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十六章爭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爭功!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第十六章爭功!

壓榨,極度的壓榨,往往會催生出反叛!

這應該是一個至理名言。

可是,雲琅沒有在鬼奴的身上看到這個特點。

匈奴人準備了一個月,雲琅也黑著心腸壓榨了鬼奴一個月,每日里都有鬼奴的屍體被丟進瞎子河……

在鬆軟的黃土上挖一個很大很長的洞,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這些鬼奴做到了。

當鬼奴們將山洞掘進到堅硬的夯土層的時候,山洞結構終於變得穩定了,不再有大塊的黃土從頭頂掉下來,接連三天沒有死掉一個鬼奴,這讓他們很是高興了一陣子。

他們的歡樂僅僅來自於不死人而已。

鬼奴們對於夥伴的消失,或者死亡似乎並不是很在乎,只是單純的為自己還活著歡呼,只有雲琅清楚地知道,第一批來到鉤子山挖洞的五十六個鬼奴,到現在,只有兩個人還活著。

仔細研究分析之後,雲琅發現,這些鬼奴之所以會老老實實的冒著生命危險在這裡挖洞,最大的原動力居然是每天都能吃飽這個簡單的因素。

雲琅不在乎鬼奴的性命,卻從來不會剋扣他們的口糧,口糧當然算不得好,糜子饃饃卻是放開了吃的,偶爾還會有一點鹹肉野菜湯,對他們來說已經算是大餐了。

直到此刻雲琅終於明白了,這些人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的成為鬼奴了,原因就是當鬼奴能夠不被餓死。

元朔四年的時侯,一場蝗災席捲了關西,蝗蟲從關西一路飛到了敦煌,蝗蟲所到之處……

史書上僅僅只有八個字——「餓殍盈野,死者枕藉」。

直到今年,關西依舊荒蕪……即便是春風也吹不醒遭受重創的大地。

自從韓王信投靠了匈奴之後,韓地的人,就成了一群被人遺忘的人群,其餘地方的百姓流離失所去別處謀生,官府會開放一些荒蕪的山林供他們存身,至於韓地——沒人願意接納他們。

飽受匈奴劫掠之苦的百姓,對那個帶著匈奴人一路殺到甘泉宮的韓王信恨之入骨。

當了鬼奴,死亡就是一種最常見的事情,隨時隨地都會發生,匈奴人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殺他們,漢人見到鬼奴就會提起長刀,搶劫的時候會遇到強烈的反抗,投降以後,依舊沒有什麼活路。

因此,在騎都尉吃飽飯之後再去死,對他們來說沒有別人想的那麼可怕,那麼難以接受!

雲琅在山洞口立了一盞明亮的油燈,這盞油燈只開了一個亮孔,這個細微的亮孔沖著山洞,一道淡黃色的光斑照射在山洞底部,指引著鬼奴們朝正確的方向挖掘。

挖到了夯土層,就說明鬼奴們已經挖穿了鉤子山!

山洞已經很深了,為了解決透氣的問題,雲琅不得不命令鬼奴們在山洞上方開出十幾個碗口大的洞。

他親自檢驗過,那些透氣孔確實已經抵達了鉤子山東邊的平原上。

大規模的挖掘會讓匈奴人發瘋的,而平原地帶並不是一個很適合大漢軍隊作戰的場合。

因此,雲琅只能像一個盜墓賊一樣偷偷挖掘……

山洞挖到這裡,就只能蜿蜒向下,隨著鬼奴們不斷地挖掘,土層里逐漸出現了人,馬,武器,陶俑,鐵器,銅器一類的殉葬品。

當一個斜斜的插在泥土中的女性屍骨出現之後,雲琅從她身上殘留的一點帛片,以及散落在周邊泥土裡的首飾判斷,這該是一個殉葬的女子,身份應該是冒頓寵愛的某一個閼氏。

「匈奴可汗的墓地?」

謝長川歡喜的如同一個孩子!

對於這個噁心的老賊突兀的出現在坑道里,雲琅一點都不奇怪,如果在他統領的大軍中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他還一無所知的話,他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統帥。

「目前看來我的猜測是準確的。」雲琅將手裡那枚擦拭乾凈的金臂環放在謝長川的手裡。

金臂環做工粗獷,連接處的鷹嘴結構不是大漢首飾做工的風格,很符合匈奴人的審美風格。

「不是阿寧告訴我的1

謝長川靠近油燈觀賞著金臂環,一邊很隨意的說了一句話。

雲琅點頭道:「阿寧是我騎都尉的將官,吃裡扒外的事情自然干不出來,我回去之後只會找郭解的麻煩。」

謝長川連連點頭道:「確實該找,確實該找,潑天的功勞啊,被那個小人給毀了。」

謝長川賊目爍爍的四處亂瞅,很不負責任的隨意回答。

「沒有瞞著大帥的意思,先前不確定,擔心破壞了大帥的部屬,今日既然已經發現了匈奴可汗的閼氏,自然是要稟報大帥知曉的。」

「這是自然啊,讀書人就這點好,總能把自己的齷齪心思用最漂亮的話說出來。

耶耶之所以被陛下巧郊甘年都不理會,就是學不會你們這種說話的樣子。

功勞不少,官職,爵位卻沒有什麼變化,吃虧吃大了1

雲琅每次跟謝長川說話,都有掐死他的衝動,這個老賊扮豬的時候就像是一頭豬,一旦成了老虎,獅子他都敢一口吞下去,你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是豬,什麼時候是老虎!

「挖埃為什麼不挖了?」

謝長川站了一會就興緻勃勃的對雲琅道。

「這裡的土層不夠結實,我進來的時候一般不準動土,免得被這個土洞給埋掉。」

「不結實?」謝長川豬的本性又發作了,警惕的瞅瞅頭頂,然後笑道:「軍中為了功勞不要命的人多,你這種一等一的人才就不要浪費在這裡了,讓那些不怕死的殺才進來督工,就這麼說定了。」

說完話,這個剛剛剝奪了雲琅指揮權的老賊就匆匆離開了山洞,畢竟,時不時地有黃土渣滓從頭頂掉下來,確實很不安全。

被人家剝奪指揮權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雲琅也沒有沮喪的感覺,聳聳肩膀就跟著離開了山洞。

站在青天白日底下,不論是謝長川還是雲琅的面孔看起來就沒有那麼陰森了。

一個慈眉善目諄諄教導如同溫潤長者,一個垂首受教緊守禮數如謙謙學子。

「小子,別覺得是耶耶奪了你的功勞,這事太大,你腦袋太小,撐不起這樁功勞。」

「其實小子領受過比這還要大的功勞,好像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最嚴重的後果就是被靠山婦一屁股坐在胸口動彈不得,不算什麼大事。」

謝長川楞了一下,皺眉道:「陛下動用靠山婦來懲處你?」

雲琅無奈的道:「陛下一般不理睬我,如果犯錯,懲罰我的人不是阿嬌貴人,就是長平長公主,您也知道,她們都是婦人,所以手段有些……」

「既然如此,繼續由你來發丘,功勞是我中部校尉府的如何?」

「發丘中郎將這個職位我還是不要為好,以後回到長安不好見人……」

「你到底要什麼?」

「無他,只想看看一代天驕冒頓可汗的屍體是個什麼樣子1

「就這一點?」

「當然不會只有這一點,去病,阿襄,阿敢,阿寧的功勞還沒著落呢,我怎麼可能放手?」

「大丈夫想要功勛自然是馬上取!投機取巧算什麼英雄好漢1

雲琅無奈的道:「當初隨您一起橫刀躍馬縱橫北疆的英雄好漢如今有幾人安在?

關中早就有詩曰——可憐瞎子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

我們兄弟來到白登山目的就是為了馬上封侯,卻沒有全部指望用匈奴的首級來換,用冒頓的屍骨來換目標也能達成。

我剛剛成親,去病的老婆懷有身孕,阿襄的老婆也有身孕,阿敢的第二個孩子正在他老婆的肚子里孕育,阿寧家裡還有十一個婆娘等著受孕呢,我們哪一個能死?又有哪一個敢死?「老夫如果硬要你離開這座山洞,去別處公幹呢?」

「那就沒辦法了,我們一群小的可不是您的對手,為了這個功勞,說不得要請幾位說的上話的長輩在出面跟您好好地嘮嘮1

「衛青胸懷廣闊,沒有這麼無恥1

「可是,長平,阿嬌兩位長輩可都是出了名的小心眼……」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