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六六章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六章請君入甕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bp;bp;bp;bp;

bp;bp;bp;bp;董仲舒註定是雲琅生命中的匆匆過客,此人不敢深交,且萬萬不可與他混為WwW..l

bp;bp;bp;bp;大千世界中,有些物種天生就帶著毒素,最好敬而遠之。

bp;bp;bp;bp;與董仲舒相比,少了一隻耳朵的主父偃看起來就慈眉善目多了。

bp;bp;bp;bp;短短一個月之內,雲琅總共被彈劾了七次,這七本彈章全部來自於主父偃。

bp;bp;bp;bp;如果按照彈章的內容來治雲琅的罪過,至少需要五馬分屍才能宣告正義勝利,如果再把雲氏滿門抄斬,那將是正義的壓倒性的勝利。

bp;bp;bp;bp;不過,當這七本彈章全部都出現在阿嬌手裡的時候,就屁用不頂了。

bp;bp;bp;bp;「你看看,滿篇說的都是我的罪過,還把董君的事情剜出來說我不守婦道。」

bp;bp;bp;bp;雲琅看了那本彈章,上面說的是他雲琅跟董君交惡的事情,最後藉助酷吏張湯除掉了董君,還說董君冤枉至極,上面半個字都沒有提及阿嬌,也不知道她說的事情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bp;bp;bp;bp;「不僅僅如此,這封彈章裡面還有關於李少君的事情,說雲琅施法弄死了李少君,並且引得上林苑被冰雹襲擊,上林苑損失慘重,還說陛下行在周邊有妖人環伺,需要儘快處置,以為天下戒1大長秋也打開一份彈章一邊看一邊給阿嬌解說。

bp;bp;bp;bp;阿嬌嘆息一聲,用一隻手撐著紅撲撲的面頰憂傷的道:「他瘋了?又在影射我當年的巫蠱之事,這件事連陛下都忘記了,他為什麼又要提起?」

bp;bp;bp;bp;大長秋笑道:「牲口棚里關押了六天,醫者說主父偃至少減壽十年,這可是大恨啊,如何能不回報?」

bp;bp;bp;bp;阿嬌笑道:「他也太沒用了,明明知道這樣的法子不能動我分毫,你說說,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bp;bp;bp;bp;大長秋嘿嘿笑道:「又是太祖高皇帝故智——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藹—哈哈哈哈,他最近正在籌劃將閨女嫁給齊王劉次昌,還請求陛下准許他趕赴齊地就任齊國國相呢。」

bp;bp;bp;bp;阿嬌一下子來了精神,用胳膊撐起上身笑吟吟的問道:「齊王可曾答應?」

bp;bp;bp;bp;大長秋笑道:「自然答應了。」

bp;bp;bp;bp;阿嬌咯咯笑道:「那就幫他一把吧1

bp;bp;bp;bp;雲琅黑著臉道:「這樣做是不是」

bp;bp;bp;bp;阿嬌瞟了雲琅一眼道:「狼窩裡出了一隻小羊羔啊!好啊,大長秋。你把這些彈章全部都留著,他雲家大壞事沒幹一件,小壞事卻多如牛毛,人家主父偃在很多事情上還真的沒有冤枉他,請陛下再三思一下1

bp;bp;bp;bp;雲琅無奈的道:「在渭河上修碼頭,在驪山上修山居,在荒原上放牧,這些都是跟您學的埃」

bp;bp;bp;bp;阿嬌撇著嘴道:「你憑什麼跟我比?就靠你一個小小的少上造頭銜?真是笑死我了。」

bp;bp;bp;bp;「好吧,我贊成齊王娶主父偃的女兒總成了吧?」..

bp;bp;bp;bp;阿嬌冷笑道:「明明是一個壞蛋,偏偏把自己弄得跟大善人一般,有本事你放開主父偃試試,看人家到時候能弄死你全家不?」

bp;bp;bp;bp;雲琅當然沒有興趣當農夫與蛇裡面的那個農夫,事實上,他只要一想到主父偃離開雲氏割掉耳朵送給他的場面,心頭就忍不住冒寒氣,這是生死之仇,沒辦法解開了。

bp;bp;bp;bp;齊國臨淄有0萬戶人家,僅租稅一項,就有黃金24萬兩之多,人民富饒,超過長安。這兩年不知怎麼了,連續兩年都沒有禮物獻上來,皇帝正在追問其中緣由,估計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有旨意下來。

bp;bp;bp;bp;因為是皇家的私事,所以,知道的人大多是皇室中人,像主父偃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這些宮內事情的。

bp;bp;bp;bp;當皇室中人都在紛紛與莫名其妙的齊王拉開距離的時候,主父偃這個時候靠上去,只會讓皇帝更加的憤怒。

bp;bp;bp;bp;這是**裸的背叛。

bp;bp;bp;bp;「齊王啊,干錯事情了,他那裡有煮鹽的利益,臨淄那個地方又是有名的魚米之鄉,跟城陽王劉喜一樣,都是最富有的諸侯國,連續兩年都沒有給陛下上貢,這是說不過去的。

bp;bp;bp;bp;再加上早就聽聞,齊王劉次昌與他的姐姐不清不白的,陛下準備下死手來對付是很自然的一件事。

bp;bp;bp;bp;主父偃未必就不知道齊王面臨的危機,人家這也是在死里求活呢。

bp;bp;bp;bp;只要他去了齊國擔任國相,就能抓住齊王的把柄來要挾齊王,心存不軌埃」

bp;bp;bp;bp;阿嬌三言兩語就把主父偃的打算分析的絲絲入扣,這個從小就在富貴圈子裡長大的女子,終於有了她該有的見識跟智慧。

bp;bp;bp;bp;大長秋道:「其實也就是一個由頭而已,陛下前兩年殺人太多,現在變得穩重了,不再胡亂殺人,而是開始學著用律法來懲處罪人了。」

bp;bp;bp;bp;「齊王死定了是吧?」雲琅滿懷期望的問道。

bp;bp;bp;bp;阿嬌冷笑一聲道:「誰能比我更加了解阿彘?當齊王第一次沒有送來禮物的時候,就已經在阿彘的心中紮下了一根刺,當他第二年還沒有送來禮物的時候,他在阿彘的心中早就成了必死之人。

bp;bp;bp;bp;今年見小梁王,城陽王,淮南王慘敗於陛下之手,再加倍送來了禮物想要彌補,哼,為時已晚了。

bp;bp;bp;bp;為了一點財貨就弄得國除人死的,也不知道劉次昌是怎麼想的。陛下猜測的沒有錯,他就是心懷不軌1

bp;bp;bp;bp;雲琅笑道:「估計在他們心中認為,不想當皇帝的諸侯就不是一個好諸侯。」

bp;bp;bp;bp;「哈哈哈還真是這樣的,大漢的諸侯王就沒有幾個是安穩的。」

bp;bp;bp;bp;三人說說笑笑的就把主父偃的命運給決定了,然後他們就不再提起主父偃。

bp;bp;bp;bp;阿嬌今天喊雲琅過來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富貴鎮。

bp;bp;bp;bp;相比雲氏跟長門宮在渭水邊上修築的水路碼頭,富貴鎮的碼頭更是大的嚇人。

bp;bp;bp;bp;僅僅三年,長安三輔的人已經開始習慣使用煤炭作為燃料了。

bp;bp;bp;bp;對於大城市裡的居民來說,燒柴其實非常的不方便,不僅僅是不耐燒的問題,僅僅是煤炭即便是濕的也能燃燒這一點,就比柴草柴火好的太多了。

bp;bp;bp;bp;於是,富貴鎮在兩年的時間裡,已經擴大了五倍不止。

bp;bp;bp;bp;如果阿嬌允許人們進山大規模的開採煤炭,那麼,富貴鎮變大十倍並不是不可能的。

bp;bp;bp;bp;雲琅說的很清楚,驪山裡面的煤炭還不足以支撐到富貴鎮變成一個通都大邑。

bp;bp;bp;bp;這就註定了富貴鎮絕對不能以煤炭為真正的主業,否則,一旦煤炭被挖掘光了,富貴鎮將會無以為繼,最終重新變成一個荒城。

bp;bp;bp;bp;會因為煤炭而興盛,也會因為煤炭而衰落,這是經濟規律確定的一定會發生的事情。

bp;bp;bp;bp;如今,依靠人力背煤,就能有效的控制採掘進度,也能有效的延長煤市存活的時間。

bp;bp;bp;bp;至於這裡出產的煤不夠整個長安人用的這一點,雲琅並不擔心,只要人們知道煤炭是個好東西之後,很快,就會發現其餘煤礦的。

bp;bp;bp;bp;背煤自然是一項辛苦的勞作,不過,對於那些赤貧的野人來說,是最穩當,最快的來錢方式,能幫助他們度過最艱難的時光,並且完成自身的初步積累。

bp;bp;bp;bp;「蠶絲,我們已經儲存了很多,絲綢也有了一些,如果再算上家裡的禽蛋,豬羊產業,支撐富貴鎮幾千人的生計還是有些單薄了。」

bp;bp;bp;bp;「你雲氏的舟船,車馬,也應該併入富貴鎮。」

bp;bp;bp;bp;見阿嬌跟大長秋兩人眼睛閃爍著賊光,雲琅啞然失笑道:「您兩位就沒有想到藥婆婆跟蘇稚她們的作用么?」

bp;bp;bp;bp;阿嬌皺眉道:「什麼作用?」

bp;bp;bp;bp;「如果把醫館開的很大,再依靠醫館行採藥,製藥之事,這同樣是一個非常的產業。

bp;bp;bp;bp;如果貴人能夠把人蔘,三七這些貴重藥材的集散地放在富貴鎮,不出五年,我敢保證醫藥兩項產業,就會成為富貴鎮最吸引人的第方。

bp;bp;bp;bp;再者這也會變成長門宮最大權力的來源1

bp;bp;bp;bp;阿嬌的眼前一亮急急問道:「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