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漢鄉>第二十一章晴天霹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晴天霹靂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人之所以聰明,那是因為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為他的目標服務。

雲琅想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修正這個已經有些跑偏了的大帝國,就要充分的利用自己找到的每一個機會。

打匈奴當然是正確的,而且是無比正確的,為了打匈奴,雲琅親自來到最危險的戰場上而從不後悔。

當然,如果是為了一些所謂的天馬就派出幾十萬人勞師遠征,那無疑是在窮兵黷武。

好事情辦得過分了,就成了壞事情。

雖說雲琅的意見對於劉徹來說可能毫無影響,也毫無價值,他還是要這樣做,哪怕是螳臂當車,也要試一下,被人家碾成肉泥之後,就沒人再去責怪螳螂了。

事情的起因不是什麼冒頓墳墓,也不是其餘的什麼高貴的目標,大漢軍隊之所以在白登山苦受數十年,唯一的原因就是歷朝歷代的皇帝咽不下那口氣。

一千四百人駐守鉤子山,是一件很悲慘的事情,來了幾千個匈奴人,霍去病,雲琅有把握擊敗他們,如果來了數萬人一起進攻……鉤子山丟定了。

這就是雲琅為什麼會修造以座那麼堅固的橋樑的原因,如今,在這座橋頭,無數的民夫正在圍繞橋頭修建一座堅固的橋頭堡,這才是雲琅真正想要固守的地方。

霍去病領兵出擊的次數越來越多,短短的十天時間裡,他已經出擊了四次。

擊殺匈奴人超過了兩千餘人,騎都尉自己也戰死了五十一個人,傷兵營裡面的傷兵,人數也迅速的增加到了一百三十三人,直到此時,騎都尉已經折損了全部人手的兩成之多。

自從那一天從裴炎哪裡回來之後,雲琅就再也沒有去為霍去病觀敵瞭陣,他全部的心思都撲在冒頓陵墓上。

漢軍之所以要死守白登山這個並不算險要的地方,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皇帝,皇帝需要泄怒,如果讓皇帝的怒氣得到發泄,白登山這個毒瘤就能從大漢身上割掉。

像衛青一樣不斷地去騷擾匈奴牧民,打擊分散的匈奴人,這就能對匈奴人進行最沉重的打擊。

去年衛青擊敗白羊王,樓煩王,擄掠回來了上百萬的牛羊,至今,河套之地依舊荒蕪一片,看不見幾個匈奴人,因為,沒了牛羊牲畜的匈奴人根本就沒法子在那裡生存。

這才是大漢最正確的戰略,通過擄掠匈奴人來彌補消耗龐大的軍費,對大漢百姓來說,也是一種莫大的仁慈。

雲琅的鞭子抽在高世青的肩背上,一鞭子下去就是一條血愣子,對這個人,他沒有留情的意思。

七八鞭子過後,雲琅冷著臉對高世青道:「三天,三天之後,就是匈奴人大舉進攻的日子,也就是騎都尉撤退的日子,如果你還不能找到冒頓的屍體,就不用活著了。」

高世青重重的一拳擂在土地上,也不顧背上的傷痕,就再一次下到了坑洞里,舉起鞭子胡亂的抽打那些鬼奴。

坑洞已經向下挖掘了十丈,這裡依舊是堅硬的夯土層,雖然總能從夯土層里找到殉葬的人馬屍骨,卻總是找不到冒頓的屍體,更找不到冒頓那柄傳說中的黃金弓!

當年陳平為了湊齊說動冒頓閼氏的禮物,太祖高皇帝的一頂黃金冠也被冒頓收入囊中,據說,冒頓下葬的時候,就戴著這頂黃金冠,而太祖高皇帝下葬的時候,只戴了一頂方巾……

找到黃金弓,找到黃金冠,也就等於找到了冒頓。

眼看著聚集在草原上的匈奴人越來越多,雲琅心急如焚。

鉤子山是守不住的……這一點誰都清楚,即便是匈奴人也很清楚,這一次,他們不知為何沒有急著拿下鉤子山,反而非常有耐心的在草原上聚集。

雲琅每天都能看到從遠處到來的匈奴部族匯入匈奴大營。

大營周邊的牛羊也變得越來越多,一些放肆些的牧人甚至好奇的靠近了鉤子山營寨。

不管怎麼說,很多的匈奴人其實沒有見過傳說中的漢人,所以,很多牧人被強弩射死了,他們依舊樂此不疲。

原本守衛在瞎子河左側的大軍已經退回了白登山,鉤子山立刻就變成了唯一一支突前的漢軍。

雲琅發誓,只要再給他一個月的時間,他一定會找到冒頓的棺槨,可惜,按照目前的形勢來看,他最多只有五天時間。

曹襄匆匆的來找雲琅,見了面披頭就道:「彭春來了1

雲琅咬咬牙道:「又有兄弟戰死了?」

曹襄搖頭道:「沒有,彭春這一次來準備賣給我們一個消息。」

雲琅搖頭道:「不見,無非就是匈奴人進攻的準確時間,這時候聽到這個消息對我們有百害而無一利。」

「不是,彭春說想要跟我們做一筆大交易1

雲琅猛地抬起頭用微紅的雙眼看著曹襄道:「你以為我們是誰?你以為我們有什麼資格去跟匈奴人做交易?

彭春來意不善1

曹襄從來沒有見過雲琅會氣急敗壞到這個樣子,吶吶的蠕動一下嘴唇道:「他好像很急1

雲琅平復一下激蕩的心胸,緩緩地對曹襄道:「安靜下來,別慌,你好像忘記了,我們離開長安的時候,你母親對我們說過,我們的安危應該沒有問題,陛下已經派人在保護我們。

你要記住,那些保護我們的人一旦出現,就是我們灰溜溜的回到長安的時候。

也就是說,我們的身邊有陛下無數的眼線,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陛下的監視範圍之內。

這個時候,寧可不要功勛,也不要出什麼蛾子,一切按照軍規走才是上上策。」

曹襄安定了一些,咬咬牙道:「我是皇族,斷然沒有背叛大漢的可能,去病不方便見彭春,你也不適合去見彭春,不如我去見見他。

然後回來一起商量。」

雖然驚慌,曹襄的聰明才智還是有一些的,很快就找到了雲琅話語中的重點。

雲琅嘆口氣,曹襄跟朝中權貴打交道是擅長的,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有急智的人。跟彭春這種鄉野奇人打交道占不到便宜的。

「我們一起去吧。」

說完話就充滿希望的瞅瞅山洞,山洞裡依舊有叮噹的挖鑿聲,卻看見高世青上來報喜的身影。

彭春就站在木樁林子里,他甚至坐在一根木頭樁子上,笑吟吟的看著雲琅跟曹襄走過來。

雲琅笑顏如花的拱手道:「彭兄此次又有何教誨雲琅之處?」

彭春從木頭樁子上跳下來,一樣禮儀不缺回了雲琅一個地揖道:「這次可是一樁發財的買賣,不知雲兄是否興趣。」

雲琅笑道:「雲某從彭兄處獲益良多,只要有真正的發財門路,彭兄儘管講來,雲某莫敢不從。」

彭春回頭看了一眼匈奴營帳嘆息一聲道:「匈奴大軍已經整備妥當,不日就要大舉進攻,不知雲兄如何應對?」

雲琅笑道:「跟往年差不多,無外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1

彭春搖頭道:「擋不住的,大單于來了,左賢王來了,右賢王也來了,金狼軍也來了。」

雲琅奇怪的看著彭春倒吸了一口涼氣道:「劉陵安在?」

曹襄聽雲琅突兀的問話,眼珠子都要從眼眶中掉出來了,急忙看彭春的反應。

彭春笑眯眯的施禮道:「閼氏安好1

雲琅皺眉道:「大閼氏?」

彭春搖頭道:「大單于有六百七十一個閼氏,我家主人不過是其中特別受寵的一個1

雲琅緩緩吐了一口氣道:「閼氏有什麼要告訴我的么?」

彭春瞅瞅曹襄欲言又止。

「說吧,他在不礙事1

彭春點點頭道:「閼氏說您當初送給她的銀壺很好用,大單于非常的喜歡。

日日宴飲都離不開這支銀壺!只可惜大單于畢竟年老體衰,自知命不久矣,所以就想來白登山看看,希望能跟祖先好好地說說話……」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