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一七一章葯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七一章葯人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一七一章葯人

阿嬌的人蔘終於到來了,為了十二枝人蔘,負責護送人蔘的甲士摔死了一個,戰馬累死了三匹。

雲琅在發傻……

在他面前的木頭盒子里,整齊的擺放著十二枝人蔘。

每一枝人蔘都長得像蘿蔔多過像人蔘。

他以前見過的野生人蔘都比筷子粗不了多少……現在,盒子里卻躺著十二枝肥胖的傢伙。

「咕咚1雲琅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不懂得辨別人蔘,可是眼前這些人蔘,生長年份要是少於三百年才是大笑話。

阿嬌警惕的看著雲琅,她也是第一次發現一個人對某一種東西會貪婪到這個地步……

「試藥1雲琅呲著一嘴的白牙笑著對阿嬌道。

「誰來試藥?」阿嬌用羽毛扇子遮住半邊臉問道。

「我來1雲琅說的大義凜然。

「你?你的身體也虧空么?」

「我剛剛成親礙…自然需要補一下。」

「那就這棵1

阿嬌挑選了良久才挑出一棵最小的,丟給雲琅。

雲琅緊緊的抱住人蔘,起身就走,一刻都不想多留,他生怕阿嬌會中途反悔。

阿嬌瞅著雲琅快速跑路的樣子,就對守在身邊的大長秋道:」看樣子是好東西,把藥婆婆找來吧1

雲琅一溜煙的跑回了家,在宋喬驚詫的注視下,一頭鑽進了書房,然後再把門緊緊的閉上。

小心翼翼的打開木盒子,那棵枯黃色的人蔘就再一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輕輕地撫摸著人蔘粗糙的根莖,再看看滿是瘤子的根須,一股淡淡的葯香味撲鼻而來,雲琅深深地吸了一口。

「這是什麼東西?」宋喬抱著雲音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背後。

「人蔘!百草之王1

「什麼作用呢?」

「補五臟,安精神,定魂魄,止驚悸,除邪氣,明目,開心益智。」

「這麼多的用處?」

宋喬也是醫者,聽到有這樣的好葯,立刻就來了興趣。

她一低身不要緊,雲音看到眼前有一個奇怪的東西立刻就上手了。

「哎呀,我的祖宗,這寶貝可經不住你一爪子。」

雲琅努力阻攔了,依舊晚了,雲音手裡抓著一大把人蔘的根須,咯咯笑著亂晃。

雲琅的心跟捅了一刀一般疼痛,一點點的從閨女手裡扯出那些根須,連忙把盒子蓋上。

宋喬白了雲琅一眼道:「至於嗎?」

雲琅拍著盒子道:「這一根人蔘不知道能救多少人的命,尤其是在戰場上。」

宋喬身上毫無疑問具有神農嘗百草的精神,從雲琅手裡扯過一根根須就塞進了嘴裡,然後就仔細的咀嚼,生澀的人蔘味道並不算好,她還是吞咽了下去。

這根人蔘太大了,即便是根須,也有簪子粗細,半尺長的一根全被宋喬給吞下去了,雲琅甚至來不及阻攔。

「沒什麼感覺,味道不好1宋喬給了一個很底下的評論,就抱著雲音出去了。

「這東西拿來燉雞才是好東西礙…」

雲琅捨不得再把手裡的人蔘根須放進木盒子里,仔細的放好木頭盒子,徑直拿著人蔘去了廚房。

人蔘燉雞,這絕對是一道大餐,尤其是三百年以上年份的人蔘燉雞,應該是這個世上超級豪華的一道大餐。

一把根須燉上三隻老母雞,應該夠四個人吃了吧?」

雲琅笑眯眯的看著鍋里的人蔘根須跟肥雞,非常的滿意,只要小火燉上兩個時辰之後,這應該是一道大補的湯。

宋喬的口很渴,臉很熱,喝了很多冰水以後好像也沒有什麼作用,身體依舊滾燙。

雲琅燉雞回來之後,第一眼就看見了宋喬紅的幾乎要冒血的臉蛋,笑眯眯的道:「現在知道這東西的厲害了吧?」

宋喬點頭道:「藥性猛烈,卻不傷人,還真是和阿嬌的病症,多吃幾次就會驅除寒氣。

哎呀,熱死了,我去洗澡,你也去1

雲琅有些驚恐的抱住胸口道:「你要幹什麼?」

宋喬一把抓著他的胸口道:「陰陽相濟一下……我是醫者,當然知道怎麼去火。」

這個過程非常的漫長……

等到霍去病,曹襄,李敢三個人應雲琅的邀約來吃好東西的時候,雲琅依舊沒有從主樓裡面出來。

就在霍去病忍無可忍的時候,雲琅邁著虛滑的步子來到了小樓飯廳。

「睡過了……」

曹襄可不管雲琅是不是睡過了,用筷子敲著桌子道:「好吃的呢?」

廚娘費力的搬來了好大一口砂鍋,掀開蓋子之後,一大團白的氣霧就蒸騰而起,鮮美的雞湯味道四溢,讓人口舌生津。

雲琅毫不客氣的給自己裝了好大一碗湯,美美的喝了一口才覺得世界真的很美好。

剛剛被人當葯人用過,現在非常需要進補。

一碗湯下肚,身體里的寒氣就隨著毛孔冒了出來,同時出來的還有大量的汗水。

「這雞湯奇怪啊,一碗下去,渾身滾燙1霍去病已經去掉了身上的皮裘,連單衣都去掉,赤裸著上身,繼續對付這鮮美的雞湯。

「你是陽氣最重的一個1雲琅找到了機會感慨了一聲。

李敢也脫掉了裘衣,在寒冷的天氣里就穿著一件單衣,至於曹襄可能是身子底子太薄,喝了兩碗雞湯,依舊沒有感到有多熱,只是覺得雞湯非常的好喝。

一大鍋雞湯,經不住四個大男人吃喝,一炷香之後,湯罐裡面的雞湯一滴都不剩。

霍去病活動一下雙臂,滿意的道:「這湯好,全身血脈都活絡起來了,以後要多喝。」

李敢也非常的滿意,拍著胸口道:「確實好。」

曹襄笑道:「方子呢,我覺得特別受用。」

雲琅笑道:「人蔘雞湯啊,我就弄了一根,還準備切片存起來帶去白登山救命呢。」

李敢的眼睛一亮,悄悄地指指長門宮道:「來自於長門宮?」

雲琅笑道:「長門宮從遼東弄回來的。」

曹襄用竹籤剔著牙齒道:「遼東啊,長門宮能從遼東弄來人蔘,我們應該也可以。

阿敢,我們走吧,這件事要好好的商議一下,看看能不能當做生意做起來,我聽說你耶耶在遼東可有不少的故舊呢。」

李敢笑道:「這是自然。」

霍去病見曹襄跟李敢兩個勾肩搭背的走了,就皺著眉頭問道:「你真的想做這門生意?」

雲琅指指曹襄跟李敢道:「他們做1

霍去病搖頭道:「他們做,跟我們四個做有什麼分別?」

雲琅笑道:「我不在意錢財,在意人蔘這東西,有了這個東西,我們去白登山之後,我就能救活更堋!

霍去病笑道:「既然如此,背上一個經商的名頭也算是值得。」

雲琅笑著點頭,有了這個共識,這鍋雞湯算是沒有白喝。

霍去病摸著自己發燙的面頰道:「我要回家一趟。」

說完話就披上衣衫匆匆的去了張氏的住處。

「夫君——」

雲琅剛剛回來,就聽到宋喬貓叫一般的聲音。

「別吵,我快要累死了,不當你的葯人。」

「不要你當葯人,我只是想跟你說話。」

雲琅鬆了一口氣,坐在宋喬的面前道:「說吧。」

宋喬用手指纏繞著長發嬌笑道:「以後啊,這些葯家裡要多存一些。

吃了這種葯,全身血氣翻湧,生機勃勃,該是一種救命的良藥。」

雲琅點點頭道:「阿襄跟阿敢兩個已經琢磨這要做這個生意了,應該不缺你用的那點葯。

另外,我再去長門宮一趟,看看能不能再弄一棵過來,十一棵呢,她一個人用不了那些。」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