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二十九章蘇稚的研究方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蘇稚的研究方向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第二十九章蘇稚的研究方向

匈奴王開宴的時候,騎都尉也在開宴。

早在雲琅離開上林苑的時候,司馬遷就想跟著一起來,結果被雲琅給拒絕了。

他遊歷了大漢的大半河山,唯一沒去過的地方就是戰場,對這個地方極度的好奇。

這一次,他趁著各家給自家的男主人送東西的時候,就咬牙跟著過來了。

一個文弱書生千里迢迢的跑到白登山,就是為了感受一下戰場氣氛,好回去寫書,對於這樣的瘋子,雲琅一般都比較尊敬。

本來想要跟他好好地說說來到白登山之後的見聞,現在沒法說了,因為司馬遷給曹襄帶來了一個很好的消息。

曹襄的平妻牛氏生產了,孩子沒有足月,提前半個月從母親肚子里爬出來了。

是一個兒子!

「把雲音給我兒子留著1

曹襄在確定母子平安之後,就立刻替兒子向雲琅求親。

「你覺得我大女會嫁給你平妻生的孩子?」

「滾蛋,雲音還是你跟情人生的孩子,為什麼不成?」

「霍去病在一邊笑道:「我成親入洞房的那一天就已經幫我兒子求親了。」

曹襄怒道:「你兒子還在你老婆肚子里呢,再說了,你能確定你生的一定是兒子?」

霍去病喝了一口酒悠悠的道:「我就是為了生兒子才入的洞房1

眼見幾人攪作一團,司馬遷連忙問道:「為什麼白登山打的如火如荼,為什麼你們這裡平安無事?」

李敢嘆口氣道:「前些天我們在鉤子山上打的沒日沒夜的時候你偏偏不來。」

「戰損大么?」

李敢抽抽鼻子道:「戰損三成。」

「四百多……」

「一百七十九人戰死,剩下的都是重傷。」

雲琅不想談這件事,舉起酒杯道:「我們找到了冒頓的陵寢。只是沒有時間把冒頓的棺槨挖出來,只挖出來了一個閼氏的棺槨,裡面有一些羊皮卷,不知你有沒有興趣看看?」

司馬遷一下子就被雲琅的話給吸引住了,對於他來說,從故紙堆里找到蛛絲馬跡從而推斷,還原出前人的真實生活,是他最大的愛好。

埋在那些破舊古物堆里的司馬遷才是真正的司馬遷,一個摻乎到政事裡面的學者,不是一個好學者。

進入了政事堂,不論你持身如何正,總還是會有偏向的,會被個人好惡影響對事情的判斷。

尤其是記錄歷史的,更應該完全剔出自己的個人觀點,只要忠實的將事件的原貌記錄下來就可以了。

總結得失,屏蔽失誤,那是後人要在他原著的基礎上做的事情。

司馬遷的到來不算什麼,真正讓雲琅頭疼的是蘇稚也跟著過來了……

雲琅在歡迎司馬遷的時候,就看到了一身男裝打扮的蘇稚,儘管這丫頭把腦袋都埋到胸前了,還是被雲琅一眼認出來了。

軍營中出現一個女人是大多的一個事故,雲琅是清楚地,尤其是在大漢軍營,他們對女子的排斥是從靈魂上開始的。

即便如謝長川這樣的軍事將領,也不敢帶自己的侍妾來到軍營,因為這會——大不吉!

「家裡沒病人1

蘇稚開始還有些膽怯,後來就仰起頭看著雲琅,不做半點的退讓。

「小妹,這裡是軍營,全是大男人,你一個閨女出現在這裡你以後還怎麼出去見人?」

「我是醫者1

「軍營里有醫者1

「你是指那些殺豬匠?」

「我有時候也可以客串一下的。」

「胡說八道,我下午去看了那些傷兵,經過你手處理的傷患還不到三成。」

「我還有我的事情1

「所以啊,剩下的事情你都交給我,我最近剛剛打造了一套刀子,還想好好地用用呢。」

聽蘇稚這麼說,雲琅的臉皮抽搐一下艱難的道:「你真的準備用刀子給人看病了?」

「還有針灸!我研究過了,用針灸封住血脈,然後用刀子快速的割開肌膚,快速的清理了內部傷患之後,再重新縫合,這個念頭應該是準確的,藥婆婆如果不是身體不好,也會來的,是被我勸回去的。

我告訴藥婆婆,我會在邊關進行這些實驗的,會把這一套新的技法驗證成熟的……「

雲琅總算是明白了蘇稚為什麼一定要來戰場了,只有在這裡她才能肆無忌憚的實驗自己的新想法,只有在這裡才會有足夠多的屍體供她研究,也只有用匈奴人的身體做實驗,她才不會被漢人認為是人間大惡魔。

「好吧,從今後你就住在我的帳篷里,劉二也給你了,千萬不要被別人發現你是一個女子1

蘇稚見雲琅答應了,非常的歡喜,撲上來緊緊的抱住了雲琅不斷地晃悠,旁邊的劉二笑嘻嘻的看著這一幕,似乎很欣慰。

心無旁騖的雲琅把蘇稚從身上撕下來,扶著她的肩膀道:「這裡是戰場,別亂跑,在騎都尉營地里大家都認識你,知道你是醫者,這還不要緊,要是被白登山上的人發現了你,會有很大的麻煩。」

蘇稚紅著臉道:「我要一個大檯子,還要兩個小兵,還要傷兵,最好能給我弄兩具屍體!

你說,匈奴人的屍體跟我們漢人一樣么?」

雲琅笑道:「都是人,不會有差異的。」

蘇稚奇怪的看著雲琅道:「你解剖了幾具屍體?有沒有樣子給我看看1

雲琅打了一個冷顫連忙道:「沒有1

蘇稚冷笑道:「沒有解剖過匈奴人的屍體,也沒有解剖過漢人屍體,你憑什麼說匈奴跟漢人是一樣的?」

「猜的1

對於雲琅的回答,蘇稚根本就不屑一顧。

「我要洗澡了,你出去1

蘇稚大大方方的要劉二給她準備熱水,她想好好的洗個澡,一路上都沒有機會沐浴,蘇稚認為自己都要臭掉了。

「那丫頭還真是信任你啊1

曹襄伸長了脖子朝雲琅的帳幕方向看,這麼久沒有見過女子了,他非常的渴望見到養眼的美女進入他的眼帘。

很快,騎都尉的將校們都知道蘇稚來了,士氣莫名其妙的高漲了三分。

那群混蛋現在沒事幹就喜歡看著雲琅的帳幕,偶爾看到蘇稚進進出出的樣子,就能快活好久。

於是,蘇稚的帳篷外邊的桌子上,就會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好東西,有時候會是一個漂亮的匈奴首飾,有時候會是一張不錯的羔羊皮子,更多的時候會是白登山這裡特產的一種叫做「莓子」的紅色野果子。

蘇稚則來者不拒,首飾就胡亂掛在身上,羔羊皮正好用來當墊子,至於野果子,她每天都吃,還鼓勵那些相熟的軍卒們給她多弄一些過來。

霍去病見蘇稚很快就跟那些軍卒打成一片就擔憂的問雲琅:「蘇稚這是要幹什麼?好好地待在傷兵營不好么?」

雲琅冷笑一聲道:「你看著,不出三天,這些混賬就會給蘇稚弄來一些新鮮的匈奴人的屍體1

「她要屍體幹什麼?」霍去病有些憂慮,蘇稚出身山門,這種人的性子很難把握,出了名的難伺候。

雲琅嘿嘿笑道:「她要把匈奴人的屍體慢慢的分解,切碎,扒皮,然後一點點的研究,想看看匈奴人跟我們大漢人在身體構造上有什麼不同。

然後有針對性的考慮怎麼治病1

霍去病悶哼了一聲,然後就小聲的道:「注意保密,只要傳揚出去,她會被人家當害人的巫婆給活活燒死。」

「你居然不反對?」雲琅詫異的道。

霍去病閉著眼睛道:「不算是壞事啊,與其讓那些屍體埋進泥土裡腐爛,不如讓蘇稚好好地看看,說不定就能多救幾個人。

哼!匈奴人!豬狗一樣的東西,千刀萬剮不足以泄吾心中之怒1

雲琅見霍去病神色不對,想起他剛剛去了白登山,就連忙問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