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二十三章伊秩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伊秩斜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三章伊秩斜

慧眼識英雄這種事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史書上偶然有那麼一兩個著名的例子,那也是帶著極大的偶然性的。

事實上,所有的慧眼識英雄事件都有很強大的脈絡可循。

在醜小鴨還沒有變成天鵝之前,誰知道鴨子能變成天鵝?

很多時候都是一些偶然事件促成了所謂的慧眼識英雄。

誰都喜歡那些已經強大的人,將自己的利益捆綁在強大的人身上,無論如何要比捆綁在可能強大的人身上保險。

軍臣單于雖然快要死了,他依舊躺在病榻上掌控著所有的匈奴大軍。

他儀仗的就是強大的金狼軍,這支軍隊在他還是左賢王的時候就追隨他,軍中猛士不知道換了多少,然而,直到今日依舊對他忠心耿耿。

即便如伊秩斜這樣桀驁不馴之人,也只能乖乖的接受軍臣單于的擺布,自己能做的事情不算多。

一群騎著羊的孩童從劉陵的身邊狂奔而過,他們手裡拿著小小的弓箭,騎在羊的身上不斷地呼喝攻擊,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匈奴人都會露出會心的微笑。

只要哪一個孩子的射箭姿勢不對,立刻就有長者來教導他們,直到他們能夠騎在羊背上嫻熟的左右開弓為止。

劉陵戴著面紗,匈奴人只能看見她圓潤的下巴,事實上更多的人將目光落在她手裡捧著的木盤上。

上面的銀壺美輪美奐,在陽光下光芒四射,尤其是壺蓋上鑲嵌的幾枚寶石更是熠熠生輝。

銀壺的邊上還有一個銀盤,盤子被一個銀色的蓋子蓋著,裡面應該裝著連單于都叫好的美味。

美味出自劉陵之手……這讓劉陵美食之名遠遠超越了她的美色之名。

單于的營帳被安放在一輛巨大的勒勒車上,事實上,劉陵進入的應該是一座帶著輪子的帳房。

這樣的帳房對匈奴人來說並不奇怪,很多牧人的帳篷都是安在輪子上的,這與他們的生活習性有關,戰亂跟遷徙讓他們必須擁有一個可以隨時移動的帳房。

只要是見單于,劉陵就必然是一身大汗閨女打扮,尤其是胸圍子必定是要露在外面的,匈奴女子喜歡披散著頭髮,她就必須將頭髮挽成髮髻,然後給上面插滿簪子,尤其是雲氏那種叫做金步搖的東西,獨獨的插在髮髻最高處,隨著步伐輕輕搖晃,一瞬間就能多出三分風情來。

匈奴人喜歡漢家女子,甚至稀罕到了瘋魔的地步,每一次進入漢地,他們最喜歡搶劫漢家女子,只可惜漢家女子來到草原上總是活不長。

像劉陵這樣的健康活潑的漢嫁女子簡直就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大閼氏眼看著劉陵飄進了帳幕,就忍不住惡狠狠地看著她。

「大薩滿說,這個漢女是妖女,不可親近,您就是因為親近了這個妖女,崑崙神才剝奪了您的力氣。」

大閼氏趴在軍臣單于的耳邊惡狠狠的道。

軍臣單于似乎沒有聽見大閼氏說的話,而是用欣賞的眼光瞅著風姿綽約的劉陵,最終長嘆一聲。

「您要是喜歡她,就讓她陪您一起去崑崙神的懷抱吧?」

大閼氏再一次在單于耳邊道。

單于看了大閼氏一眼,並不做聲,只是看著劉陵跪坐在床榻前,從銀壺裡面倒出來一碗溫熱的奶漿,親自嘗了一口,才端到單于身邊,用銀勺一勺一勺的喂單于喝奶漿。

喝了一碗奶漿,單于似乎有了一些精神,就示意劉陵扶他靠在軟枕上,笑眯眯的道:「今天吃什麼啊?」

劉陵笑道:「知道您喜歡肉食,只是您的脾胃虛弱,目前還克化不了那些,所以給您熬了一些小米粥。

等您病體康愈了,會給您做一大鍋黃燜羊肉,讓您吃個夠1

大閼氏怒道:「雄鷹一樣的王,就該吃肉喝酒!怎麼能給雄鷹吃羔羊的食物?」

劉陵並不發怒,而是非常誠懇地道:「雄鷹生病了,就該留在巢穴里靜靜的養息身體,不讓外面的禽獸看見雄鷹的病態,等到雄鷹痊癒,就可以再一次翱翔在天空,巡視自己的領地。」

面對大閼氏的嫉妒,以及她因為嫉妒使用的手段,劉陵是非常看不起的。

女子向男子提出要求的時候最好是單獨相處的時候,即便是單獨相處的時候也需要是在男子情濃的時候,即便是情濃的時候,也要充分從男人的角度去說事情,還不能把事情說的太死,需要男子通過他的理解最後把你的事情當成他的事情來辦。

披頭散髮巫婆一樣的咬牙切齒,但凡是稍微有一點頭腦,有一點自尊心的男子,誰會允許女子這樣做?

劉陵說了一句話之後,就跪坐在單于身邊,用潮濕的手帕給他擦身。

雖然從發單于口中,身體上不斷地向外散發著惡臭,她依舊氣定神閑的做著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手從單于枯瘦的身體上滑過,劉陵就知道這是一具馬上就要死亡的身體,處處透著死氣。

做完這些,劉陵透了一口氣,見單于的眼睛似乎變得明亮了一些,就笑道:「可是舒服些了?」

單于將腦袋靠在軟枕上道:「很受用1

劉陵笑道:「您的臣子在等您,我晚上再來1

說完話就收拾好銀壺,銀盤,倒退著出了單于的帳幕。

「她就是一個妖女1大閼氏咬牙道。

單于看了一眼大閼氏道:「我沒死之前不得再去於單的帳房……」

劉陵走出單于的帳房,就看到了守候在帳房外面的匈奴勛貴。

於單色眯眯的看著劉陵,甚至探出手在劉陵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其餘匈奴王不但沒有人來阻止他,反而哄堂大笑。

劉陵自然也是不在乎的,匈奴人根本就沒有倫理這個說法,只要是女人,對他們來說就是生孩子與洩慾的工具,即便她明面上是於單的母親。

伊秩斜坐在一個馬鞍子上,這是匈奴人的習慣,他們習慣人到哪裡就把馬鞍子扛到哪裡。

左谷蠡王乃是匈奴五王之三,權勢僅在左右賢王之下,身為軍臣單于的弟弟,他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狼王。

和別人不同,他孤獨的坐在馬鞍子上,端著一碗酒,喝的雲淡風輕,似乎面前剛剛發生的一點喧鬧與他毫無關係。

於單的手沒有離開劉陵的屁股上,很快就從撫摸變成了抓,他抓得非常用力,以至於半個臀瓣被於單抓在手中,由此產生的劇痛讓劉陵站立不住,驚呼一聲就向前撲倒,一頭栽進了伊秩斜的懷裡。

於單大笑著想要伸手去拉劉陵,就聽伊秩斜在那裡輕聲道:「莫要攪擾了單于休憩。」

於單臉上的笑意消失了,冷冷的看了伊秩斜一眼,對他的這位叔叔並無敬意。

劉陵連滾帶爬的從伊秩斜懷裡逃出來,感激的看了伊秩斜一眼抱著銀壺就狼狽逃竄,如同一隻受驚的羔羊。

伊秩斜整理一下身上的皮裘,輕嗅一下手上的余香,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手剛才經歷了怎樣的享受。

倉皇逃走的劉陵回到自己的房子之後,就平靜了下來,剛才經歷的狂暴場面對她並沒有造成什麼不可彌補的傷害,因此,她此時想的更多的是那個留著短髯的伊秩斜而不是什麼被非禮的經過。

自從在雲氏學會了廚藝之後,劉陵對自己的美色就沒有太看重,皇家出身的她清楚地知道,美色娛人短暫且不牢靠。

如意取出她珍藏的食譜,劉陵躺在羊毛軟塌上一頁頁的翻看,眉頭緊鎖,她拿不定主意,該用那一道菜菜品,才能勾起伊秩斜對她的興趣。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