奈的回稟道:「啟奏陛下,雲琅將這種分配財貨的法子叫做獎勵。

他還說,世上本來沒有人才,只是錢給的多了,也就成了人才。

微臣開始以為他是在說笑,在雲氏停留的久了,就發現,他說的都是真的。

在整個雲氏,雲琅只做計劃,至於怎麼完成,全看雲氏僕婦與工匠們的。

他從不插手,只等待收穫。

雲氏最初之時,全部身家加起來不足三百萬,當一個僕婦問雲琅要蠶種,準備養蠶的時候,雲琅就花錢購進了大量的蠶種,準備了很多養蠶的器具……

到了春蠶收割蠶絲的時候,雲琅獲利五倍,秋蠶之後,雲琅獲利二十倍。

等到第二年春蠶又開始的時候,雲氏獎勵那個要蠶種的目不識丁的婆子一成份子,然後,春蠶收割,那個叫做劉婆的僕婦就成了大漢真正的上戶人家,其母女二人已經落戶陽陵邑,且在陽陵邑購置了家業,只是依舊住在雲氏而已。」

「你收了雲氏多少好處,如此賣力的幫他吹噓1劉徹的怒容不見了,多了幾分調侃的意味。

沒想到張湯居然跪地道:「很多1

「咦?還真有,雲氏不會也獎勵你了吧?」

張湯笑道:「微臣雖然不才,除卻陛下的賞賜,此生還不準備再接受他人的賞賜。

微臣說的好處是,雲氏的種子,雲氏的雛雞雛鴨,小豬,小牛,小羊,以及蠶種,農具等物。

這都是微臣利用陛下派遣去雲氏公幹的時候趁機採買的,兩年過後,家中老妻以為,已經可以不指望微臣的俸祿過日子了。」

「有意思1

張湯再次拱手啟稟道:「雲氏發家與眾不同,無剝削平民之事,無戕害大漢之實。

這也是微臣最想不通的一點,按理說,有一得必有一失,微臣到現在都沒想到到底是誰失去了雲氏賺到的這些財貨。」

「比如說朕?」劉徹也皺起了眉頭,天下財貨的總數是有數的,一個人多拿了,那麼,必然就有人少拿了。。

張湯搖頭道:「陛下是最大的受益者……」

劉徹點點頭道:「朕也是這麼認為的……來啊,詔五經博士來見朕。」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