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七零章初具規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零章初具規模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七零章初具規模

雲琅覺得這個世界再跟他開玩笑。

透過他的窗戶就能看到高大的始皇陵。

他不相信,在大漢會沒有一個人知曉始皇陵的確切位置,如果大漢皇帝拿出一分尋找冒頓墳墓的精力來尋找始皇陵,應該早就找到了始皇陵。

可是,大漢皇帝,乃至大漢人似乎對這件事並不熱衷,始皇帝對他們來說就像是一段遙遠的過去,並不重要,忘記了,也就忘記了,算不得什麼。

這就奇怪了……

雲琅很想知道皇帝心裡是怎麼想的!

來雲氏的人,雲琅看似不理不睬,實際上,只要有人對那座高大的封土堆產生了興趣,雲琅就會知曉。

畢竟,常年生活在驪山裡的野人,早就成了他的眼線,只要是這座山裡的事情,沒有雲琅不知道的。

山坳處的那一群野豬今年下了三十二個小豬仔,半山腰上的豹子夫婦今年一個孩子死掉了,住在樹洞里的熊羆今年沒有找到合適的配偶整夜大叫,住在後山的白狼群今年接納了兩匹孤狼這樣的事情他全都知道。

自從野人被阿嬌納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後,獵夫這種古老的職業,就在上林苑消失了。

畢竟,被阿嬌捉到的獵夫,下場很凄慘,他們會在第一時間也變成野人,唯一的活路就是背煤!

上林苑的野人下山,這對大漢朝是有表率意義的,根據官府推算,全大漢足足有三成的隱匿人口都是野人,只要他們全部下山,對大漢來說意義重大。

野人只會在環境寬鬆的條件下下山,一旦朝廷開始橫徵暴斂,估計上山的人會更多。

驪山腳下埋著一個時代巨擘,沒想到白登山下也埋著一位時代巨擘。

很多時候,雲琅在事情不算緊急的時候是不會刻意去關注前路的。

現在看起來,不是那麼會是。

紅袖看起來比宋喬更加的像雲氏的大婦,除過年齡小了一些之外,氣勢逼人。

不是說她在家裡作威作福,而是她身後永遠跟著四個宮裝打扮的小姑娘,這些小姑娘已經被調教的沒了人的感情。

如畫的眉眼永遠是冷冰冰的,目光也是獃滯的,就像是四根沒有生氣的木頭。

宋喬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木頭美人,也很忌諱這些少女進入雲氏內宅,這些女子既不能退回去,也不能不用,所以就一股腦的打發給了紅袖。

至於小蟲,她堅定地認為,自己脾氣不好,說不定會把這些木頭美人活活打死。

對於站著都能睡著的小姑娘,雲琅如何會有什麼興趣,不過啊,兩個年邁的宮女嬤嬤倒是很隨和,沒有什麼高人一等的模樣,就是那張笑臉看的人,笑臉實際上很好看,就是眼睛里冷冰冰的,走路一點動靜都沒有,如同鬼怪。

皇宮的規矩自然是森嚴的,而雲氏自然是沒有什麼規矩可言的,小蟲走路放屁的樣子,差點沒把這幾個皇宮裡來的人嚇死。

至於偷吃雲琅食盒裡面的吃食,也就小蟲敢幹……

家裡養著一頭老虎,遠遠超出了這些宮人的想象,尤其是看大女抱著老虎腦袋咬耳朵的模樣,這些宮人就覺得末日就要來臨了。

隨著她們在雲氏停留的時間長了,也似乎變得活潑了一些,至少,在沒有吃飽的情況下,知道再去拿點吃食。

孟大孟二兩個傻子都知道宮裡來的這些女人是惹不得的,走路遇見了都繞著走。

傻子都知道的事情,雲氏其餘人如何會不知道宮裡來的這些人背負的使命?

強勢的皇帝並沒有刻意的去掩飾這一點,每隔十天,就會有長門宮來的宦官跟這六個宮女,嬤嬤們交談一次。

這是一種陽謀,是皇帝堂堂正正的告訴雲琅,他在監視他,只要這六個女子好好的活在雲氏,就說明雲氏沒有其餘的想法。

四個小宮女還好,來到雲氏之後多少恢復了一點煙火氣,兩個年長的嬤嬤——就很難說了。

說她們是年邁的嬤嬤,其實也就是二十幾歲的女子,最大的特點就是漂亮,且身材飽滿。

只要看鼓騰騰的胸部,就知道皇帝在挑選嬤嬤的時候,完全是按照卓姬的樣子挑選的。

可能,劉徹以為雲琅的性癖好與眾不同,喜歡年紀大一點的婦人。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宋喬堅決不許兩個嬤嬤跟雲琅見面。

這種事情其實是堵不如疏的……

雲琅自付不是色中餓鬼,無奈沒人信,有卓姬這盤珠玉在前,即便是阿嬌也覺得皇帝這樣做非常的正確。

畢竟,雲琅每次見到她的時侯都是一副色眯眯的樣子。

身為男主人,雲琅能接觸的女子不多,一般就是紅袖跟小蟲,偶爾會見到忙碌不堪的蘇稚,至於劉婆,宋喬根本就沒有把她算作女人。

總之,皇帝賜下的六個女子在雲氏唯一的作用,就是拉高了這個家庭的總體顏值。

以前在關中生活的時候,關中一年也下不了三場雪,沒想到在大漢時代,這裡的雪多的煩人,一場大雪就阻斷了交通,且舊雪未化,又添新雪。

雲琅翻看霍去病送來的白登山文書,老虎就靠在雲琅的背後呼呼大睡。

文書里記錄的東西很簡單,地圖也沒有什麼參考性,大漢人習慣性簡潔的記錄,讓雲琅沒有辦法從小處看到大局。

這個時候,他就非常的佩服劉徹,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從這樣簡潔的文字描述里,看透事情真相的。

諱莫如深,就是這個時代記錄事件的標準想法。

怪不得司馬遷的《史記》出來之後,會被後人尊為無韻之離騷,史家之絕唱!

這也許跟大漢人普遍的低水平文化有關,但凡是能寫一篇通順文字的人,都被人稱之為士人。

但凡是士人,就不會跑缺兵的。

而軍中將領的文字水平,只霍去病跟李敢就知道了,這兩個傢伙的文化水平,其實就停滯在能寫信,能讀書的程度上,就這,比起公孫敖之類的莽夫,也高明了不下十倍。

雲琅只要想想樊噲這樣的殺豬匠,灌夫這樣大字不識一斗的人都能成為將軍,侯爺,就對大漢軍隊的文化水平不報什麼太大的希望。

騎都尉可能是大漢軍中文化水平最高的一支軍隊,為了讓軍中人人都識字,雲琅可是下過一番苦功的。為此不惜與霍去病翻臉,寧願減少騎射的訓練時間,也要保證軍卒們的識字時間。

就這件事情傳出去之後,雲琅在軍中立刻就有了教書先生的雅稱。

但是,劉徹卻不這麼看,他也不知道用了什麼古怪的思維,居然猜測到雲琅這樣做的目的,不是為了簡單的培訓軍卒,而是在大規模的培訓軍中的低級軍官。

為此,他專門下了旨意,要求倔強的霍去病不得干擾雲琅這個軍司馬在非戰時對軍隊的掌控。

人只要識字了,眼界似乎就開闊起來了,平日里霍去病跟他們講戰術,講配合,需要大棒來恫嚇,自從軍卒們認識了幾百個常用字之後,他發現,這些人似乎腦袋開竅的,不論是在接受軍中常識,還是在遵守軍令,執行軍令方面,有了極大的提高。

進步不僅僅在此,還在軍卒們接受騎都尉新式軍械上,自從投石車這東西在虎地發威之後,騎都尉就對這東西進行了不下十次以上的改良,投石車已經從簡單的彈射發射,變成了如今的甩臂丟出去。

空中的石彈,也不再是雜亂無章的飛行,而是開始有目的的向預定區域彈射。

不光是投石車,弩車,強弩也是如此,不再以平射為殺敵的主要方式,真正進入了弩箭密集覆蓋的作戰方式。

有了這個發現,霍去病也就對軍卒識字這事上不再阻撓,開始有意識的給軍卒們教授一些兵法上的學問。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