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三十一章解剖學是一門好學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解剖學是一門好學問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蘇稚出現在謝寧面前的模樣,完全滿足了謝寧對山門中人的所有幻想。

眼前這個雙手插在胸前大口袋裡的少女,看他就像看見了一塊石頭,沒有什麼情緒上的波動,甚至有些陰冷。

「你身體很好,沒病1

蘇稚上下打量一下謝寧,然後就轉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再也不理會他了。

曹襄在一邊道:「走吧1

謝寧楞了一下,有些猝不及防,「氨了一聲道:「這就走?」

曹襄笑道:「人家都說你沒有病,你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謝寧瞅瞅正在專心配藥的蘇稚,小聲對曹襄道:「我沒病,可是我父親有病埃」

曹襄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不成,要是被大帥知道軍營里有女人,麻煩就大了。」

「她是山門中人1

曹襄摩挲著下巴上的軟鬍鬚道:「那也是女人1

謝寧正色道:「這如何能混為一談?這是世外高人,不是我們私自攜帶的婦人,而且高人來軍營,是為了救治同袍,我父親感激還來不及呢,如何會怪罪?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放在陛下的面前,也沒有什麼問題吧?「

「我要屍體1

蘇稚停下手裡的活計,冷冷的對謝寧道。

謝寧打了一個激靈,不但沒有恐懼,反而興奮的問道:「匈奴人的屍體合用么?」

蘇稚點點頭道:「重點是匈奴人的屍體,如果再來一些鬼奴的屍體就更好了。」

謝寧左手重重的在右手心裡砸一下迅速的就出了帳房,曹襄剛剛要說話,謝寧又從外面鑽進來了,傻笑著對蘇稚道:「活的可以么?」

蘇稚搖頭道:「你可以殺死了再給我送過來,我是醫者,不是屠夫。」

謝寧佩服的拱拱手,就再一次跑了出去。

曹襄無奈的拍著腦門道:「神!現在天氣這麼熱,屍體放不了一個時辰就臭了,你能看出什麼來?」

蘇稚將手從大口袋裡掏出來,輕輕地拍著桌子道:「能看屍體在高溫下的腐爛速度,以後好醫治潰口。

反正你這裡屍體多,每天換新鮮的也就是了。」

曹襄好奇的靠近蘇稚道:「你就不怕?」

蘇稚笑道:「死人而已……」

曹襄回去把謝寧準備給蘇稚供應屍體的事情告訴了雲琅跟霍去玻

霍去病的喉頭有些發緊,雲琅卻嘆了一口氣道:「這個口子一開,我大漢的醫者技藝將會迎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麼說,鋸開屍體對醫者很重要?」

「這是自然,弄明白了全身血液循環之道,弄明白了心肝脾肺腎是如何支撐我們生命的,弄明白了為何將人的頭顱砍下來我們就會死掉的原因,一旦這些地方生病,就能更加精準的用藥,你說重要不重要?」

曹襄想了一下道:「很重要,就是……」

雲琅擺擺手道:「任何事物向前跨進一步是何等的艱難,絕對不是你能想象的。」

被雲琅看不起,曹襄就有些不高興,噘著嘴道:「我忘記了,你也是該死的山門中人1

謝寧的面子很大,短短時間,就從白登山戰場弄來了一具剛剛戰死的匈奴人的屍體,也拖來了一個叢戰場上撿回來的鬼奴屍體。

這兩具屍體外表非常的完整,匈奴人是被飛蝗石絞斷了脖子,鬼奴則是被一支弩箭從眼睛貫腦而死。

當著兩具屍體被扒的精光放在桌案上的時候,蘇稚沒有半分羞澀的意思,還讓輔助她的軍醫,剔除了兩具屍體上的所有毛髮。

然後就站在桌子前面,如同看絕世珍寶一樣的瞅著面前的兩具屍體。

這個舉動徹底打消了,蘇稚是一個平凡女子的可能,在謝寧的眼中,高人就該如此。

想當年,張良橋下拾履,黃石公是何等的不近人情,這些事在大漢早就被傳說成了神話,如今,終於見到了一位山門中人,蘇稚的行為越是乖戾,就越是符合謝寧對高人的幻想。

眼看著蘇稚在屍體上用毛筆畫線,畫圈,畫點,他就有些看不明白了。

正好,雲琅從外面走了進來,謝寧就連忙問道:「高人這是要幹什麼?」

雲琅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屍體,淡淡的道:「去表象,查五臟,觀經脈,探本源1

謝寧打了一個哆嗦忍不住道:「要把屍體切開?」

雲琅無奈的拿起一柄鑿子跟鎚子道:「可能還要挫骨揚灰1

眼看著蘇稚一刀刺進屍體的咽喉部位,然後緩緩地下拉,一道黃白紅相間的傷口就逐漸裂開,謝寧強忍著嘔吐的慾望,將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蘇稚還要幹什麼。

豎著切一刀,橫著再切一刀,謝寧就看見蘇稚用一個夾子用力揭開了一片皮肉……淡黃色的人油不斷地顫動……謝寧奪門而出。

「嘔……嘔……」

謝寧嘔吐的昏天黑地,他能舉著刀子殺人,也能用鎚子將敵人砸扁,甚至將敵人五馬分屍他也不在乎。

他從未想到過,一個眉目如畫的女子,用靈巧的雙手揭開了人皮,撕開了人肉,然後露出五臟六腑的模樣會是如此的恐怖!

曹襄端著一碗羊肉從遠處過來了,還沒說話,看到羊肉之後的謝寧就再一次匍匐在地上,瘋狂的嘔吐。

曹襄搖搖頭要走,卻被謝寧抓住了衣角,只好放下手裡的羊肉笑道:「平日里只要吃黃燜羊肉就屬你吃得多,現在是怎麼了?」

謝寧艱難的指著帳篷道:「他們在切割屍體1

曹襄乾嘔了一聲,也不打算吃羊肉了。

「高人之所以被稱之為高人,自然有高人的手段,為和雲琅也可以切割屍體,切割的安之若素?」

曹襄惡狠狠地道:「這就不知道了吧?他也是一個該死的山門中人,還是很厲害的一個山門掌門1

「為什麼一定要敢這麼噁心的事情?」

曹襄瞅著天空懶懶的道:「不清楚,總之似乎對他們山門中人來說很重要。

我們看一個人只是看這人美不美,雄壯不雄壯,他們似乎不對勁,總喜歡看人身體裡面……」

鎚子敲擊在鑿子上,鑿子再切割骨頭的聲音從帳幕里傳出來,臉色煞白的曹襄就拖著已經軟成麵條一般的謝寧去了城牆。

在那裡吹風看匈奴人,也好過在這裡遭受折磨。

蘇稚畢竟是一個小女子,也畢竟是頭一次解剖屍體,當著謝寧的面還能保持冷靜,謝寧離開之後就立刻不成了,兩隻手抖得如同寒風中的樹葉。

這根膽子大小沒關係,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雲琅是走過始皇陵的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見到的死人要比活人多的多。

至今,雲氏莊園的後山里,還有六百多具屍骨等著他去塑造外形呢。

再加上他對解剖屍體有一個正確的認知,在過了噁心這一關之後,桌子上的屍體對他來說,與牛羊無異。

當匈奴人的屍體胸腹被徹底打開之後,裡面的器官就顯露無疑。

過了驚駭期的蘇稚,雙手不再發抖,拿起毛筆就開始在一張白絹上開始描繪人的五臟六腑圖。

這是一個非常考驗功夫的活計,蘇稚的繪畫功底很深,強忍著身體的不適,一點點的將五臟六腑圖描繪了出來,雖然還不是很完整,蘇稚認為,自己遲早會把這幅圖弄完整的。

白登山,最不缺的就是屍體!

炎熱的夏天,屍體很快就有味道了,並且招來了很多的蒼蠅,雖然還進不來,一群群的蒼蠅依舊圍繞著帳篷亂飛。

劉二來的時候,拍了一下帳篷,黑雲一般的蒼蠅就騰空而起,轟的一聲,四散飛逃。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