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七章生活所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生活所迫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匈奴人從來都不會在春日的時候,戰馬,牛羊瘠瘦這個最不好的季節里開戰,這個時候他們連吃一頓飽飯都是奢望,如何肯在這個時候開戰?

而春日裡正是牛羊吃活命草的時候,牧人們為了這一年的收成忙於放牧,也沒有心情打仗。

生活實際上才是所有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話題,戰爭,不過是一種血腥的點綴。

或者說戰爭不過是生活的補充而已,一旦匈奴人沒飯吃了,就會自動的去搶別人的飯吃。

與其說他們喜歡進攻大漢,不如說搶奪填飽肚子的食物,與維持生活所需的器具,是他們的本能……

就像狼餓了就會吃羊……

在他們的眼中漢人就是羔羊,這是從遠古以來就養成的習慣,一時半會還改不掉。

既然是本能上的東西……對抗才是真正的好辦法,只有羔羊變成了猛虎了,餓狼才會敬畏你,並拿出自己不多的口糧來供奉你……

沒有開始戰爭的匈奴人其實算是一個非常好客的種族,如果能在荒野中遇到一個牧人,他情願獻上自己所有的一切,好讓客人能在他的家裡多停留兩天。

當然,並不包括白登山周圍的牧人,這些人已經不算是牧人了,應該算是真正的全職業軍人了。

諾大的一個匈奴部族,真正需要全年披甲作戰的戰士,也就靠近白登山這一帶的牧人。

雲琅沒有多少心思去研究這些形而上學的東西,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緊把鐵索橋修建好。

騎都尉軍中的鐵鏈子是現成的,白登山這一邊有十餘人都抱不攏的參天巨松,只要把鐵鏈子拴在這些巨松上問題就不大,至於鉤子山就很麻煩了。

這裡的土質鬆軟,也沒有松樹可以借用,只好在河對岸從遠處運來巨石,打磨成巨大的條石,在上面鑽上孔,然後一塊塊的堆砌起來,六根沉重的鐵棒穿過條石的孔洞,然後用大火灼燒,等鐵棒全部燒紅之後,就有力士揮舞重鎚,將鐵棒跟岩石緊密的鉚在一起。

謝長川在騎都尉在瞎子河上扯起一根鐵鏈子的時候,就得到了消息。

匆匆的騎馬來到河邊,眼看著又一道黝黑的碗口粗的鐵鏈子被對面的十幾頭牛給扯的筆直,滿嘴的牙齒都要咬碎了。

一條鐵鏈八百餘斤重,這道鐵索橋居然需要整整八道鐵鏈子……..

「上萬斤精鐵居然被這些黃口小兒消耗於此1

軍司馬裴炎苦笑道:「騎都尉的物資之豐富遠勝吾輩,且不說一騎雙馬,也不說全軍甲胄,僅僅是一座橋上耗用的精鐵,就比得上我軍中儲藏的精鐵了。」

謝長川嘆息一聲道:「你我都是起自微末,如何能與這些銜著金子出世的人相比。

每當我們自認為經歷了千辛萬苦才達到的目標,應該受到所有人敬仰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我們在付出血汗才能得到的東西,人家在一出生,就有人放在了他們的手心。

每每思及,某家的心就痛如刀割1

裴炎笑道:「已經忍了二十餘年,不妨再忍耐三年,再有三年,你就再也沒有留在白登山的理由了,於情於理,你都會回到長安,獲得你該有的封賞,然後開始培育你的家。」

謝長川聞言,似乎獲得了一絲絲的安慰,笑著點頭道:「我大兒與你大女的結為一對如何?」

裴炎嘿嘿一笑指著謝長川道:「你剛剛才說自己是一個土鱉一類的人,似乎有些不服氣。

轉過頭你就做一些土鱉才做的事情,難怪人家看不起你,你自己也看不起自己。」

謝長川怒道:「大兒與大女自幼一起長大,如今又到了思春的年紀,再不給他們成親,難道你準備等他們鬧出醜事才肯罷休?」

裴炎冷笑道:「如果真的鬧出來了醜事,某家順水推舟也就是了,最多丟人一點。

如果是正常的嫁娶,你千萬莫要開這個口,我也不會答應的。」

謝長川愣住了,他與裴炎生死與共了半生,即便說是親兄弟也沒有什麼不對的,自以為兒子娶了裴家大女,正是親上加親的一樁好事,沒想到老友居然不答應。

「什麼原因?」

謝長川並沒有發怒,而是追問,老兄弟之間沒有什麼好誤會的,必定事出有因。

裴炎指著正在河對岸指揮軍卒拖拽鐵鏈的曹襄道:「長風營的老牛你知道吧?」

謝長川點頭道:「在白登山屁股上中箭的那個?怎麼了?」

裴炎道:「這一次我回長安的時候正好遇到那個長平的兒子平陽侯娶親,娶的就是老牛的閨女。

你知道不,老牛的閨女並未成為曹氏正妻,只是一個平妻罷了。」

謝長川奇怪的啊了一聲道:「老牛也是一條好漢,他就甘受這樣的羞辱?」

裴炎笑道:「河對岸的那個小子對老牛的閨女喜歡到了心尖上,長平公主下聘也是以正妻之禮下的聘……按理說是一場大歡喜的事情……

結果,老牛的閨女就成了平妻1

「嘶——」謝長川倒吸了一口涼氣道:「陛下?」

裴炎繼續指著河對岸的曹襄道:「這個小子也算是一個有骨氣的小子,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老牛家的閨女弄懷孕了,然後一個人跪在建章宮外一日一夜……

就這樣,老牛的大女就成了平陽侯府的平妻!

你家大兒如果有這小子的這份擔當,我大女就算是嫁去你家當平妻,我也高興1

謝長川苦笑一聲,抱歉的對裴炎道:「我大兒被老妻給寵壞了,估計沒有曹襄的膽子。」

裴炎怒道:「我們還沒有富貴呢,還在泥坑裡與野蠻人打的生死難料,我們的後輩就已經廢掉了。

多少次,我要你把謝寧帶來白登山,你就是不肯,就他那點本事,將來怎麼能撐得起謝裴兩家?

你看看這四個人,除了那個軍司馬來歷詭異,其餘三個哪一個不比謝寧出身高貴?

他們都能來白登山,謝寧為何不能來?我老裴沒用,生不齣兒子來,如果有一個兒子,我就算是綁也要把她綁來白登山。

我們兄弟沒別的本事,只有拚命撈軍功換取後半輩子的安逸,也給子孫留點念想。

你要是再把謝寧留在長安,謝裴兩家也就是你我這半輩子的富貴命。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何對這四個小傢伙處處看不習慣,原因就在於你明白了一件事。

那些出身比我們高貴的人還在努力拚命掙前程,而我們的孩子卻在坐享其成!

你心裡比誰都明白,就是捨不得你的那點骨血,沒有斷子絕孫的念頭,你還混什麼富貴啊1

「啊?我是這麼想的?「

謝長川抓抓後腦勺,有些不確定。

「你必須是這麼想的,我們兄弟二十幾年,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1

雲琅就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這兩個人卻似乎沒有看見他,說話的聲音又大,語速又慢,他想不聽清楚都難。

自從上回事發生之後,雲琅不敢小看這些表面上大字不識的老賊。

這些人也就是因為不會讀書,才能安守現在的環境,一旦他們讀書識字了,個頂個的是人間老奸賊。

人家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雲琅如果再裝傻子那就看不起人了。

只好讓軍卒趕著牛繼續將鐵鏈纏繞在大樹上,自己走上前施禮道:「小謝將軍可是要來我騎都尉?」

裴炎嘿嘿笑道:「不愧是讀過書的聰明人,某家隨便胡說兩句就明白某家的心思。

是這,謝寧已經被我帶來白登山了,跟著我們兩個大字不識一籮筐的人能學到什麼,不如,雲司馬給帶帶?」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