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三十三章天馬的傳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天馬的傳說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大月氏有一個公主叫做梅里亞,美麗異常。

傳說梅里亞出生的時候,霞光披滿了大雪山,山尖出現了黃金色。

所有的牛羊都向大雪山跪拜,即便是草原上的河流也開始倒流,天上所有的飛禽都圍繞在梅里亞母親的帳房周圍,靜靜的等待梅里亞的降生。

當梅里亞的父親抱著梅里亞走出帳房的時候,大雪山發出了轟響,倒流的河水恢復了原來的流向,草原上的牛羊重新開始吃草,那些飛禽,圍繞著梅里亞盤旋了三圈之後,就四散飛去。

大月氏王認為孩子是大雪山之神賜予他的無上珍寶,就以梅里亞為她的名字。

梅里亞不負眾望,這個孩子逐漸長大之後,變得更加美艷動人,她的身體會散發奇香,她的頭髮柔順的如同絲綢,她的肌膚比牛奶還要白皙,她的聲音比百靈鳥還要婉轉。

無數的王派遣了最忠誠的臣子代替他們最優秀的王子攜帶著最珍貴的禮物來到了大月氏。

每一個使者都想用本國最珍貴的寶藏來換取大月氏王最心愛的寶藏。

不論是如同太陽一般的寶石,還是能夠裝滿十五個庫房的黃金,亦或是能追得上風的駿馬,以及切割石塊如同切割羊皮一樣容易的寶刀,都不能讓高貴的大月氏王同意將自己的心肝寶貝梅里亞下嫁給他們中間的任何一個王子

讓我喝口水」司馬遷喝了一口茶水潤潤嗓子,抖抖手裡的羊皮卷準備繼續念這個神奇的故事。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青銅棺槨裡面裝的女屍就是這個美麗的梅里亞?」

雲琅有些詫異的問道。

司馬遷不滿的道:「你還想不想聽故事了?」

抱著一壺醪糟喝的蘇稚也瞪了雲琅一眼,她正聽得入神呢。

雲琅笑笑,抬手示意司馬遷繼續。

「梅里亞是大雪山之神的女兒,只有雄鷹一樣矯健的英雄,白狼一樣英武的王才能配得上她。

大月氏王對所有求婚者永遠都是這句話。

梅里亞的美貌之名傳遍了戈壁

東方來的強大的王,聽說了梅里亞的名字之後,就派了他最忠誠,最聰慧的臣子來到了大月氏,帶著九十九匹白色的駱駝,九十九匹紅色的駱駝,九十九匹黑色的母馬,九十九匹白色的公馬,向偉大的大月氏王求親。

大月氏王依舊告訴聰慧的使者,只有雄鷹一樣矯健的英雄,白狼一樣英武的王才能匹配美麗的梅里亞。」

曹襄聽到這裡實在是忍不住了,張嘴道:「大月氏王就是想把梅里亞嫁給冒頓,偏偏虛偽的不肯承認,看遍諾大的西域,也只有冒頓能承擔得起大月氏王說的那兩個條件。」

司馬遷瞪了一眼曹襄,他好不容易才把這個故事整理出來,這群人偏偏都這麼多嘴!

「聰慧的使者告訴大月氏王,東方的王有一百個萬人的軍隊,有一千個萬那麼多的牛羊,他統治的大地從東邊跑到西邊即便是最矯健的駿馬也要跑半年。

如果有哪一個王敢比偉大的匈奴王更加的有權勢,匈奴的一百個萬人隊的將士們很想見識一下。

偉大的大月氏王無奈的告訴匈奴王的使者,當年,梅里亞曾經發下毒誓,只有捕獲天馬的猛士,才有資格娶她,如果人世間沒有能夠捕獲天馬的英雄,梅里亞寧願將雪山之神賜予的美貌還給偉大的雪山之神1

雲琅聽到這裡,臉色陰冷如水貳師將軍為劉徹取天馬,是大漢國做的最賠錢的一樁買賣

雲琅奪過司馬遷手裡的羊皮卷,順手丟進了火堆,在司馬遷的驚叫聲中,那張羊皮卷被大火給吞噬了。

「你要幹什麼?」司馬遷跳著腳喝問。

其餘人也不解的看著雲琅,大家明明都在好好的聽故事,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發瘋。

雲琅張了張嘴,還是無奈的道:「大月氏人沒有天馬,天馬屬於烏孫國,與大宛國。

傳說天山下有一種野馬,奔跑起來無人能夠追上它,不論烏孫國,大宛國的人如何誘捕總是不能成功。

於是後來呢,大宛人就想了一個辦法,把成群的發情母馬驅趕到天馬經常出現的地方,等天馬發情期結束之後,再把母馬找回來,這樣一來呢,就得到了天馬馬駒子。

大月氏王對天馬垂涎三尺,就拿他漂亮的女兒編造了一個故事,希望利用匈奴人的威勢逼迫大宛國將天馬獻給他們。

後來呢,大月氏王真的達到了目的,於是就出現了焉胝馬,烏孫馬。

那個青銅棺槨裡面裝的無非就是一個冒頓的閼氏,是冒頓用天馬換來的一個女人,是不是殉葬不得而知,反正那張羊皮卷上說的全是廢話1

「那你也沒必要把我的羊皮卷給燒掉,那上面的波斯文字是我弄了好久才弄明白的。

現在好了,被你一把火燒了個精光。」

司馬遷忿忿不平。

雲琅吃驚的看著司馬遷道:「你居然能認識波斯文字?」

司馬遷嗤之以鼻:「一月方知有波斯文,四月便能誦讀,七月便能成文,有何難哉?」

雲琅很想罵人,沒想到學霸這種東西大漢朝也有。

「長安城裡有波斯人?」

司馬遷嘴裡發出嗤的一聲嘲笑,而後鄙夷的瞅著雲琅道:「波斯國距我大漢一萬四千六百里之遙,如何會有波斯人來我大漢的可能。

只是大月氏,烏孫,大宛在四年前朝貢我大漢,來的使者中恰好有知曉波斯文字的學者,我那時正好在隨家父來長安履新,就住在使者隔壁,覺得波斯文字頗有些趣味,幾個月下來也就學會了這種文字。

我倒是想問問你,你是如何知道烏孫,大宛國的這些秘辛?」

「我出自山門1

每當雲琅不能自圓其說的時候,他都會拿山門來說事。

「如此說來,天馬的事情確有其事?」

「有!據說那種馬叫做汗血馬,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為尋常事。」

曹襄猛地跳起來道:「我們能弄到這樣的戰馬嗎?」

雲琅看看興奮地曹襄苦笑道:「徵發三十萬將士,然後再攜帶二十萬民夫,準備五百萬擔以上的軍糧,在帶上不少於三十萬頭牲畜,說不定就能去一趟大宛國,取回天馬。」

曹襄咋舌道:「這不是有病嗎?誰會這麼干?」

雲琅很想說他的皇帝陛下就這麼幹了,而且還是在大漢國民貧國瘠的情況下,派了貳師將軍這麼乾的,還幹了兩次,才弄到了天馬。

用人家還沒有做的事情去指責人家,這是非常不道德的,聽曹襄如此說,雲琅除了長嘆一聲之外,再無他法。

司馬遷奇怪的瞅瞅雲琅,也不再做聲,倒是蘇稚連聲催促司馬遷把這個美麗的故事講完。

司馬遷笑道:「後來的事情也就順理成章了,匈奴王冒頓迎娶了梅里亞,英雄美人相得益彰,據說生活的非常美滿。」

蘇稚撇嘴道:「冒頓有兩百多個閼氏,梅里亞能幸福到哪裡去1

曹襄跟著附和道:「騙傻子的故事1

司馬遷站起身,背著手瞅著站立在刁鬥上遙望白登山的霍去病嘆息一聲道:「來到白登山之後,我就越發的喜歡這樣的故事,哪怕是聽起來不真實,卻能暖人心。」

雲琅也跟著站起來,瞅著橋頭堡外匈奴人的篝火,也跟著嘆息一聲道:「騙不了自己的,有外面這些人的存在,我們就不敢騙自己,也不能騙,畢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故事講完了,夢也就醒來了,還是握緊刀劍準備戰鬥吧,大漢與匈奴只能有一個站立在這片天空下1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