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一六七章雲中誰寄錦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七章雲中誰寄錦書來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貴人如今雖然不是皇后了,卻擁有比皇后還要自由的權力,而皇后最重要的一個職責就是——母儀天下!

天下人以陛下為父,所以風調雨順,生殺予奪之權在陛下,皇后當為天下之母,自然要和風細雨,哺育天下臣民。

民間常有嚴父慈母之說,因此,貴人的行事風格就不可暴虐,陛下為了準備與匈奴的大戰,必然就會顯得嚴苛一些。

這個時候貴人就該表現出極大的仁慈,極大的耐心,讓天下人知曉陛下之所以嚴苛,是為了保護所有人不為匈奴所傷害。

如今,我大漢醫者奇缺,在鄉野之地,百姓一旦染疾,或者求助於巫祝,或者託庇於神明,這兩者雖有安慰之功效,卻無治病之奇能。

如果貴人有心,將醫藥兩道遍布天下,救治百姓於水火之中,則貴人當為我大漢之母……

一個妻子,需要賢良淑德,需要美艷的容貌,而一個母親,就完全不需要這些,即便是滿面皺紋,貌如無鹽那又如何?」

阿嬌陷入了長久的思索……

雲琅見狀,悄然退出,大長秋也跟著走了出來。

「如何施行?」

「財力不足,全是空談1

「長門宮中多年的私蓄不算少1

「放諸天下,依舊是杯水車薪1

「嘶——需要如此之多的財貨支持?」

「僅僅是初期,就需要在長安三輔修建醫館,藥鋪不下千家,而這些醫館,藥鋪絕不能以盈利為目的,也就是說,醫館裡面的醫者,藥鋪的運營都需要長門宮財物支持,而且不是一年兩年,而是十年二十年,乃至千秋萬世……

做了這麼多,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讓百姓染疾之後,不至於哀嚎於床榻,路死於溝壑。」

「此為千秋功業1

「非常人行非常事,阿嬌本非非常人,行此非常事正當其時,不管能做到什麼地步,阿嬌都將成為千古婦人之典範。

何為高貴,不是身披紫羅,萬人朝拜,人人畏懼就能成為高貴之人的,而是要讓百姓敬仰,人人愛戴,哪怕是身著麻衣,吃粗糲的食物,也能讓百姓從心底里喊一聲貴人,方為這世上最尊貴的人。」

大長秋長吸了一口氣道:「那就先從富貴鎮開始吧,而後是陽陵邑,再後來是霸陵,長安,浠水……」

雲琅指指主樓道:「阿嬌貴人還沒有答應呢。」

大長秋笑道:「會答應的,她已經在想自己成為萬民之母之後的場面了。」

雲琅笑道:「如此,甚好……注意啊,一項德政往往會在施行的時候會變成害民之政,如何監督,如何施行,我會立一個章法的,回頭就送過來。」

「錢,依舊很重要……你的意思是不問陛下要錢?」

「問陛下要錢?你覺得可行么?」

「不可行1

「那就自力更生吧,至少貴人以後想要舉辦元旦時那樣奢華的聚會是不可能了,如果非要舉辦,那麼,收益一定要比花費大很多才好。」

「阿嬌這些年盡給別人辦事了,卻沒有拿到錢,以後要改改……」

雲琅笑著告辭,大長秋則雙手插在寬大的袖子里目送雲琅離開,他覺得,雲琅這一次出的主意,非常的好。

雲琅回家之後,心情也很好,畢竟,能讓大漢的百姓有病之後有一個看病的地方,無論如何都是好事。

雖然大漢的醫者很不靠譜,醫藥也非常的值得懷疑,然而,畢竟還是有一些真正的醫者,真正的醫藥,只要慢慢的摸索,慢慢的發現,總會找到最好的醫療之術的。

大漢時代正是漢民族從散漫走向一統的時代,也是版圖逐漸固定的時代。

雲琅覺得自己既然已經站在源頭上,就有必要慢慢的將所有好的事情一件件一樁樁的安插進去,看看能不能一直流傳下去。

反正漢人喜歡從歷史中尋找答案,他就準備給大漢的歷史里塞進去更多有益的東西,讓後世人多一個選擇。

回到家裡的時候,宋喬做了雕胡飯,這東西非常的難得,雕胡菜本來就難得,雕胡飯在長安更是難得一見。

高粱米一樣的東西吃到嘴裡卻有難得清香氣,配上秋日裡曬的野菜,柔津津的很有嚼頭。

雲琅吃的香甜,雲音,霍光就不一樣了,他們對雕胡飯的反應不是很好,即便是宋喬給他們的飯碗里澆上肉糜,他們一樣不喜歡。

雲音扭過身子就去找乳娘吃奶,霍光沒有奶水喝,只好羨慕的瞅著吃的滋滋作響的雲音,不斷流口水。

「大女不能再吃奶水了,她已經長得很大了,再吃奶水也吃不飽。」

「不用管她,餓了名自然會吃飯的,小光,吃飯1

雲琅吼了一嗓子,霍光打了一個激靈之後,就趕緊低頭吃飯。

「夫君今日心情很好埃」

宋喬吃了一口飯隨意的問了一句。

「與你有關1

「跟妾身有關?」

「是的,跟你,還有藥婆婆,蘇稚有關,今天說動了長門宮在天下大肆的修建醫館,藥鋪,將這些醫館,藥鋪當做一種福利來做,從今後,大漢的土地上,很快就會有不要錢的醫館,藥鋪來幫助百姓了。」

「咦?有這樣的好事情?」

雲琅推開飯碗嘆息一聲道:「沒法子,不管是蘇稚,還是你,亦或是藥婆婆,你們都習慣給人治病,哪一個能站到前面去收錢?

以你們三個人的性子,百姓如果沒有錢你們難道就不給人家治病了么?」

「那自然是不成的,賺錢是小事,治病才是大事情。」

雲琅攤攤手大笑道:「就知道你們會這樣想,所以啊,我就乾脆給阿嬌出了一個好主意,錢跟藥材由長門宮出,你們只要負責治病救人就好。」

宋喬笑眯眯的點頭道:「我夫君真是體貼,妾身算是沒有嫁錯人,這張錦書您就收好了,妾身就當沒看見。」

宋喬說著話就從懷裡掏出一張錦書遞給了雲琅。

「這是什麼?誰的錦書?」

「看過之後就知道了,一個怨婦寫的……可憐啊,花心思寫的錦書,不敢拿出來,只敢放在禮物盒子里。」

雲琅打開錦書,看了一眼無奈的道:「人家就是寫給你看的,不是寫給我的。」

「寫給妾身看的?嘖嘖,您瞧瞧,這首短歌,寫的情真意切,哀婉絕倫,妾身可沒有這樣好文採的情人。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凄凄復凄凄,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你也真是心狠,這樣一個驚才絕艷的美人兒也捨得放棄。」

雲琅吃飽了,還是端起了飯碗繼續吃,準備用飯堵住嘴,這樣就不用說話了。

宋喬笑道:「這就不說話了?看來啊,你跟人家歡好的時候就存心不良。」

雲琅的飯碗被宋喬奪走了,雲琅只好苦笑道:「當時誰都沒有存著天長日久的念頭,就是,時間,地點,環境非常適合,於是就有了大女。」

宋喬瞅了一眼豎起耳朵聽閑話的霍光,沒好氣的在霍光圓腦袋上拍一下道:「快點吃飯,今天的字還沒有寫完呢。」

霍光見師母的臉色不好看,趕緊低下頭猛吃,就差把腦袋塞碗里了。

「總之,就是一筆糊塗賬是不是?」

雲琅笑道:「我們可以糊塗,大女卻糊塗不得,也不敢糊塗,一旦糊塗了,這孩子的出身就麻煩了。」

宋喬傲然抬頭道:「有什麼好糊塗的,大女是我的長女,以後有人問起,就這麼說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