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漢鄉>第二十六章紅粉骷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紅粉骷髏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十六章紅粉骷髏

惜命,是所有將軍的一種本能,只有在孤注一擲或者背水一戰這種場合他們才會拚命。

主將戰死,對一支軍隊的士氣的打擊是非常沉重的,在很多時候,主將陣亡,就代表著全軍作戰失敗。

謝長川躲在兩面巨盾後面,在他看來,匈奴人的武器還不可能穿透這兩面巨盾。

青銅棺槨密封的很嚴實,即便是縫隙也是用鉛水澆灌過的,兩個甲士小心的用匕首剔開鉛封,一股子濃烈的腐臭氣息就從縫隙里冒了出來。

雲琅小心的用手帕綁住口鼻,在始皇陵裡面他遭受過太多的折磨,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半點都不敢大意。

在謝長川的示意下,兩個身披重甲的武士,用力推開了棺槨的蓋子……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除了冒出一股子淡黃色的煙霧之外。

甲士小心翼翼的朝棺槨里望去,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謝長川踢了高世青一腳,高世青就穿過盾陣,也跟著把腦袋探到棺槨上方,不過,他的神情很是奇怪,居然有些迷醉。

雲琅等了一會,見那三個傢伙都沒有要死的徵兆,就來到了棺槨邊上,小心的探出頭去。

棺槨里靜靜的躺著一個長發披肩的女子,諾大的棺槨裡面,一半是屍體躺著的地方,另一半堆滿了瑪瑙玉石以及各色精美的黃金器物。

額昂甲士駭然的是裡面海量的珍寶,讓高世青迷醉的是裡面的那具艷屍。

那是一個長著褐色頭髮的白人美女,即便已經死亡幾十年了,面貌依舊栩栩如生,也不知道是怎麼保存的。

「取出裡面的黃金冠1

謝長川的聲音已經有些變調了。

一雙大手探進棺槨,雲琅才發現,在這具女屍的頭部邊上,放著一頂並沒有什麼特色的黃金冠。

「烈火炙烤之後才能用手觸碰1

雲琅一巴掌拍開了那隻探向棺槨的手。

「屍毒1高世青連忙對面色不愉的謝長川解釋。..

與那些黃金珠玉比起來,雲琅對這具女屍更感興趣。

「少年人戒之在色1

謝長川的話語里沒有告誡的意思,更多的是諷刺。

雲琅笑道:「我很想知道這個女人是誰1

謝長川盯著武士們用火鉗子一樣樣的從棺槨裡面取財寶,一面冷笑道:「無非是冒頓的某一個受寵的閼氏1

裴炎看了一眼女屍道:「大月氏人。」

見雲琅奇怪的看著他,裴炎可能是心情好又解釋道:「褐發藍睛,張騫告訴過我。」

「既然大月氏人都成了冒頓的閼氏,可見他們關係親密,既然如此,張公為何還要不遠萬里再次遠赴大月氏?」

謝長川冷笑道:「我大漢如此強大還不是一樣要忍受匈奴人的煎迫,你以為那些小國家的境遇會比我大漢好?」

高世青或許是聽了裴炎的話嗎,想要驗證一下這個女子的眼珠到底是不是藍的,就探出手輕輕地觸摸了一下女屍的眼皮。

雲琅看的很清楚,高世青下手很輕,就像一個多情的男子在撫摸他的情人。

然而,就在高世青的手指剛剛觸摸到了那具女屍的眼皮,女屍的眼皮卻突然間就塌陷下去了。

雲琅第一時間跳的遠遠的,同一時間,謝長川,裴炎這兩個老賊也迅速的躲在了巨盾後面,就身手的矯健程度來看,雲琅遠遠不及兩個老將。

就像是有人撥快了時間,那具剛剛還明**人的女屍就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美麗的容顏迅速變黑,然後如同雪水消融一般快速的塌陷,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美麗的女屍就變成了一張人皮包裹著的枯骨。

包裹著女屍的十囊律潰裘皮上開始慢慢的有淡黃色的液體滲出來,不一會,就鋪滿了青銅棺槨。

高世青嚇得跪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紅粉骷髏一念之間,真是人不我欺也。」

謝長川不理睬高世青,卻從巨盾後面鑽出來,看著恐怖的女屍感嘆不已。

佛教傳說,觀世音曾以肉身布施,現紅粉之相,與迷途之人**,**大歡喜之時,突現骷髏之身,取紅粉骷髏,大歡喜過後便是大寂滅之意。以渡化迷途之人,不叫其沉淪肉相皮念!

這個故事雲琅自然是知道的,他現在就奇怪謝長川這種西瓜大的字不識一籮筐的傢伙是從哪裡聽來的紅粉骷髏這四個字。

「一個鍊氣士說的。」

不等雲琅發問,謝長川就有些得意的把來路告訴了雲琅。

艷屍變成了骷髏,也就沒有了觀賞價值,如果想要觀賞屍骨,白登山多得是。

兩個武士用鐵叉子將女屍給插出來,丟在帳幕外邊,點了一把火就開始焚燒。

艷屍變骷髏的過程中基本上遵守了物質不滅的理念,不但產生了大量的黃水,還產生了大量讓人喘不上氣來的惡臭。

事情是高世青弄出來的,所以,高世青就跳進了青銅棺槨負責把棺槨弄乾凈。

至於謝長川,裴炎,雲琅三人早早來到了那一堆財寶面前,眼看著武士們將黃金器物一件件的放在烈火上烘烤消毒。

不一會,三人的面前就放了一堆黃金器物。

謝長川與裴炎不約而同的看看雲琅,雲琅哀嘆一聲,從大堆的金器中間挑選了一個碩大的金碗,揣進了懷裡。

「金冠不能動礙…」

謝長川與裴炎對雲琅上道的舉動非常的滿意,揮揮手示意雲琅可以走了,就小聲的跟裴炎開始商量事情。

金冠找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祖高皇帝的,不過呢,好幾萬人等著領功勞好光宗耀祖呢,不是也必須是。

這三人只是相互看了一眼,就已經決定把它當做太祖高皇帝的金冠敬獻給陛下。

不論是謝長川,還是雲琅都非常的滿意,雖然還沒有找到冒頓的棺槨,可是找到了冒頓閼氏的棺槨並且尋找到了太祖高皇帝的金冠,就足以說明大漢這些年在白登山的戰鬥不是無的放矢,這關係到大漢的顏面。

冒頓閼氏的棺槨找到了,冒頓的棺槨還會遠么?

無論如何,一場大功勞已經是跑不掉的。

趁著夜色,霍去病跟李敢,謝寧,曹襄四人正在很小心的將大軍從鉤子山上撤下來。

為了不至於驚動匈奴人,他們撤退的非常緩慢,直到天明時分,霍去病才最後一個走進了橋頭堡。

「找到了?」霍去病有些驚喜,曹襄,李敢,謝寧三人更是快要歡呼出來了。

「沒找到冒頓,只找到了冒頓閼氏的棺槨,不過呢,太祖高皇帝的黃金冠找到了。」

等騎都尉諸人再次去看陪葬品的時候,好大一堆陪葬品只剩下一半不到,大多數都是瑪瑙珠玉,因為長久的被鎖在棺槨里,基本上都是灰濛濛的,看不出什麼好來。

倒是那頂金冠重新被烈火燒過之後,在朝陽的照耀下金光四射,顯得華貴無匹。

謝長川可能剛剛吃過早飯,從牙縫裡剔出一根肉絲,瞅瞅又丟進嘴裡吃了,然後對霍去病道:「一起上奏摺吧,把這裡面得事情跟陛下說個清楚明白。」

霍去病來到那個依舊散發著惡臭的棺槨邊上朝裡面瞅了一眼道:「屍骨呢?」

「燒了,問你的軍司馬1

霍去病見雲琅點頭,就笑著道:「如此,請大帥擬定奏摺,卑職署名就是1

謝長川長嘆一聲道:「老夫還是第一次覺得我們快要結束白登山的戰爭了。」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