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二十二章 朝秦暮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朝秦暮楚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二十二章朝秦暮楚

喜歡用銀壺裝酒喝這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很多有錢人都這麼干。

曹襄很想說話,雲琅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劉陵還好么?」

彭春笑道:「能好到那裡去,自從我家主人憑藉一手好廚藝博得單于的歡喜,只要宴飲,我家主人都要帶著百十個漢奴為單于準備酒宴。

整日里忙的不可開交,不過呢,家主人倒是越來越討單于歡喜了,左賢王也告訴過家主人,她不會被殉葬1

「左谷蠡王伊秩斜現在好么?」

「不太好,左賢王不喜歡他,單于也不喜歡他,不過呢,右谷蠡王乃是大匈奴的英雄,人望很高,單于還不能對他怎麼樣1

雲琅長嘆一聲道:「這是一個屬於英雄的時代……你回去吧1

彭春發急道:「您難道不想聽聽我家主人的想法么?」

雲琅笑了,朝彭春揮揮手道:「去吧,現在最好什麼都不做,你家主人不過是單于的廚娘,我們現在只有一千餘人,可用的力量太少了。

早早地鋒芒畢露,只會帶來災難,把我的話原原本本的帶給你家主人,她會明白的。」

彭春深深一禮,而後就離開了木樁林子。

這一幕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匈奴人看見了,大漢軍隊也看見了,這樣做了之後,反倒沒有多少人去注意他們說了些什麼,還以為是新一輪的交易開始了。

「劉陵……」

彭春剛剛走,曹襄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劉陵的目標是成為匈奴的呂后,或者竇太后,她正在為這個目標艱難前進,我們只能祝願她早日成功1

曹襄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駭的道:「她真的做到了,居然在必死的環境下成了匈奴單于的閼氏1

雲琅笑道:「匈奴粗鄙,不僅僅是軍伍粗鄙,他們幾乎事事粗鄙,劉陵在雲氏學會了美食之道,學會了醫藥之道,在匈奴那個連獸醫,閹人都能成為國師的地方,沒道理不能出人頭地。

既然匈奴王就要死了,所以戰爭很快就會全面爆發,我現在只擔心我們能不能在匈奴人大規模進攻之前,找到冒頓的屍體,找到黃金弓,黃金冠1

彭春離開了木樁林子,大搖大擺的穿過匈奴軍陣,他是鬼奴六首領中的一個。

自從跟漢軍完成了那樁交易,拿回來了白骨將軍烏利亞的人頭,就受到了右谷蠡王的獎賞,授權他,可以跟漢軍交易,來為右谷蠡王積累財富。

在匈奴,有兩樣東西匈奴人永遠都不嫌多,一樣是控弦的騎士,另一樣就是財富。

只有保有這兩樣東西,匈奴王才是真正的匈奴王,如果像白羊王,樓煩王那樣丟失了牛羊財富,他們只能充當軍中死士,去為自己的榮光,地位重新奮鬥。

距離白登山五里地之外,就是單于的王帳所在地,這裡有匈奴為數不多的聚集地,名曰——武州塞。

當年始皇帝派遣大將蒙恬率領三十萬人北擊匈奴,蒙恬在這裡修建了長城,並這座武州塞。

當初蒙恬通過武州塞深入匈奴腹地五百里,斬殺匈奴十萬,造成了大片的無人區,隨著蒙恬身故,秦末大亂,匈奴人再一次來到了武州塞,並且長久地佔據了這裡。

只是匈奴人不會經營,昔日繁華的武州塞,如今變得殘破不堪,牛羊自城池破爛的城關出入,百無禁忌。

彭春就是從一個城牆破洞走進了武州塞。

如今的武州塞被匈奴人擠得滿滿當當,僅僅是一個王帳金狼軍三萬人,就佔據了這座城池一半的位置。

無數的匈奴人坐在太陽地里,把自己扒的赤條條的,露出黝黑的肉體,就著明媚的陽光,捕捉羊皮襖里的虱子。

彭春一路上沒有受到任何阻攔,直到進入金狼軍範疇之後,才有身披金黃色皮甲的武士將他攔祝

「奴婢奉閼氏之命,去為單于尋找藥材,剛剛得歸。」

一個金狼軍立刻就走進了軍營,不一會,劉陵的貼身婢女如意就走了出來,命彭春背著新鮮的野菜隨她一起進了軍營。

劉陵將自己的身體完全浸泡在熱水裡,一遍遍的清洗,尤其是頭髮,更是用篦子來回梳理,即便如此,頭髮上依舊有蠕動的虱子出現在篦子上。

對於這種小東西,劉陵早就習慣了,她隨手將虱子摁死在木桶邊緣上,虱子發出一聲輕微的爆裂聲,這讓劉陵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

身在匈奴,這東西就無法避免,哪怕是一天洗白十遍澡,也逃不脫這東西的侵蝕。

因為,偉大的單于身上也有很多這東西……

彭春低著頭走進劉陵的房間,不論是劉陵,還是如意,都沒有遮蓋一下劉陵身體意思。

清澈的水波蕩漾在劉陵高聳的胸間,美不勝收。

「雲琅怎麼說?」

「雲琅不聽主人的建議,他說,不論主人現在有什麼想法,都不要去實施,還說不會有任何用處1

「你沒有告訴他單于要死的消息么?」

「告訴了,雲琅似乎對單于不感興趣,他重點提到了左谷蠡王,還說,這是一個屬於英雄的時代。」

劉陵輕笑一聲道:「人人都以為左賢王才是單于的繼任者,雲琅卻讓我去燒左谷蠡王這個冷灶。

他難道不知道左谷蠡王因為偷襲上林苑的緣故,實力已經大減么?」

彭春抬起頭貪婪的看了一眼沐浴在水中的劉陵,舔舔嘴唇道:「他對左賢王似乎並不看好,奴婢對左賢王也不看好1

劉陵輕輕地用鼻子嗯了一聲道:「說說你的看法。」

「自從來到武州塞,左賢王日夜笙歌,軍帳中歌舞不絕,烤羊的炭火日夜不絕,外城的左賢王屬下毫無軍紀可言,人人閑散,處處懈擔

相反,與雲琅爭鋒的左右谷蠡王卻軍紀嚴明,軍帳布局極有章法,即便是奴婢想要穿營而過,也經受了三遍勘驗。

匈奴人歷來以強者為尊,伊秩斜新任左谷蠡王,已經有偷襲上林苑這樣的功勞在手,雖說進入上林苑的軍兵全軍覆沒,然而,他們在雁門,上郡一帶的收穫同樣豐富。

如今,左谷蠡王正在招兵買馬,且大肆的收攏匈奴人中的猛士之心,解衣衣之,推食食之,即便是美貌的姬妾,神駿的戰馬,也能隨時割愛。

看得出來,他是一個野心勃勃之人。」

劉陵笑道:「單于殺了他三次都未能成功,第四次不說也罷。

如今,左谷蠡王身居軍營,寸步不離侍衛,單于想要再殺他,已經不可能了。

唉,還以為這一次是我們的大好機會,沒想到漢軍卻沒有酣戰之心,只想著如何防守,錯過這樣的良機,他們會後悔的。」

彭春再次抬頭看著劉陵道:「他們沒有襲擊單于的能力,而且,左右谷蠡王防守甚嚴,他們也沒有機會。」

劉陵皺著眉頭撩撥一下木桶里的水道:「既然外部不可能,我們只有繼續忙自己的事情,要你打探的事情打探清楚了么?」

彭春連忙道:「大閼氏滑胎,斬良馬一十二匹,敬獻給了崑崙神,巫祝斷言,她會再一次獲得了崑崙神的庇佑,會重新懷胎,誕下一位匈奴王。」

劉陵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拍著木桶道:「單于如今吃喝拉撒全在床榻上,大閼氏如何懷胎?

還是說,她已經找好了下一個匈奴王?」

彭春面露笑意拱手道:「大閼氏常常出入左賢王營帳1

劉陵無奈的苦笑道:「看樣子我們只能選左谷蠡王了,但願他就是雲琅口中的英雄1

ps:《唐磚》電視劇再爆一大批定妝照,請移步孑與不2公眾號,回復定妝照,或者電視劇即刻獲得電視劇最新定妝照以及劇情介紹。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