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漢鄉>第二十八章匈奴王的愛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匈奴王的愛情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十八章匈奴王的愛情

劉陵早就想殺死軍臣單于了。

這不是出自她是一個大漢人的自覺,而是因為,跟著軍臣單于她看不到任何出人頭地的機會。

她覺得自己的大好年華不能完全耗在一個老者身上,所以,用銀壺裝食物給軍臣單于吃,已經變成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任何事情都貴在堅持,當她用銀壺給軍臣單于裝了半年的飯食之後,她清楚地發現,軍臣單于的身體在一天天的變壞。

最開始的時候,軍臣單于也就有點咳嗽,還只是在冬春日發作,自動開始使用銀壺裝過的食物之後,軍臣單于的臉色就一天天的開始發青,咳嗽也從偶爾發作,變成了整日咳嗽。

雲琅說過,銀壺能夠讓沒病的人生病,生病的人變死人,如今,在軍臣單于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詮釋。

這是一種近乎於完美的禍害一個人的法子,軍臣單于病倒在床上之後,劉陵就對雲琅的敬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軍臣單于生病,匈奴人自然是要從各方面進行衡量的,首先就是不是有人在下毒。

結果,不論是漢地來的醫生,還是匈奴人的巫醫,都沒有給出單于是因為中毒才病倒這樣一個結論。

他們給軍臣單于開了很多的葯,有時候,這些葯就是最後裝在銀壺裡給老單于服用的。

因為漢家醫生說了,銀器可以試毒!

看著銀壺被單于一次次的使用,劉陵也從最初的擔心,變成心靜無波,最後還有一絲絲的竊喜。

平靜的生活對劉陵來說是有害的,只有風雲激蕩的時候,她才能一點點的顯露出她的重要性來。

也就是說,只有老傢伙死掉了,匈奴王廷才會發生新的變化。

老單于病變的不夠迅速,於是,劉陵特意用很粗的刷子狠狠地擦洗過銀壺內壁之後,才把美味的羊肉湯倒進去,加上一點麥餅,就是老單于今天的食物。

劉陵端著木盤給單于送飯的時候,如意也端著一個同樣的木盤去了左谷蠡王的營帳。

這是劉陵經營的新的人脈關係,她對雲琅有一種近乎於盲目的信任,幾乎在看不到伊秩斜有任何成為匈奴王可能的狀況下,迅速的做出了決定。

她記得雲琅曾經給她說過的一句話——在等死的時候,哪怕是錯誤的決定也比沒有決定要好。

左賢王於單現在哪裡都不去,整日里守在軍臣單于的帳房外邊,就等著大閼氏跑出來告訴他,軍臣單于歸天的消息。

只要經過於單的身邊,劉陵的屁股總是要遭災的,這個粗魯的男人下手又狠又重,眼中燃燒的慾火似乎能把她燒成灰燼,這種情感外露的模樣,讓劉陵對他的鄙視又加深了一些。

軍臣單于堅強的活著,雖然整個人已經枯瘦的沒了人形,他依舊是威嚴的匈奴王。

當劉陵用濕布給他擦拭身體的時候,總是很吃驚,她很驚訝軍臣單于為什麼還能活著,只要她一探手,就能觸摸到軍臣單于那具瘦骨嶙峋的身體,這樣的身體跟死人沒有什麼兩樣。

「讓於單進來1

軍臣單于的語氣依舊威嚴,大閼氏露出一絲喜色,就匆匆出去了。

劉陵安靜的坐在床榻邊上,仔細的用雪白的綢布擦拭老單于蘆柴棒一樣的腿。

「你想活嗎?」軍臣單于突然道。

劉陵撩一下垂下的頭髮安靜的道:「你是我的丈夫,這事情該是你操心的事情。」

軍臣單于艱難的探出手撫摸了一下劉陵光潔的面龐遺憾的道:「你該早幾年過來,就女人而言,還是漢家的好。」

劉陵笑道:「現在過來也不晚啊,你是我心中的英雄,只要見到總是好的。」

軍臣單于無聲的笑了一下,指著床榻邊上的一個木頭盒子道:「看在你日夜伺候我的份上,給你一條活路。」

劉陵嘆口氣道:「我終究是要成為於單的閼氏是么?」

軍臣單于點點頭道:「沒有他,你沒法活,漢人都說我匈奴人不知禮義廉恥,兄終弟及,子娶父妾,卻不知沒了男人的女子在這荒原上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

在活命與禮義廉恥之間,我們還是選擇活命吧,大匈奴是崑崙神的子孫,他給了我們這片貧瘠的土地,我們就只能順從,只能用我們的法子尋找活路。

為了活下去,為了大匈奴人口蕃息,女人應該多多的生孩子,沒有男人的女人,是沒有用處的,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也是沒有用處的。」

劉陵笑道:「給我一些羊羔,讓我陪伴在你的陵寢邊上吧,等你躺進冰冷的墳墓里,說不定能聽見我在外面唱歌。」

或許是被劉陵的話語刺激到了,軍臣單于蠟黃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紅暈。

「沒用的,你長得好顏色,又做的一手好茶飯,等我死了,就沒人保護你,也保護不了你。

你漢家還有君王遺詔這回事,大匈奴沒有,等我死了,我的權力也就隨我一起死掉了。」

劉陵笑著搖搖頭,取過銀壺,從裡面倒出一碗溫熱的羊湯一小勺,一小勺的餵給單于。

「真是不甘心礙…」單于喝了一碗羊湯,就不再繼續,長嘆一聲,就死死的盯著帳幕的頂棚看。

「不甘心那就好好的活下去!活一天算一天。」

軍臣單于居然艱難的轉過腦袋沖著劉陵笑了一下道:「你說的很對,傳令,歌舞伺候1

剛剛進門的於單聽到父親的這個命令,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來到父親床榻前面道:「您這是應該躺著,不該有歌舞。」

軍臣單于臉上的紅暈更加的濃重了,譏誚的道:「你還不是匈奴的大單于。」

於單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只是瞅了一眼站立在床榻四周的四個武士,才後退一步道:「您說的是1

軍臣單于看著離開的兒子,搖搖頭對劉陵道:「我祖父在傳位給我父親的時候說我父親不如他。

我父親傳位給我的時候也感慨我不如他,沒想到等我快要死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兒子連我都不如0

劉陵笑道:「漢家有一句話叫做,大丈夫難免妻不賢子不孝,天下英雄莫過如此。」

單于想了一下艱難的笑道:「還真是如此礙…我們去看歌舞,等歌舞完畢,我就要去白登山,在那裡選擇我的陵墓。」

劉陵笑著領命,幫單于穿好衣裳,最後將他包裹進一襲巨大的黑熊皮里,眼看著他被雄壯的武士抱著離開了床榻,這才取過單于給她的木頭盒子,打開看了一眼,就笑了。

匈奴王大宴……群雄畢至!

劉陵甚至看到了漢使!

軍臣單于窩在熊皮中,指著漢使對劉陵道:「我准許你回去,以匈奴可汗閼氏之名回去,你願意么?」

跪坐在軍臣單于腳下的劉陵抬頭笑吟吟道:「我是一個匈奴女人,回去做什麼?」

單于笑道:「如此看來,你還真的不討你皇帝兄長的喜歡,既然如此,你以為該如何處置漢使?」

劉陵笑道:「聽說前些日子,您的使者被漢軍給殺了,以牙還牙如何?」

站立在一邊的於單怒道:「軍國大事,要你一介婦人多嘴?」

單于張開嘴無聲的笑了,指著於單對劉陵道:「他希望這些漢使活著,好去告訴你的皇帝兄長,大匈奴已經換了王,新的單于就要出現了,今後但凡有禮物,必須送到他手裡。」

於單連忙辯解道:「並非如此,兒子只想讓漢國平靜一段時間。」

軍臣單于猶豫良久,緩緩地道:「開宴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