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六八章做小事之前先要吹大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六八章做小事之前先要吹大事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阿嬌的行動能力非常的強悍,在雲琅還被迫跟宋喬研究卓姬送來的《白頭吟》的時候。

一座高大的木頭樓閣已經悄無聲息的完成了最後的裝修,矗立在富貴鎮最繁華的十字街口。

門頭上的招牌無比的巨大,被一匹紅色綢緞包裹的嚴嚴實實看不清上面寫著什麼字,只是高大的屋子,奢華的陳設,就讓富貴鎮里的人圍觀良久。

蘇稚背著手站在大門前,驕傲的掃視了一眼圍觀的人群,就走了進去。

「主事的怎麼是一個小女子?」人群中有人竊竊私語。

「長門宮的鋪子,怎麼沒有用商人?」

「會買煤么?雲氏已經把我們害慘了,如果長門宮再來,咱們哪來的活路喲。」

「要不,找找郭大俠,請他幫我們說項說項,長門宮如果也賣煤,我們就只能吃煤了……」

「找郭大俠也沒用,長門宮啊,不是雲氏,雲氏都不給郭大俠顏面,你指望長門宮會給?」

「長門宮不賣煤,也不會與民爭利,這裡要開的是一家醫館,一家藥鋪,聽說是貴人體恤百姓,專門為百姓抒危解難的。

我還聽說,在這裡看病不要錢,買葯只收本錢,而看病的先生都是貴人特意從璇璣宮請來的高人,從今後,我們富貴鎮的人算是有福了。」

說話的人正是郭解。

這段話如同投入水裡的石子,眾人先是安靜了一下,然後立刻就炸鍋了……

「郭大俠,果真如此?」

「郭大俠,我老母可以找高人看病?」

「郭大俠……」

東方朔站在官衙門口,眼看著郭解被眾人圍在中間,就笑著回去了。

有了郭解在,他就不用學商鞅立木,也能做到讓百姓相信官府的話。

官衙的內宅里,大長秋安靜的坐在矮几後面喝茶,見東方朔進來了,就取出一卷簡牘遞給東方朔道:「以後就讓郭解按照這上面的條陳做事就好。」

東方朔笑道:「官府如果頒布刑罰,百姓不敢不信,如果頒布善政,百姓就會議論紛紛。

人心吶,真是奇怪,他們寧願相信一個遊俠,也不願意相信真正的官府。」

大長秋挑挑壽眉道:「這是自然的,人們一想到官府,就會想到徭役,賦稅,編練,只會往壞處想,如何會往好處想呢。

雲琅當初跟我說要樹立一個道德標杆,老夫還以為是他在胡鬧,現在看起來,這人的確好用。」

東方朔笑道:「這兩年來,郭解日日行善,幫助我們與豪強爭鋒,也就是因為有他,富貴鎮如今才能保持平和一片。

富貴縣中多豪俠,這些豪俠已經被縣衙收編了,人吶,一旦有了官身,就會有很大的變化,以前他們唯郭解馬首是瞻,如今,卻以律法為先。

再過兩年,某家認為郭解就能壽終正寢了。」

大長秋搖頭道:「不必,此人還有大用,皇家醫館,藥鋪,今後要大行其道,不僅僅是富貴鎮一家有,只要是我大漢的州縣之地,都該有一個醫館,一個藥鋪,皇家恩德必定要散播到大漢的每一寸國土上。」

東方朔感慨的道:「這樣的計謀才是真計謀,耗費不多,就能接百姓之心,遠比大軍征討更有用處。」

「慢慢來吧,這樣的德政以後會越來越多,陛下行疾風暴雨之事,貴人行春風化雨之能,按照雲琅所言,一手大棒,一手蜜糖,必定能讓天下安。」

接下來的三天里,郭解不斷地向外宣傳阿嬌要在全大漢建立醫館,藥鋪的消息,也向外宣傳,長門宮正在招納大量的醫者,一旦被長門宮錄用,將會一生衣食無憂。

不得不承認,遊俠們的消息渠道遠比官府管用,當關中已經傳遍這個好消息的時候,官府才慢吞吞的發布了消息,證明遊俠所說確有其事。

於是,無數的游醫日夜兼程的向上林苑湧來。

不管在哪一個時代,醫者都是專門的人才,只要是醫者基本上都能做到衣食無憂。

如果一個醫者不辭辛勞的來到上林苑想要謀取一個衣食無憂的職位,那麼,這位醫者的本領明顯是不過關的。

於是,培訓就成了必須有的節點,且不可少。

雲琅不知道阿嬌是怎麼安排的,不過,看到宮裡的宦官這些天不停點的進出長門宮,就知道對這件事阿嬌非常的上心。

總體來說,開無數的免費醫館基本上就是一個夢想,這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機構,只要想想後世的衛生機構就知道這是一個龐然大物。

即便是再如何精簡,也不是阿嬌一個小小的長門宮所能推動的,皇帝也不會眼看著長門宮的勢力增長到這個地步。

他給出的不過是一個希望而已,解決宋喬,蘇稚她們眼前的困難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富貴鎮裡面突兀的出現一個與大漢格格不入的醫館,藥鋪是不合常理的。

接下來的一年多時光,雲琅又不在上林苑,只好未雨綢繆的弄出好大的一個動靜,好掩蓋一下蘇稚,宋喬要開的這個帶有住院性質的新醫館。

雲琅沒覺得自己動動嘴,別人就要跑斷腿,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講,推動大漢朝的醫療衛生運動,不可能是壞事。

尤其是要讓大漢人養成喝開水這個良好的習慣,畢竟,就在霸陵之地,夏末之時剛剛爆發了一場瘟疫。

長平,衛青這些人之所以喜歡居住在雲氏,究其原因就是雲氏中人一般都很健康。

這一點非常的重要,在這個一場風寒就能要人命的時代里,身邊全是健康的人,這對勛貴們很重要。

雲琅也沒有太多的時間去關注長門宮正在做的事情,畢竟,如果一個人被董仲舒纏上了,就沒有別的精力干別的。

這個皓首老者,整日里不辭辛勞的從富貴鎮來到雲氏,不喝雲氏的香茶,也不吃雲氏精美的飯食。

每日里除過跟雲琅爭辯之外,再無別的想法。

「雲氏不幹政事,如果可能,我情願一輩子不見陛下。」

雲琅這一次沒辦法再敷衍這個老夫子,畢竟,劉備才三顧茅廬而已,這老夫子已經來雲氏五趟了。

「如果將來由你來接任矩子之位,你以為如何?」董仲舒面不改色的道。

「儒家有矩子?」

「有的,自然是有的……」

「還是沒有的好,或者尊崇逝者為尊也行1

「雲氏謹慎的過頭了。」

雲琅笑道:「謹慎有什麼不好的?最多不過是走路慢一些,這樣卻很安穩。

對於雲氏來說,富貴險中求這種想法絕對要不得1

董仲舒攤在腿上的手不知不覺的就變成了拳頭,然後緩緩起身,看著雲琅悲愴的道:「天下蒼生……」

雲琅不等他說完,就冷冰冰的截斷他的話道:「天下蒼生只要活著,就能慢慢找到自己的路,任何劇烈的變化對他們來說都是災難。

而且,真正維繫這個天下的人,不是你我,而是天下百姓,他們或許看起來沒有我們睿智,沒有我們有先見之明,然而,這是他們的世界,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想法,按照自己意願選擇。

我們可以出題,可以告訴他們有多少條路可以選擇,唯獨不能替他們做出選擇。」

「天下愚者何其多1

「那就教化,儒家的根本難道不就是教化么?如果我們少參與一些朝堂上的紛爭,多潛心教化一些百姓,一旦民智開啟,他們的任何訴求都會由他們自己去獲齲」

「你雲氏就是如此做的?」

「沒錯啊,我準備用十年時間來教化我雲氏子弟,十年之後,你會看到我雲氏上下絕無白丁,一個識字的父親加上一個識字的母親,沒道理會養育出一個不識字的孩子。

您想想啊,當天下人都識字,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1

董仲舒咬牙道:「太遙遠了,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大業1

雲琅笑道:「主父偃曾經說過一句話,我認為很有道理,他能代表你們所有人。」

「日暮途遠,倒行逆施?」

雲琅點點頭道:「且看看他的下場吧1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